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黑暗中的间隙(第1/3页)
    “呦,这么多人,既然都坐满了,那咱们就开始吧,今天谁请客?”

    分宾主落坐,不大会儿又进来一群女生,在段小楼的盛情邀请下,狄薇笛将她寝室里十分要好的几个姐妹都喊了过来。

    蹭饭嘛,当然乐意,根本没理由拒绝。

    “来,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狄薇笛,我喜欢你。”

    各自心怀鬼胎,彼此都报着什么样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男生们频频敬酒,妙语连珠;女生们刻意逢迎,虚情假戏,甚至连今天的主角到底是谁都搞不清楚。

    “好,够爽快,真直接,像个爷们,我喜欢。”

    反正是逢场陪坐,不怎么纯洁,但谁也没有点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都是年轻人,也有着很多相同或者相似的经历,基本上没什么不能聊的内容,毫无顾忌,闭着眼睛就是一通瞎乱盖,大吹特吹。

    熏熏间,迷醉朦胧,仿佛瞬间关系真的拉近许多,其乐融融,不知不觉几圈下来,居然已经熟络得像失散多年的亲人。

    临近的互相之间勾肩搭背,抱成一团痛哭流涕,亲昵商讨着一定要在今晚月色的见证下磕头拜把子。

    一番讨价还价似的论资排辈,便开始强行称兄道弟。

    感人至深的氛围渲染下,由始至终,齐航都刻意保持着清醒,古波不惊的脸上尽显沧桑与缅怀。

    他不知道此刻摆在面前的这份感情能够持续多久,如此轻而易举,未免太过廉价。

    人心,情与义,又岂是一顿可口的饭菜和几瓶啤酒能够换来的吗?

    那掩护在一张张天真笑脸背后的,究竟有着几分虚情,几分假意,恐怕也唯有他们自己方才知晓。

    哀叹一声,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背靠背多少次面临生死考验,枪林弹雨,历经无数磨难与艰难险阻,同样也抵不住岁月的流逝和日益增长的诱惑。

    无论何时,永远也不要妄图去揣测、试探所谓的人性,答案,往往丑陋与残酷得难以接受。

    “紧急广播通知,紧急广播通知,接到多名新生联合举报,有我校两名高年级学生冒充学校宿舍教官老师招摇撞骗,向各院系不明真相的新生肆意兜售所谓电话卡来谋取暴利。”

    “校领导高度重视,经批示,现已查明,对工商管理学院03级市场营销专业学生赵大鹏,庞建华予以记大过,留校察看处分,并处没收部非法所得共计人命币一万五千元整。”

    “敬告广大学生要引以为戒,特此通知。”

    喝到兴起处,广播响起的那一刻,崔永杰显得格外高兴,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然不记得了。

    记忆的碎片断断续续,依稀间不住地在高声呼喊,感谢上帝,大仇得报。

    “恩”

    “我这是在哪里?”

    “好像做了一个梦,那两个骗我的混蛋被抓住了。”

    “哎,都别睡了,快起来,有正事儿啊,快起来。”

    宿舍里,横七竖八地躺倒着几个人,陈建斌迷迷糊糊睁开眼,率先清醒过来。

    想了想,仔细回忆一下,一屁股坐起大声吆喝着呼唤起室友。

    “干什么啊?”

    “别吵,谁啊这是?”

    “烦人,睡得正香呢。”

    不情不愿地眯缝着,翻过身,大眼瞪小眼得两两相对。

    “瞧你们那点出息,这点酒量还敢出来混,能不能行?”

    “我问你们,大学里面晚上最应该干得事情是什么,知道吗?”

    见差不多都醒了,干脆翻身盘坐起来,神秘兮兮地问道。

    “这个我知道,我知道,当然是秉烛夜谈了,大晚上的熄了灯之后,一大群人不睡觉,就这么干聊到天亮,多有意思。”

    “切,有病。”

    “哎,那怎么,男人聊女人,女人聊男人,太正常不过了,有什么啊?”

    “那好,既然你提议的,那就想个话题,不聊女人,咱们开始吧。”

    “我擦,你狠,故意的吧?”

    “这…不聊女人,那聊点什么好呢?”

    “之前喝得有点多,你们谁还记得我们说过什么?”

    “好像是拜把子来着。”

    “对,拜把子,怎么排得?”

    “哎呀,重新报一下不就得了,我先来,段小楼,八七年五月初六。”

    “苏达,八七年三月二十一。”

    “陈建斌,来自三峡省陕州市,八五年正月十八。”

    “我擦,你竟然是八五年的?”

    “当之无愧的老大。”

    男人最好面子,受不得半点刺激,一番挑逗之后开始争先巩后地积极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