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地焰试炼场(第1/2页)
    听到响动,门外众人纷纷开始朝里面观望。

    包括李嫣然和钟伯在内,部呆滞着不敢动弹。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又为什么会这样?

    头皮发麻,只觉得无限恐怖笼罩,阴霾袭来,费金和贺斌强忍着疼痛想要立刻退出这里,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不想面对,哪里还敢继续停留?

    “留下你们的两条腿是用来跪地求饶的,不是让你们用来跑路的,既然你们不懂得珍惜,那就算了。”

    就在他们刚刚转身,步子还没等迈出去的时候,齐航那犹如魔鬼般的声音在他们耳畔响起。

    上任不过头点地,想让我们给你跪地求饶?

    做梦去吧!

    费金最有骨气,也最是骄傲,目中无人。

    尽管心里怕得要死,但也只是让他跑得更加快些而已。

    “噗噗——”

    可是就在他自以为已经成功逃脱的瞬间,两条粗壮有力的大腿果真分崩离析,整个人好像一只血葫芦似的仰面摔倒在地。

    “啊——”

    直到这时,他才有机会看到仍旧坚定不移继续向前走的脚步。

    “扑通——”

    有了前车之鉴,贺斌很识时务,不顾费金的死活,差点儿连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的神情,面色苍白的干脆跪倒在地拼命磕着响头。

    “嗯,你还不错,以后要懂得这些最基本的礼数。”

    齐航表示自己很满意,面带微笑的夸奖着贺斌的明智之举。

    顾青山就算时猪脑子,此刻他也应该能够想清楚事情的关键,肯定都是这个年轻人在搞鬼,原本以为自家有了这两位前辈的帮助便可以一统香港商界,成为第一家族,可是没想到就因为自己的儿子而节外生枝,结果现在的闹得如此下场。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剧情?

    这可跟之前在脑子里想好的不太一样啊!

    悔恨交加,顾青山看起来很是激动,浑身颤抖着不住后退,却是一个没站稳,也跟着摔倒在地。

    由始至终,齐航都没有放开捂着两女的眼睛,尽管如此,她们也不难想象面前的惨景。

    似乎是在刻意选择遗忘,或者说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顾青山只顾低着头拼命朝门口爬去,边爬边念咒似的不断乞讨对方看不见自己。

    呸!

    此刻的贺斌真是恨不得将这老东西给踢死,要不是你儿子,我们至于提到这么一块钢板吗?

    “这位前辈,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冲撞了您,请您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次吧。”

    没办法,想要活命贺斌就不得不低头,虽然失去了两臂,但也总比费金那样变成人棍要好得多。

    “高抬贵手?”

    “你是哪只眼睛看见我动手了?”

    搂着杨帆和白灵儿起身,直至经过贺斌身前,齐航才淡淡扫了他一眼。

    真是笑话,既然动手了,就没有回旋饶命的余地。

    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如果自己今天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没有找到青龙鼎,恐怕他现在早就成为一具尸体了吧?

    而自己最心爱的两个女人,又该是怎样的一副下场?

    不敢再深想下去,齐航决不允许又任何意外发生。

    “啪嗒——”

    随着齐航的话音落下,还在埋头做匍匐前进的顾青山人头骨碌下来。

    见到这一幕,知道齐航这是并不打算放过自己,贺斌虽然心中熊熊烈火再度燃烧,他也很想拥有骨气似的英勇就义,但就是站不起来。

    “齐航,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们。”

    见他出来,情急之下,李嫣然似乎忘记了自己应该并不知道齐航名字的事实。

    微微感受到腰间的疼痛,他也只是无奈而郁闷的耸了耸肩。

    蹲下身,将钟伯的伤势稳定,然后帮他治疗。

    钟伯现在对于齐航是越来越崇敬了,要不还得保护小姐,他甚至都想要死皮赖脸一辈子跟着他鞍前马后了。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吧,告辞。”

    李嫣然倒是还行,但是被一个糟老头子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直觉得浑身难受,一刻也不想再这里多呆。

    李嫣然将在场的所有人部召集起来,同时继续封锁这一楼层,无路如何,今天的事情,尤其是关于齐航的事情绝对不能有半点儿泄露。

    再三警告,这才再次温柔的望着那道宽旷的背影,充满羡慕。

    此刻的贺斌早就被吓得完傻了,整个人的身体颤抖不停,身上的衣衫完被汗水浸透了,好像是刚刚从湖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在觉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