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猫腻(第1/2页)
    呸!

    这些家伙,还真是有够虚伪的!

    齐航看着那些明明见死不救,却偏偏又惺惺作态,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可恶家伙一个个悄然远离,并没有想过要去阻止。

    毕竟不管再怎么说,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也根本怪不得旁人。

    既然宁愿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轻易牺牲掉他人的宝贵生命,想要不付出些代价怎么行?

    又何必猫哭耗子的假慈悲,冠冕堂皇?

    “行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你确定还需要继续装下去吗?”

    齐航走上近前,蹲下身从那人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打开后,却是非但没有立即给那人服下,而是自己先倒出来一把巧克力倒进自己里。

    真香!

    嘎嘣脆!

    “你,你怎么知道?”

    “你……”

    中年男子满是惊诧,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通对方究竟是如何发现自己是伪装的?

    难道说是自己表演的还不够像?

    怎么可能?

    要知道自己可是上戏艺术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科班出身,怎么可能连这么点儿小事都办不好?

    “你说呢?”

    “也不想想,现如今都已经是什么年代了,竟然还玩儿这种老把戏,不穿帮才怪!”

    齐航没有正面回答,半开玩笑的直接将剩余的糖豆一股脑的部倒进那人嘴里,将他剩余的废话统统堵住。

    瞪大眼睛,那人不可思议的盯着齐航的脸颊,老套?

    怎么可能老套?

    这可是评委会的所有成员经过几天几夜的集体讨论,最后才商定出来的绝佳考核方案,怎么到了对方口中却成了不入流的老套路?

    不应该啊!

    要不是他自己十分地确定,此次的考核方案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可能在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的前提下泄露出去的话,他甚至都要一把将齐航给抓住取消其比赛资格了。

    因为这里已经面封锁,直到开始前的那一刻才对外恢复联络。

    齐航笑而不语,他自然也不会跟对方讲什么实话,总不能就这么告诉他,其实自己是经过过多次重生穿越的,类似这样的比赛,大大小小,经历过的,没有十次,也有八次,又怎么会感到意外?

    更何况他本事就是一名医药高手,而且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医药大师,如果连这点儿手段都没有,那他还不如真的一头撞死算了。

    虽然自杀的话也并没有什么卵用,依旧会再次转世重生,没完没了。

    看看四周,聪明人总是不少,或者还有些真正良心难安的人,又或者是明知道自己晋级无望,倒不如放手一搏的投机者。

    以他的推测,估摸着分别去往同一考核地点的人群中,应该都会有着一个突然发病的参赛者作为提示。

    或许是因为情况危急,又处在这种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所以如果不是胆大心细之人,想来也应该做不到坦然面对,冷静分析,因此至于说那人表演的是否漏洞百出,也就无关紧要了。

    更何况,在场的大多数都只是普通人,一不是真正的医生,二又没有学过响应的抢救知识,能真正像齐航这般一看看破的基本上一个也没有。

    而就算是学过相应知识,甚至是临场实践多年,经验丰富的心脑血管医生,也不一定能够比他更加快速地看出其中猫腻。

    因为西医如果不借助仪器的辅助,仅仅只是通过肉眼观察,或者口头询问,又岂是中医望闻问切的对手?

    如此说来,他们费尽心机的闹这么一出,无非就是想要选拔出一些品性好,讲原则,不会为了一己私利而昧着良心违反行业规则,做出虚假宣传的人来。

    就比如,之前那几个家伙不就没有经受住心灵的拷问吗?

    是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见死不救,还是宁愿放弃本应属于自己的既得利益而救死扶伤?

    相信不管从事任何行业,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还是应该严格予以遵守的。

    如果连一条鲜活的人命都不会放在眼里,那广告法,还有各项规章制度,不用说,在那些人的眼里也只是一纸空文,可以随意践踏。

    慢着,恐怕还仅仅只有如此吧?

    除了选择正确的选手,应该还有另外一道考验,要不然再草丛里放置那么多小玩意儿干什么?

    还偏偏都放在那个男人的身后,只有凑上前去,想要帮助他的人才能够看得清楚。

    难怪那老家伙的眼眼神总有些诡异,这里面的门道还挺多啊!

    刚刚没发现,原来朱景坤也在,嘿,这小子还真是会有福同享啊。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能有这次难得的机会,完就是沾了齐航的光出来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