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恨不当初(第1/2页)
    好!

    真的是太棒啦!

    “启动太乙剑阵!”

    脸上的喜悦收敛,师梦岚还没来得及高兴,紧张的心情便又是再一次被提了起来。

    项泰清见到基本上所有的太乙门弟子已经部到位,旋即竭尽力退入阵中不再纠缠。

    随着一声令下,以他为核心所组成的太乙剑阵最终成型,渐渐运转。

    “咻!咻!咻!咻!咻!咻!——”

    星光点点,寒气逼人,现场每一位弟子脚下的纹路错综复杂,互相串联,在其脚下各自形成了一柄绚烂小剑。

    间不容发,根本就没打算给齐航留下太多的思考时间,一把把锋利异常的短剑飞出,直奔齐航的身各大要害,粗略一数,足足能有百多把。

    “嗡嗡嗡——”

    短剑将他包围后却并未立刻发动攻击,而是在其头顶逐步编制出一副太极八卦的图案。

    天罗地网,看起来是插翅难逃!

    项泰清神情冷俊,他相信,以太乙剑阵的威力,绝对可以将这小子碾成肉渣。

    “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蓦地,师豪彦不免也是一阵唏嘘感叹,在太乙剑阵面前,任你青年豪杰还是英雄盖世都是枉然。

    “哈哈,小子,这可是我们太乙门真正的底蕴,岂是你能够轻易破解的吗?”

    “给我去死吧!”

    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机,原本已经心灰意冷的费金见此果然又重新焕发了希望,精神抖擞,直等着齐航被那一道道利刃刺穿喉咙,被射成筛子。

    仍旧一动不动,那就是没有办法,刚开始他还的确有些担心,毕竟齐航很可能是一名懂得阵法的大师,但是现在看来,或许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想多了。

    以他年纪,就算是稍微有过接触这方面的信息,也未必能有什么成就,更别提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出去的办法。

    不远处,项彬观察师梦岚脸上的变化已经很久了,见她的注意力竟然始终没有离开过齐航身上,甚至于就连一眼都没看过自己,顿时有些吃味。

    因爱生恨,作为太乙门少主,他自然是非常清楚太乙剑阵的厉害,想到这里,自己似乎也根本没有必要与一个将死之人去计较这些细枝末节。

    虽然说那小子有着一座十分奇特的青铜绿鼎当做盾牌,但是不怕,自己这边的攻击可是360度方位无死角的大范围覆盖,就不信你能抵挡的住。

    “你们这是何必?”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被逼无奈,其实齐航早已厌倦了杀戮,不愿意让双手再沾满血腥,这次前来也不过就是单纯的想借用一下这里的地焰试炼场,仅此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是,自己是将顾家父子给残忍地杀害了,顺便也将费金和贺斌两个人也当场废了,甚至还把他们装在罐子里,不过那也是为了在不暴露自己秘密的情况下方便携带,是他们咎由自取。

    对于想要杀自己的人,齐航从不会心慈手软,而一旦出手,也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必须斩草除根。

    沉默良久,齐航终于做出决定,透过脚下的灵石,齐航悄然将自己的灵气喷涌渗透出去与它们同化,然后迅速做出反应,依次修改着那些精妙好看的花纹。

    毫无声息,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没有发现就在这短短片刻之间齐航已经将形势逆转,这里,也变成了他的主场。

    怎么回事?

    目瞪口呆,项泰清睁大了双眼满是惊骇,也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刚刚还好端端的这些飞剑竟会擅自脱离他的掌控而不听使唤?

    难道是他?

    一定是他!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不由绝望地望费金,希望能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只可惜他也同样如此,显然不相信齐航还有这等本事。

    茫然四顾,下一秒,那些本该是属于自己的杀人利器却赫然调转方向,将矛头对准了自己等人开始锁定,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真的是他,正是这个年轻抢夺了太乙剑阵的操控权?

    不!

    不要!

    不可能!

    当今世界根本不可能还存在着这样的人,能够在瞬间改变阵法,这是何等的阵法天才?

    拥有如此造诣,可笑自己居然还妄想用人家最拿手的阵法来对付他?

    “噗!噗!噗!噗!……”

    死,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对方的力量,而是那种让人感到无法逾越的绝望。

    项泰清不怕死,但是看到自己的这些门下弟子却是因为自己的错误选择却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时候,却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