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伪装(第1/2页)
    “呸!”

    “不要脸!”

    “臭流氓!”

    “禽兽!”

    ……

    范建伤愈归来。

    事实上他原本也就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顾虑面子,以及在刚开始的时候小便会伴有阵痛、尿血之外,其他地方倒是恢复得还挺正常。

    在医院里耽搁了这么几天,然而经过检查,出奇的是身体各方面素质都有着显著提高。

    尤其是那方面,就算不用试也能感觉得出,现在的自己究竟有多么强大。

    这也是该着自己因祸得福,真是时来运转啊,想到这里,还哪里再忍耐的住?

    没有理会来自周遭的鄙夷和谩骂,范建兴冲冲站在齐航的位置旁弯腰表示恭迎。

    “航哥,老大,您来了,快请坐吧。”

    “桌椅都已经为您擦拭干净,您看口渴吗?”

    “要不要喝口水,吐口痰什么的?”

    不多时,终于见到梦寐以求的身影走进教室,立刻快速得从书包里掏出一件器物,殷勤地上前招呼。

    齐航今天早上来得有些晚,因为路上临时出了点状况。

    谁能想到,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走着走着,怎么就突然间毫无征兆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呢?

    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范建,再瞧瞧他手里恭敬捧着的痰盂,微微皱着眉头。

    “航哥,听说昨天张楠带人过来打你了。”

    “擦他妈,那小子真是不开眼,竟然敢惹航哥你。”

    “要我说,就应该叫人揍死他丫的。”

    范建浑然不在意齐航对自己的冷淡态度,反而觉得理所应当,尽力表达着自己的忠心。

    显然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虽然人在医院,却也是听说了的。

    “范建,你说什么?”

    听见范建的言语,身为张楠的妹妹,张琳琳起身不愿意了。

    “呃……”

    “给我闭嘴,你个骚娘们。”

    “乖乖卧下不许说话,听见没有?

    “欠干的货。”

    范建贪图一时口快,说秃噜嘴了,张楠可是他不愿意轻易得罪的狠角色。

    可转念想起身边的齐航,便毫不犹豫地下定决心,做出选择。

    “呜……”

    耳边传来范建不堪的污言秽语,张琳琳人生当中第一次深切体会到了什么是侮辱,感觉再也没脸见人的她果然听话,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这下就更不用提曾经跟齐航玩过心眼,并且深深得罪他和杨帆的侯少奇了。

    见到范建那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样,早已吓得面色苍白,委顿不敢吱声。

    一连两节语文课,齐航都上得浑身不自在,别扭无比。

    思前想后,总觉得继续留在这里有些不妥,干脆成人之美,跟范建换换位置算了。

    “干什么?”

    “卧那儿,听见没?”

    “还算你小子聪明,赶紧给我滚到一边去,老老实实呆着,别乱动。”

    “不怕告诉你,给我好好听清楚,我跟齐航那可是铁哥们,谁得罪了他,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嘿,这下可倒好,自己倒是闹得里外不是人了?

    两头落不是,憋屈,拿起书包走向原来的位置,哪知道得到的还是同等待遇。

    不得已,只能像是个被负心汉遗弃的黄脸婆,孤独地拉过桌子坐在了角落里,无人问津。

    落寞的眼神看向范建,其间再无半点崇拜和敬意,反而多了一丝鄙夷与厌恶。

    真是没想到啊,别看平时好像混得挺人模狗样的像个老大,这会儿也会露出如此低三下四的嘴脸,啧啧,难得。

    齐航翻翻白眼,也是被搞得有些烦闷,看着面前还在不断想尽办法讨好自己的范建,深感无力。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还真不能无缘无故就把他给怎么着。

    但你说你不好好听讲也就罢了,偏偏总是端着个痰盂,时不时得出现在齐航面前晃悠个没完,那副随时恭候赏赐的奴才样,也实在令人反感。

    “铃……”

    趁着大课间做眼保健操的空隙,这才得以摆脱纠缠,陪着几名女生抽查纪律。

    “啊,我好想打你呦。”

    “齐航,麻烦能不能,在下午大课间的时候到我寝室里来一趟,好不好?”

    “哎呀,就是帮我一个小忙,另外,我也有想对你说。”

    被刘梦盈,曲莺莺,刑春娇,陈曦,陆梅,王颖,尹天娇,樊芳华等几女紧紧簇拥着向外走去,欢声笑语,各自卖弄风骚。

    郝冰洁嘴唇轻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