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救治(第1/2页)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以为齐航是在那里装模作样地胡写一气,企图以此蒙混过关。

    简直是徒劳得痴心妄想!

    但后来随着他的书写,答案布满了右边的大半个黑板,在瞧瞧刘谷班脸上激动的神色,不由慎重地认真端详起来。

    越看越是心惊,因为齐航可不单单用了一种解题方法。

    而是起码三种以上,除了那老师教过的解法和背后的标准答案之外,何曾想过,居然还有另外一种方式?

    仔细揣摩,学生好的领会其中要领,顿觉豁然开朗,暗叹那三种解题思路与步骤可谓殊途同归,但当属后一种最是简洁、方便。

    教室里静悄悄得,只有齐航粉笔书写在黑板上时不断发出的碰撞声。

    良久,笔停,音落。

    四种,竟然还有第四种解法!

    齐航转身望向身边的刘谷班,征求他的意见。

    哪知道刘谷班眼中精光连闪,此刻根本将他给彻底无视了,满脸难以置信地绕过齐航,弯腰趴在黑板前,从左至右,上上下下,依次仔细地推敲。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这才直起身形,冲过去一把抓住齐航的肩膀,眉飞色舞,嘴唇哆嗦着,口不能言。

    ……

    “齐航,我,我好热。”

    杨帆无力地收拾着书包,软弱呢喃。

    “嫌热你还不将那外套给脱掉?”

    齐航浑然未觉,毫不在意地随口应和,随即懊悔地扭过来,大惊失色。

    “色皮狐狸。”

    顾不上杨帆的挣扎,抱起她冲出门外,向着楼下跑去。

    无奈地依偎在齐航的怀里,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嘴角划过一丝甜蜜的微笑,旋即羞恼地埋怨。

    男生果然只会口是心非地假正经,平时装得道貌岸然,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暗地里谁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着他也挺老实的,该不会经常在家里干坏事吧?

    杨帆的家位于市中心的锦绣花园小区,高大气派的洋房,独栋别墅井然有序。

    “快,快打开门。”

    杨兴隆早已经得到下人禀报,说是女儿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回来的消息,匆忙起身查看。

    哪知道刚到门前,就看见自己的女儿被齐航给拦腰抱着下了出租车,昏迷不醒的样子。

    “她,她怎么了?”

    情况危急,齐航一路飞奔与他错身而过,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解释。

    “帆帆,帆帆,你感觉怎么样,你睁开眼睛看看爸爸啊。”

    “我问你她这是怎么了?”

    “她,到底怎么样了?”

    眼见齐航并不答话,而是要硬往屋子里闯,原本还算镇定的杨兴隆彻底沉不住了。

    挥手招过几名保镖挡住去路,重新拐过身来追上,猛然夺过尚处于他怀中的杨帆,眼睛赤红,喷着粗气。

    尽管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原本养成的那种,无论何时都应该处变不惊的气度,此刻,荡然无存。

    说到底,他也仅是一位关心自己女儿的父亲而已。

    “被虫子咬了。”

    注视着那脸色惨白,却依旧美丽的容颜,齐航犹豫着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得在对方的期盼下缓缓开口。

    “虫子?”

    “什么虫子?”

    “怎么会这样的?”

    “为什么不送去医院?”

    到底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对于情绪的控制力自然非比常人,杨兴隆渐渐平静。

    正所谓关心则乱,听到齐航的解释,终于发现杨帆的右侧大腿臃肿,似乎比正常时候要足足粗壮两倍有余,黑中发亮,仍在继续蔓延。

    心,又一次紧绷,提起。

    “恐怕来不及了,如果您相信我的话,就请去药店帮我买套银针,另外准备一盆热水和安静的房间。”

    齐航摇摇头,等待着杨兴隆的答复。

    “你会治病?”

    “你是医生?”

    杨兴隆满是不可思议地盯着齐航的眼睛,难以置信,并没有看出什么,喃喃自语。

    “好,我相信你。”

    片刻,当机立断,虽然将信将疑,但他认定齐航绝不敢在自己面前胡来。

    还是决心尝试一下,也许并没有他说得那么严重呢?

    不就是被虫子咬一下,至于吗?

    如果实在不行,就立即送往医院。

    一边吩咐保镖照办,一边将杨帆交回给齐航。

    杨帆的母亲夏雨也在厨房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走过来紧紧挽住杨兴隆的手臂,担忧之情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