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第1/2页)
    何慕生到了五院,梅梦这才结结巴巴地说。

    梅梦“五……五姨娘在屋里。”

    何慕生无奈摇了摇头,独自向屋内走去。

    何慕生进了屋,床上书桌前都不见陆冷君地身影,往里走去,一幕屏风后,隐约能够看见女子躺在浴桶里地身影。

    何慕生“冷君。”

    何慕生开口叫道,可陆冷君并无回应,何慕生走进一些搁着纱帐屏风去看,只见陆冷君脑袋歪在浴桶上,像是昏迷的样子,何慕生心中一紧,也顾不得其他,直接闯进屏风后。

    站在了跟前,何慕生才看清陆冷君磨着牙,留着口水地不雅睡相。

    原是睡着了,何慕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伸手拍了拍陆冷君的脑袋。

    何慕生“醒醒。”

    陆冷君感觉有人打自己的头,眯开眼,何慕生的脸进入视线,陆冷君的第一反应,在抱紧自己的同时啊的一声大叫出来。

    何慕生被这声尖叫鸡般的叫声震的捂了捂耳朵。

    陆冷君“二……二……二爷!”

    何慕生被陆冷君惊慌失措的样子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何慕生“我说梅梦的结巴跟谁学的呢。”

    陆冷君“不……不是!您怎么进来了?!”

    何慕生“这倒奇怪了,你让梅梦去叫我的,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陆冷君扶了扶额,自己怎么就泡着澡睡着了呢。

    一汪清水,这一扶额不要紧,水下风光却是清晰了,何慕生将视线移开,咳了咳,道。

    何慕生“水都冷了,当心着凉,快穿好衣服就来吧,我在外头等你。”

    陆冷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曝光了,于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陆冷君穿好衣服走出来,吩咐梅梦小五进来将沐浴用的东西都收拾干净,才进入正题。

    陆冷君“二爷答应我的地方可安排好了?”

    何慕生“这你放心,一切都妥当了,为避免人知道,特意安排了给你哥哥婚房附近的房子,不在何家名下的,这样你以后去看小桃的时候也不会有疑虑。”

    陆冷君满意的笑道。

    陆冷君“二爷办事周,我自然放心的。”

    何慕生“准备什么运人?”

    陆冷君“这会儿还早呢,不急,等各院人都睡熟了,再发事,趁着都迷糊着没睡醒才好糊弄呢,再说了,夜深人静才是想不开最好的时间,不是么?”

    何慕生笑笑,道。

    何慕生“之前倒没发现你鬼点子这么多。”

    陆冷君看了看时间,道。

    陆冷君“二爷累了一天了,先睡会儿吧,一会儿可有的折腾呢。”

    何慕生张了张哈欠。

    何慕生“确实有些困了,你不睡么?”

    陆冷君摇摇头,道。

    陆冷君“我刚睡醒,这会子清醒了,再说了,两个人都睡了,一会儿睡过了可就误事了。”

    何慕生点点头,道。

    何慕生“那一会儿有事叫我。”

    说罢,何慕生也不再和陆冷君继续闲话,自顾自的躺下睡觉。

    陆冷君灭了两盏灯,让屋子里的光线昏暗下来,好让何慕生睡得安稳一些。

    昨天一夜因为小桃的事情何慕生几乎没怎么睡,今天又奔波了一天,极度疲乏的何慕生几乎是头沾了枕头就进入了梦乡。

    陆冷君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何慕生的睡颜,心中有些疑惑。

    他确实很帮着自己,从未因自己的任性而真的生过气,可是为什么呢?照兰心的话,他心中有个人,那么这样待自己绝不是因为喜欢,难道只是因为他娶了自己,为了所谓的责任感?

    陆冷君甩甩头,初见何慕生时,只觉得这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儒雅,可接触他的时间长了,反而越来越摸不透了。

    不睡觉,没手机,不聊天,干坐着。

    不得不说这样时间真的会很难熬,原本睡了一觉,十分清醒的陆冷君硬生生的又被熬的困意绵绵。

    掐了掐自己的手背,想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却不小心打翻了床头的灯架子。

    “哐”的一声,惊的何慕生从床上坐了起来。

    何慕生“怎么了?”

    陆冷君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

    陆冷君“没什么,就是灯架不小心被我碰倒了。”

    何慕生看着陆冷君,有些无奈。

    何慕生“不想睡可以去看看书,写写字,你在床边上鼓捣什么呢?”

    陆冷君“看你。”

    要么说夜深人静时,人最容易打开心扉不说谎话,陆冷君这么想的,就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