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苦闷的叶钰莹(第1/2页)
    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指缝中悄悄溜走的时光,又再一次俏皮得自作主张,将初升的骄阳,高高悬挂在了湛蓝色的天空中,不断炙烤着世间的万物生灵。

    随着时间推移,火辣炎炎的烈阳底下,那些原本正在钢筋水泥铸就的都市里,为了各自的生活而辛勤奔波,亦或辛勤劳作的人们,终于忍受不住空气中已经逐渐弥漫开来的灼热,心焦难耐,不得不纷纷停下手中正在忙碌的紧张工作,稍事休息。

    此刻,即便是位于最繁华的市中心,红星影剧院门口前的热闹商业街上,也唯可见了了数人,形色焦急,步履匆匆。

    然而略显狼狈的人影里,偶有几只白皙的纤手半举着遮阳伞,身材曼妙的性感尤物夹杂其中,总算是为这炎炎夏日带来了一丝别样的清凉。

    轻轻抚弄着被暖风撩拨,挑逗得已经略显凌乱的青丝,手指间挥发出淡淡的发香,脸颊微红,急忙娇羞地低下头去。

    因此并没有人发觉,在叶钰莹那看似平静的眼神中,却隐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愫。

    似是不甘心如此轻易便败下阵去,路边花坛处几朵正在盛开的牡丹,在洒水车地灌溉下争相斗艳,竟悄然不觉地仰首挺胸,大胆而暧昧得尽情展示着卓绝风姿。

    旋即,又满是娇羞地颤抖着低垂下去,我见犹怜。

    视线停留处,那道略显单薄,甚至是有些瘦弱的身影傲然而立。

    白皙得,简直令女人都感到无比汗颜的皮肤,以及他身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既成熟,而又有些沧桑的古老气息,根本就不像年轻人那样充满活力。

    反倒有些迟暮,显得与周围是那么得格格不入。

    仿佛已经习惯了孤独,无论何时何地,每当叶钰莹状似随意,悄悄望向他的时刻,却总是见到这么独自一人,形单影只默默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由始至终,都不曾理会过任何人。

    或者说,也压根就没有人会愿意去与这样的一个人产生交集,有所接触吧。

    然而身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叶钰莹早在报考师范学院的那一刻起,便立志以教书育人为己任,并不断为此努力着……

    终于,如今的她也算得上是功德圆满。

    毫无意外,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理想的坚定信念,能够得偿所愿,进入到这所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学校,光荣而神圣得正式成为,广大人民教师当中的一员,贡献一份力量。

    教师,被誉为祖国花朵辛勤的园丁,叶钰莹为此而深感荣幸。

    所以,她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轻易产生想要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想法。

    奈何理想总是多彩而虚幻,现实却是那么的无情和冷酷,经过多次尝试,可无论是旁敲侧击得小心试探,还是直言不讳的地坦诚面对,最终的结果却依然是毫无进展。

    这便让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叶钰莹,忍不住总是连连叹息,暗自气苦的同时,也油然而生出了一种苍白的无力感。

    终于品尝到了挫败滋味的她,曾几度想到过要放弃,可每当脑海里闪现出那双深邃中内蕴着沧桑,忧郁,倔强而不屈的眼神时,仿佛自己也在瞬间充满了斗志和力量。

    良久,一阵微风吹过,原本一直低垂着头颅,默然而行的身影,似是终于被清凉的雨滴唤醒。

    坚毅但尚存稚气的脸庞缓缓仰起,任凭这来之不易的甘露轻抚着自己的额头,贪婪而又满足得,深深呼吸着空气中蕴含的丝丝冰凉。

    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会心而笑。

    叶钰莹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平日沉默寡言的小子竟然也会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倒的确不太多见。

    刚要扭头招呼自己的学生们注意安,恰在此时,眼角的余光却是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叶钰莹诧异的眼角撑得越来越大,瞳孔中,那道模糊的身影也变得逐渐清晰了起来。

    动作轻柔而优雅,仿佛变魔术一般的不知从哪里凭空拿出了一把折叠伞。

    缓缓打开,撑起,那并不算太大的红唇却是再也合不拢了。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秒,忘记了呼吸,没有了心跳,脑海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轰隆隆――”

    老天爷的脾气一向都是如此,就像是襁褓中的婴孩般蛮不讲理,瞬息万变。

    不消片刻,原本还是火盘高悬,万里无云的天空中,赫然竟毫无征兆得被延绵乌黑所笼罩。

    雷云翻滚间,夹杂着令人心悸的闷响声仿若就在身边炸响,连绵不绝。

    只是享受了片刻的凉爽,好不容易方才从酷热炙烤中解脱出来的人们,此刻哪还有刚才的闲情逸趣?

    “哎?好像是要下雨了,这风刮得真是太爽了!”

    仿佛是大雪堆里瞬间被浇上了一层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