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橄榄枝(第1/2页)
    “钟伯父!”

    冷艳无双的俏脸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李嫣然见钟伯竟莫名其妙地倒飞出去,不仅口喷鲜血,而且还狠狠砸在汽车之上,当即惊呼着招呼周围保镖先将齐航控制起来。

    得到命令,李氏拍卖行门前的保卫人员,部朝她聚拢,拔枪的拔枪,抽棍的抽棍,俨然一副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紧张态势。

    回转身形,不在意地望着那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自己。

    李嫣然眼神微眯,有关于钟伯父的实力自己是在清楚不过,可就是这样的高手,对面这家伙竟然只是抬手间便他十分凌厉的偷袭给化解,并且还将人给弹飞了出去?

    “都把枪放下吧,你们也都下去,我想,这可能只是一场误会。”

    仿若一台机器,不带一丝感情,这一点倒是与郝冰洁有些相似。

    李嫣然知道,以对面这个面具人的实力,如果真是杀手,那么她恐怕早已经没了性命,别说反抗,甚至于就连怎么死得都毫无觉察。

    “呃,这位朋友,刚刚是老夫鲁莽,一人做事一人当,还望你不要迁怒于我家小姐。”

    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只是简单擦拭了一下自己嘴角的血迹,那被称呼认为钟伯的老者却是完不顾自己的伤势,继续护在李嫣然身前。

    一边感念齐航手下留情,要不然只那一下,绝对必洗无疑;一边又多了一丝惶恐,丝毫不敢犹豫,于是态度诚恳,言辞真挚地表示感谢,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

    “钟伯,你这是……”

    诚惶诚恐,他不过就是从齐航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丝气息,随即引起疑心罢了,哪知道对方的实力竟会这么恐怖,已经远远地超出自己太多。

    这样的人如果真得对他们下了杀心,那还不是跟捏死一只小鸡仔一般简单?

    轻点头,若非必要,齐航一般很少开口,况且,也此刻他也没有心思与一个老头儿计较。

    “先生,不知您来李氏拍卖行是有什么事情吗?”

    “或许我们可以帮得上忙。”

    见齐航似乎比自己还要冷漠,眼看这就要走,李嫣然急忙再次将齐航叫住。

    “哦?”

    “既如此,那是最好不过,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要办理一张能够参加这次拍卖会的会员卡而已,只可惜我来得不是时候,貌似已经停止办理了。”

    经过观察,齐航虽然还不清楚对面这个冷艳女人的具体身份,但想来也应该在李氏拍卖行内的地位不低,说不定,还真能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

    深感诧异,李嫣然没想到像他这样的高手,竟然仅仅是为了这么一点儿小事?

    与钟伯快速得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

    “说得不错,这两天拍卖行内部的确是已经停止办理会员卡了的,不过为了表示我们对于先生的歉意,我倒是可以私下里送给您一张,不知意下如何?”

    齐航隐藏的很好,包括声音也是特意改变过的,李嫣然也看不出太多,不过却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她越加感到困惑。

    倒是自夸,按理说,以面前之人的实力,这个年纪,怎么可能会没有他们李氏集团的贵宾卡?

    “如此甚好,那就有劳这位姑娘了。”

    既然能够达成目的,齐航自然不会假意做作地再去推诿,耽误时间。

    姑娘?

    李嫣然眉头轻挑,现在还有人会这个称呼吗?

    抬手示意,将齐航亲自迎进李氏拍卖行的大厦内部,一路上,大厅里所有的人无比心惊胆战低头侧目,充满恭敬与仰慕之情。

    通过高级电梯直达顶部,今天晚上的拍卖会就是在这里举行。

    会客厅内,李嫣然让齐航先坐在这里稍待片刻,随后吩咐服务人员端来茶水,要最顶级的上好龙井。

    虽说是满口答应着要替齐航办理会员卡的相关事宜,但是二人出门后确实朝隔壁套间的办公室内。

    对此,齐航也不以为意,只是放出心神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万事小心,方为保命之本,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是小心为妙,不能因为对方实力上比自己弱小就掉以轻心,那样只会让自己死不瞑目。

    “钟伯,您没事吧?”

    此刻李嫣然的专属办公室内,悄悄关紧房门,李嫣然脸上的寒霜顿时融化,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焦急与关切。

    尽管名义上是主仆,实则却是与亲人无异,旁人无法理解,但是对于这位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老者,便是她最为亲近的长辈。

    发自内心的想要感激,可以说,如果没有钟伯,就没有她李嫣然的今天。

    说到底,自己终究不过只是一介女流而已,自从父亲被仇人暗害,小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