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太乙剑阵(第1/2页)
    虽然齐航的表面实力目前也只有先天初期修为,但是以他丰富经验,根基扎实,也绝对不是寻常人可比。

    悄无声息的冒然被人靠近到身前仍旧毫无所觉,直到对方发动起致命一击的时候方才悚然惊醒。

    可惜为时已晚,仇忠盛和项泰清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躲闪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身影,硬生生承受。

    “嘭——”

    肠子都悔青了,齐航一记鞭腿将仇忠盛扫飞出去。

    “呕——”

    佝偻着身体,仇忠盛整个人化作一只虾米似的不住后退,摔倒在地,并且连连翻腾,足足滚出去能有十多米的距离。

    “刺啦,刺啦,刺啦——”

    真可谓是丑态百出,更可笑的还在后面,随着摩擦,在这到处都不瞒着石子,又不太光滑的水泥地上,他的衣服也部被蹭得碎裂开来,出现了一个个布条状的大窟窿。

    “啊?”

    “你们快看!”

    有人眼尖,只见趴倒在地上的仇忠盛背部位置,隐隐露出一片片大大小小的红色斑点,密密麻麻的甚是吓人,或者还觉得有那么一些恶心。

    太好了,这下终于真相大白了吧?

    齐航还没有说话,师梦岚倒是先一步替他高兴起来。

    此时已经顾不得心里面的震惊,这样的男人,才真正是自己幻想的白马王子。

    项泰清也有些呆滞,神情尴尬,刚刚齐航的苏达也未免太快了,实在是叫人防不胜防,而仅次于自己的仇忠盛竟然连一个照面都没有坚持下来,就这么被踢成了重伤?

    超越了常理,这怎么可能呢?

    要知道那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先天级宗师啊,而且是先天级中期圆满的宗师,怎么就如此不堪一击?

    “哎——”

    轻叹口气,既然无力阻止,也就只能认命。

    事实胜于雄辩,这么多人看着呢,谁知道门派内有多少别的势力安插的眼线?

    想隐瞒是不可能了,倒不如大大方方承认。

    扭回头,假装不经意间随便扫视了一眼仇忠盛的后背,随即身形暴退。

    不行!

    无论如何,就算明知不敌今天也务必要挽回颜面,错了又如何?

    都已经付出了这般惨痛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居然还妄想让他们低头道歉,想要用他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修炼圣地?

    呸,做梦去吧,真若如此,那让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又让底下的那些太乙门弟子何以抬头?

    做人,不能没有骨气!

    杀人不过头点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想要让他亲口服软,出让地焰修炼场的名额,门都没有。

    “师老弟,麻烦请你帮我一个忙,咱们一起拖住这个家伙,今天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项泰清退到一边,原本已经打算放弃的他却是又变得强硬起来,仅仅为了面子,竟动起了杀心,想要将他永远留在这里,置齐航于死地。

    不惜一切,这样做很有可能为门派带来灭顶之灾也是一样。

    “听人劝,吃饱饭。”

    “我知道你并非是属于太乙门的人,那就最好不要插手,否则,后果自负。”

    齐航虽然搞不明白刚刚还有意妥协的项泰清,为何态度会变化的如此之快,真是令人始料未及。

    不过没有关系,为了尽快提升本源之火的等级,反正这个地焰试炼场是必须要去走上一遭,哪怕将这里的人部杀光也在所不惜。

    “这,好吧。”

    进退两难,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可是没得选择,莫说自己和项泰清的关系向来不错,就是凭借即将成为亲家的缘故也自当不遗余力地统一战线。

    虽说齐航的实力的确强大,但目前来看也只是勉强达到先天后期水准,或者撑死了是后期巅峰?

    这就还好,并非是他们之前猜测的筑基期,本身作为家主,他又岂能不知这太乙门内肯定也是跟他们一样,有着最终极的强大底牌。

    筑基期以下,绝对可以毁灭一切。

    当今世界,正处于先天巅峰的宗师屈指可数,而且无一不是闭门不出的老怪物。

    可是眼前之人却是一个年轻人,那就是说很可能压根就是从哪个大家族或者门派里出来的人物。

    这才是项泰清忽然改变主意,师豪彦也愿意强出头的真正原因。

    “好,项老哥,抓住他,想来能够敲出来不少秘密。”

    修炼无尽岁月,以师豪彦的眼力自然是知道事情的关键。

    嘴上说着,浑身已经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将齐航牢牢锁定,同时站到了项泰清的身旁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