第93章 镖行(第1/2页)
    “郭温拜见欧阳帮主!”前厅之中,一名身材中等、相貌平凡的中年汉子向欧阳野抱拳作揖。

    这人便是王铮的结义二哥郭温了。

    欧阳野虽然不会看相,但前世今生也算是识人无数,因此观察了下郭温,便觉得这人定然不像王铮这般忠厚老实,怕是更加功利、油滑些。

    欧阳野并不会因为这个就看不上郭温——他是对人的忠信义有所要求,但要求并不高,不是非要说对方一认他为主、为大佬,就立马忠心耿耿、永世不叛。

    这种人就算有,遇上也需要机缘。

    对大多数人来讲,都不过是主从相择而已。

    郭温这种人日后或许不如王铮忠实,但只要他不太过失势,还是能放心去用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比王铮更好用。

    所以,欧阳野当即笑了笑,道:“郭温兄弟不必多礼,请坐。上茶。”

    上茶却是对在厅中负责端茶送水的丫鬟说的。

    待茶水送上,欧阳野便道:“我可是听王堂主念叨郭温兄弟多时了,今日一见,果然是条堂堂好汉。我这人说话做事都不喜欢拐弯抹角,便直说了,郭温兄弟若是愿意加入我神木帮,立刻便可坐上戊木堂堂主之位。”

    说到这里欧阳野便打住了,等着郭温表态。

    其实按理来讲,以神木帮现在的发展态势,郭温来投不应当如当初王铮一般直接坐上一堂堂主之位。

    但欧阳野估计郭温其实是为王铮其余几位结义弟兄问路的,因此便有意抬了下他的位置。

    郭温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即便是喜悦。显然,他也没料到能如王铮一般加入神木帮就当上堂主。

    须知,王铮是欧阳野亲自上门请来的,而他却是自己来投的。就算是两人武功相同,待遇也不该相同。

    但他并不想推辞,当即便起身站到厅中,再次向欧阳野抱拳一揖,大声道:“郭温多谢帮主赏识!必不负帮主所望!”

    欧阳野微微颔首。

    就这样,神木帮便又添了一位第二境高手。

    接下来事情不出欧阳野所料,在旬日之内,王铮的另外三位结义弟兄相继来投。

    这三位都是陕南人,其中两位都是第二境的好手,且是一对兄弟,分别叫做李义文、李义武。

    兄弟俩都善使一把单刀,所学却是五虎门覆灭后流传出来的《五虎断门刀》,且两兄弟无师自通的研究了一套合击之术,彼此配合默契,勉强能与第三境一战。

    这两兄弟分别是王铮的结义四弟、五弟。

    而最后一位来投的,便是几人的结义大哥,也是当初几人所创镖局的总镖头,付兰生。

    这名字听起来秀气,但实际上付兰生却是个四十几的高瘦汉子,面目也颇为粗犷。只是其人眉宇间隐带一股郁气,想来是不得志或者说倒霉太久了的缘故。

    付兰生是第三境的高手,家传一套风波棍法十分了得,单挑、群战皆有不俗的战力。

    为表示对这位第一个主动来投的第三境高手的重视,欧阳野当日还专门设宴款待了付兰生。

    其余几位堂主,乃至之前来投的郭温、李家兄弟自然也都被请了过来,算是给四人开了个欢迎宴。

    宴后,其他人各自离去,前厅中便只剩下付兰生与李家兄弟,以及作陪的王铮。

    四人都明白,这是欧阳野要安排位置了。

    付兰生与李家兄弟都是颇为忐忑的。

    因为他们已经从王铮那里得知,目前神木帮已立的堂口中,只剩一个堂主之位和两个副堂主之位。

    按理来说正好安排三人,但实际情况却并不是这样。

    一则,付兰生毕竟是第三境高手,哪怕新来,也不太合适将其放在张素素下面担任堂主。

    二则,加上王铮、郭温,五人为结义弟兄,若都在木行旗的话,谁也不敢说他们日后不会连成一气,到时张素素这个旗主说话是否比付兰生有分量就两说了。

    三人隐约想到这两点,既怕欧阳野就这么安排让他们难做,又担心欧阳野因此把他们安排到闲散位置上。

    在三人略有些焦虑的等待中,厅中宴席后的酒菜等物都被撤走,又有丫鬟奉上茶水,欧阳野这才开了口。

    “我想开个镖局,不知付兄可愿再担任一次总镖头?”

    听到这话,厅中其余四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想到欧阳野要新开一个镖局。

    难道就因为他付兰生曾经做过镖局的总镖头?

    念此,付兰生心中有些感动,但还是道:“帮主如此信重,付某十分感激。但开镖局之事,付某却又一番肺腑之言不得不讲。”

    “你说。”欧阳野毫不介意地道。

    付兰生稍稍沉吟了下,便道:“付某与几位弟兄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