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短信王子(第1/2页)
    “你快乐吗?”

    “我很快乐,快乐也许并没有什么的道理,的道理……”

    “当当啷嘀当,啊当当啷嘀当,当当当嘀当当啊当当当嘀当。”

    “哎,竹板这么一打呀,是别的咱不夸,咱夸一夸国人民子弟兵保卫国家……”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举手示意,原本计划的挺好,这次慰问演出也举办得相当成功,但是也只有在学生们状似疯狂的欢呼叫好声落下之后,才会迎来部队官兵们阵阵整齐划一的热烈回应。

    难免尴尬,仿佛一台大型机器,强而有力的口令,单调生硬,使得这场在年轻人看起来,颇有些别开生面的表演,完成为了一场自娱自乐式的可笑闹剧。

    “哼,猪鼻子插洋葱,我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

    怒目而视,苏达紧紧盯着舞台中央头戴鸭舌帽,怀抱吉他不停左右摇摆的齐航就感觉特别碍眼。

    再回想起中午因为他而就着凉水,啃了一肚子的方便面,顿时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

    算上现在,这家伙已经接连献艺,换着花样似的轮番出场四次了吧?

    齐航这也是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想极力推辞都推辞不掉,谁让他前一阵子在迎新晚会上出尽了风头呢?

    如今名声鹊起,几乎无人不知,哪个不晓?

    集万众瞩目,呼声最高,不邀请他邀请谁?

    还有比他更加合适的人选吗?

    ……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齐航,齐航,齐航……”

    “齐航,快,过来到这边坐,给,饭菜帮打好了,赶紧趁热吃吧,对你好不好?”

    “让让,让让,不好意思,借过借过。”

    “啊,小心。”

    所有的美好都会告一段落,所有的时光,一去再难倒回,鞠躬谢幕,作为放在最后的压轴曲目,自然要将气氛推向。

    呼和呐喊声中恋恋不舍,齐航回到自己班级所处的位置,便被王林静召唤过去,准备落坐的空当,突然身后惊呼声响起,嘈杂不断。

    不少人目睹了事故发生的原委,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透过陈静婷一脸诧异的表情,苏达端着一碗新鲜出锅,冒着滚烫白烟的大米粥想从旁侧借道而过。

    或许是由于人多,一路看似谨慎慢行,实则是在暗自衡量。

    直至感觉距离差不多恰到好处,随后假意一个站立不稳,眼神阴毒,借机瞄准正背对着自己的目标顺势一个趔趄朝前栽倒,扑了过去。

    “啊——”

    哗然一片,似是早就有所防备,不然怎么可能会反应得这么快?

    坐下后的齐航,屁股尚未完沾稳,示警声响起的同时单掌按压凳面,不偏不倚,斜刺里出奇得一下出脚踢在了苏达手腕上,碗口倾斜,瞬间被浇了个劈头盖脸。

    伤上加伤,被烫得满身燎泡,急忙在段小楼和袁世超的帮助下迅速脱离了衣裳,到水池边用凉水冲洗缓解疼痛。

    “哦,真不好意思。”

    泰然处之,仅仅象征性的稍作歉意之后,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你还会感到不好意思?

    蒙谁呢,肯定是故意而为。

    众女不可思议地望着仍旧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继续大块奇朵的齐航,纷纷表示怀疑,是不是自己等人出现了错觉?

    “把饭盒刷干净,还有这件衣服,之前的事情就此一笔勾销,如何?”

    很快,齐航闷着头吃完饭菜,排着队来至水池边清洗饭盒。

    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终于轮到自己,探手拧开龙头,还没来得及用力,旁边三道身影挤开人群,齐齐将手中的饭盒扔入其中,而苏达更是直接脱下衣服甩在他的面前。

    “凭什么,你自己没长手不会洗吗?”

    “用不用我好好教教你?”

    齐航镇定自若,并未理会苏达等人的挑衅,调侃中带着丝丝威胁之意。

    “少废话,我最后再问你一遍,洗,还是不洗?”

    尽管听出齐航话中韵味,但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毕竟他一直独来独往的只是一个人,没什么势力,根本不足为惧。

    “耳朵没病吧?

    “不洗。”

    这次齐航连头懒得抬,开始不耐烦起来。

    “行,很好,小楼,你来洗。”

    倒是沉得住气,苏达紧紧盯着齐航半晌,点点头,随后将饭盒和衣物甩给了段小楼,旋即而走。

    “哦,啊?我……”

    愣愣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