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逼宫(第1/2页)
    迷雾重重,各种猜测暗自腹诽。

    不光众位同学,就连夏柳他自己也同样是疑云滚滚,满肚子困惑,直到走出门去,重新带上,也完属于一副懵逼状态。

    沉浸其中,始终想不明白,那些东西明明很好得隐藏在办公室电脑里,怎么就外泄了呢?

    难道?

    细思极恐,耐心回忆,脑海中不断闪现着之前在院长办公室内所发生的一幕幕……

    “院长,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像这样无法无天,公然多次违反学校纪律,不仅蛮横无理出言顶撞,而且还敢当众殴打老师,甚至是学校领导,必须从严从重,一定要开除学籍,以儆效尤。”

    唾沫横飞,工艺美术学院分院的院长王锦涛的办公室内,夏柳极力表现出一种凄惨兮兮的态势,尽巧舌之能事妄图借此最大限度博得对方同情,达成他那不可告人的阴暗目的。

    “哼,将他开除学籍?”

    “我看你纯粹是精虫上头,脑袋秀逗了吧?”

    “那可是咱们国的高考文科状元,并且刚刚向市委,市教育局的各个相关领导汇报过他的详细情况,活活的金字招牌,自从建校以来何曾有过这样的辉煌?”

    “我的意见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一场误会而已,就这么算了吧,不要再继续追究下去,否则的话,大家的面子上对谁都不好看,望你好自为之。”

    王锦涛手抚桌案,潇洒背靠座椅,状似随意地端起茶杯轻抿,直至夏柳说完,这才神情放松得翩翩表态。

    “什么?”

    “那怎么行?”

    “我不同意,坚决提出反对,呃……”

    很明显,夏柳并未听出对方的弦外之音,闻言后哪里肯依?

    那可是他日夜反侧,梦寐以求的希望,眼看就要实现,又岂能仅凭一句话就善罢甘休?

    “停,你先打住,给我闭嘴!”

    “瞧瞧这是什么?”

    眼见夏柳不识抬举,还待再说,王锦涛当即抬手呵斥,将其打断,面沉似水,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扔到桌上,示意他自己查看。

    “这,怎么可能?”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颤颤巍巍,原本还不甚在意的夏柳瞬时间瞳孔瞪大,死死盯着翻开来的资料,只是扫过几眼便激灵灵打起哆嗦。

    “哼,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不错,的确是做得堪称完美,但不好意思,恰恰正是如此,才让我找到破绽。”

    “因为你已经被迷住了双眼,好姑娘多得是,何必自掘坟墓,断毁前程呢?”

    “这些年来,你背地里做过的那些狗屁倒灶,乱七八糟事情,部被我调查得一清二楚,并且记录在案。”

    “喏,上面都有,只不过碍于面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互留面子罢了,怎么样?”

    “考虑好应该怎么做了吗?”

    汗如雨下,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十分隐蔽,根本没人知晓,却没想到这一切在对方的掌控之中,真是煞费苦心啊。

    夏柳突然觉得,自己就好像跳梁小丑一般滑稽可笑。

    “哎,知道知道,我这就走,这就走,保证断绝念头,不再追究。”

    急忙告退,他要去确定究竟是哪里出现得差错,也好及时弥补。

    “给我回来,你现在就在这里,立刻写上一份八百字的检查,记住,要深刻,然后当着班学生的面,亲手交到齐航手里,听明白了吗?”

    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夏柳刚要转身,却没想到就被王锦涛给叫住,听到此言,顿时瞠目结舌,震惊得一塌糊涂。

    “快,还愣着干什么?”

    “我问你话呢,都听懂了吗?”

    王锦涛见他愣神,当即恼怒而威风地拍着桌子,红着脸细声细嗓,难得大声呵斥。

    “啊?”

    “啊,听懂了,听懂了。”

    震惊得无以复加,实在太过匪夷。

    支棱起耳朵,一直趴在门边偷听的杨帆终于可以长出口气,虽然一时间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只要齐航没事就好,随着脚步临近,吓得赶紧朝墙角躲避。

    ……

    “老师,教我们些真本事吧。”

    “是啊,求您啦,就比如灯光,究竟该怎么个打法?”

    “写得含糊其辞,完看不懂嘛。”

    被逼无奈,整整一个学年过去,始终啃着书本,沉浸在理论基础之上的同学们,早就变得极为窝火。

    原本以为升入了大二,这种情况便会有所好转,至少也能让他们接触了解一些,或者学到丁点儿皮毛。

    哪知道期盼已久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