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拭目以待(第1/2页)
    “哈哈,那傻小子是不是真打算,就为了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而主动放弃比赛了?”

    刘满仓兴高采烈,一边不停的往前面跑,一边对身侧的李震撼说笑。

    “也许是吧,不过,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把会长他们忽悠瘸的,在这种时候,居然还真的会有傻叉宁愿选择放弃?”

    “要知道这可是国性质的预选赛,就算到最后咱们无缘登上国际舞台,但是只要能够顺利通过考核,取得一个还算不错的名次,那也算是在国内露回脸了,想不出名都难啊。”

    李震撼默然点头,似乎很是认同他的判断。

    “哼,我就说嘛,只有明知道自己通不过比赛的人,才会在这个时候放弃比赛,也就是说这小子压根就对自己没有一点儿信心。”

    “就算他多少有些本事,估计也强不到哪里去,真不知道闵振威对他那么恭敬干什么?”

    “简直是浪费感情!”

    刘满仓卯足了力气,还在拼命地争分夺秒。

    说话之间,不得不稍稍放慢些速度,要不然非得累岔气儿不可。

    “呼哧,呼哧——”

    刘满仓和李震撼已经安进入到会场内,基本上他们的成绩还算不错,所以剩余的时间也挺充裕。

    这也是评委会经过多次的实践验证,最后才得出的理论依据,就是说如果路上不过多耽误,那么只要稍稍跑动起来,应该就不难完成任务。

    果不其然,除了齐航他们等少数几个,过不多时,当铃声再度响起的刹那,差不多部的参赛选手都可以在对规定的时间内成功抵达。

    而就在李震撼和刘满仓走上三楼平台的时候,他们仍旧看得到楼下不远处,齐航还在慢慢挪动的身影。

    “来来来,大家瞧一瞧,看一看啊,咸鱼始终是咸鱼,永远也不可能翻身,明知道自己不行,还不愿意努力,说得好听一点儿,勉勉强强也算是多少有些自知之明吧。”

    “啊?”

    “大家说呢?”

    “哈哈哈,是啊,这几个可怜的小子是注定要被淘汰的了。”

    一唱一和,李震撼和刘满仓很是得意。

    然而与此同时,一切正如齐航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在齐航这里完成后的下一秒,分别去往同一个考核场地的人群之中,都会有一名参赛者突然发疾病,症状是千奇百怪。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地方,而是那些人躺倒的姿势以及放向,几乎无一例外的均是侧面躺倒,很好的将身后草丛里的各式小商品或是掩护,或是将它们部给压在自己的身下。

    上海国际会展中心的主会场内,所抽取的影响恰好正是齐航那个考核场地的画面,至于其他那些考核场地的情况却是不得而知。

    从刚刚刚刚那个中年男人突然发病,再到绝大部分参赛者都是满脸冷漠地选择离开,直至最后齐航独自一人往回走,来到那名被众人抛弃的中年男人身旁,这一系列事情部通过大屏幕呈现给了在场的所有人。

    随即,热烈的掌声响起,原来如此,他们明白了此次考核的真正用意。

    主席台下,邱柏星昂着脖子望着头顶上方那硕大的屏幕,心里面也是感慨连连,竟然就只有一个人?

    一种无形的悲哀情绪在他的心尖弥漫,并很快充斥于整个身体,使之逐渐麻痹,再也无法动弹。

    良心难安!

    良心难安啊!

    难道这些人的良心,统统都被狗吃去了吗?

    身为一名广告的从业人员,单纯就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甘愿牺牲掉他人的性命,那又与禽兽何异?

    要是连最起码的道德底线都没有了,那还谈何能够讲求公平公正,实事求是地认真做好每一个广告?

    这样的人品,这样的败类做出来的广告,又岂能不罔顾事实真相的蒙骗消费者?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肯定又会为了一己私而弄虚作假,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昧着自己的良心故意夸大效果的胡乱吹捧?

    不经意间,李嫣然忽然发现在邱柏星的身旁,竟不知何时莫名多出另外两个老头儿来,其中一个弯腰有点儿驼背的白胡子,名叫庞江华。

    而另外一个则是小眼睛,小鼻子,嘴角长着一刻痣的猥琐老头儿,名叫丁向阳。

    他们三人就是此次评委会的重要成员,只不过刚刚庞江华和丁向阳分别有着各自的分管任务,再加上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这主持的事情才交由临时由邱柏星一个人来担任。

    要不是由于齐航的举动实在太过引人注目,恐怕这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也绝对不会随便出来。

    这个小家伙倒是蛮有意思?

    看他的样子,难道是早就看破了他们的用意?

    越是观察,就是越是感到无比的好奇,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