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冥冥之中存在的天意(第1/2页)
    “韩爷爷,真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要麻烦您老人家,实在不好意思。”

    “但是没有办法,事态紧急,关于我爷爷的病情,还希望您老多多费心,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拖延住,拜托了。”

    治愈?

    郝冰洁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希望,时间,现在她最缺的就是时间。

    只要再给她哪怕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控制住目前的局面,彻底断绝底下的那些宵小,图谋郝氏集团的不轨企图,将损失下降到所能承受的最低限度。

    怅然若失,这或许是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所说得最多的话了吧?

    也只有面对着至亲的长辈,才会如此放松,回想起小时候与爷爷在一起相依为命的点点滴滴,冰冷的外表似乎终于开始融化。

    “哎,这叫什么话,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

    “冰洁啊,看来再你心里,还是没把你韩爷爷当自己吧?”

    “你这丫头,要知道我和你爷爷的关系那可是过命的交情,想当年要不是你爷爷奋力扑救,恐怕这世上也早就没有我这把老骨头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向你保证。”

    回想过去,韩愈不免也有些伤感,可即便身为国内最顶级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这一次也同样是回天无力。

    爱莫能助,愧疚难当,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不管任你的医术再如何高明,也终究逃不过一个普通凡人的范畴。

    医生,也不是什么天上的神仙,施展不出所谓的法力仙术。

    妙手回春?

    药到命除?

    不过是人云亦云的笑话而已,当不得真。

    但在这种时候,面对着几乎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晚辈,又怎忍心开口吐露实情?

    或许此刻他所能做得,也仅仅是说些善意的谎言,替其分担压力,尽人事,听天命,仅此而已。

    对于郝家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明了,能够撑到今天,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个医学奇迹,作为经典案例。

    这应该还是他放心不下自己的孙女,靠着顽强的毅力才做到的吧?

    嘿,这个老倔头,还是那副臭脾气。

    儿孙自有儿孙福,郝老头,能够有一个像她这么优秀的孙女,想必你也应该知足了,有得赚啊。

    可惜……

    郝冰洁将头撇向一边,望着窗外的风景,竭力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咬紧牙关,迫使脸颊的肌肉渐渐恢复平静。

    虽是女儿身,却从小表现出惊世骇俗的商业天赋,异乎寻常的智慧,洞彻人心的敏锐直觉,如此,又怎能分辨不出对方的真正意图?

    尽管心中早已经猜测到了事情的真相,同时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真确认,一切都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她,是人,一个真真正正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一台每天只知道埋头苦干,毫无感情的机器。

    往事一幕幕,历历眼前,被爷爷看重,力排众议,倾尽所有将她培养成为了郝氏集团新一代的接班人。

    十六岁,在老爷子的大力扶持下,便已经将集体的资产翻了一倍有余,辉煌可喜的成绩扇了那些心怀鬼胎之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同时也令他们闭上那张充满污秽与恶臭的嘴巴。

    名誉、身份、地位,金钱,艳羡的光环多么令人神往,可谁又能理解其中的那份艰辛与痛苦?

    高处不胜寒,每天都感觉自己活得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喜怒哀乐,勾心斗角,生怕被竞争对手觉察到致命的弱点。

    累,多想卸下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厚厚伪装,能够如普通人一样,快快乐乐的健康成长,无忧无虑,享受家的温暖。

    残存的理智没有令她发生任何声响,还是一如既往地选择默默坚持,也只能靠她独自承受。

    很快,也就是最近几天,集团内部一场前所未有的超大风暴将会来袭,新一轮的困难和挑战正在等着自己,为了爷爷和自己共同的梦想,勇往直前,绝不后退。

    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周围的气氛陡然下降了几分,韩愈只感觉一阵莫名的冰寒从郝冰洁身上不断传来,愈演愈烈。

    “停车,快。”

    正在这时,郝冰洁眼角的余光极为精准地捕捉到了一个身影,似曾相识,再回首,已经开出去老远。

    冥冥之中的预感再次袭上心头,而且比起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更为猛烈,一发不可收。

    疼痛,仿佛遗失了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嘎吱。”

    “哎呦。”

    “韩爷爷,对不起,您没有事情吧?”

    前方开车的司机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紧急的情况,来不及细问,训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