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恩不言谢(第1/2页)
    “喂,齐航,你在哪里?”

    “怎么还不到啊?”

    “说话啊。”

    催促的电话声连连响起,女生们窃窃私语,不断追问,打听着齐航现在的下落,故意拖延,期盼着他能够尽快赶到,与他们一起参加毕业照的拍摄。

    “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

    “嗨,真是急死个人。”

    “算了,我想他是不会来的,都已经这个点儿了,咱们这就开始吧,再说又不是只有我们一个班级,老师们还要事儿呢。”

    久久没有回音,每当这个时候齐航的内心总是感到特别纠结,一方面是无数难以割舍的情感以及回忆,另一方面却又不想再别人增添什么麻烦。

    或者,是已经开始感到厌倦……

    “齐航,你要吗?”

    “虽然这上面可能因为没有你而变得有些可惜,但总能留哥纪念,怎么样?”

    “呐,我就当是你答应了啊,那多余的学费就不退给你了吧?”

    古灵精怪,难得露出笑容,摇摇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宁静而祥和,此刻,正不停穿梭在车水马龙之间的齐航什么都无须去想,只是安心于享受那份急速行进间的快感。

    大脑一片空白,仿佛醉酒般畅快淋漓,默然低头,奋力奔走,始终未敢正视那对面来人匆匆而过时的坚毅眼神。

    “喂,这位小伙子麻烦你行行好,我们夫妻二人初来此地,没想到火车上丢了钱包,麻烦你能不能借给我些钱好搭车回去?”

    “把你的电话号码留下,你放心,等我们到了家里,一定把钱汇给你。”

    “对啊对啊,手机,身份证什么都都被小偷偷走了,身上再无分文,行行好,可怜可怜我们吧。”

    “我对天发誓,谁要是撒谎,一定生儿子没,家人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不远处,一男一女两夫妻搭档行骗的完美组合,又在继续上演悲情苦肉大戏。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尽管话术拙劣,尽管情节老套,但如果真的身临其境,气氛的烘托以及软硬皆施的威胁手段,令你不得不乖乖主动掏钱。

    仿佛被施下了咒语,好似着魔般浑然不觉,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凡是被他们给盯上的过路学生就没有一个不中招上当的。

    而然这一次,他们很不幸地却将目标放在了犹如行将就木的齐航身上。

    也该着他们倒霉,跟着齐航一路小跑,口干舌燥地嘴里都快磨出泡来了也不见有丝毫反应。

    一刻不停,仍不死心的加紧速度,四条小短腿也不知那是费了多大力气,不住地拼命倒腾,这才勉强能够赶上齐航步伐,保持平行。

    “哦?”

    “是吗?”

    恍惚中似有所感,终于停下脚步的齐航戏谑看向对面两个穷装打扮,累得气喘吁吁的中年男女。

    在对方那一脸希冀与不断恶毒的赌咒发誓言论中,悄然抬手点指在他们胸前,不顾他们满脸惊恐的表情,随后犹如变戏法般的掏出两个埋头,掰开嘴巴,一人一个强行塞入口中。

    “喂,是110吗?”

    “啊,这里是金猫商城门前广场,有两个狂犬病人急需要你们的帮助。

    大模大样,当面拨通了报警电话。

    “呜——”

    当然,为避免对面接线员再打过来验证而耽误时间,齐航果断选择了关机,旋即躲在一边,直到警察前来将它们二人带走这才转身离去。

    ……

    “齐航……”

    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此刻的朱景坤实在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复杂感激之情。

    夜色朦胧,街道上静悄悄不见丝毫人影,恍如隔世般抬腿迈过铁闸大门,站在路边回望,几名警察竟然在冲着自己摇手致意,想起来时情景简直充满讽刺。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将犹在梦中的朱景坤惊醒。

    “喂,刘总。”

    语气冷淡,再没了往日里的尊敬。

    “景坤,哈哈,还能接电话,那就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吧?”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刚才手机信号不好,听不清你说得是什么就给挂掉了。”

    “放心吧,调解民事纠纷规定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的,你看我猜得没错吧?”

    仿佛没有听出对面话语里态度的转变,笑哈哈随口解释着替自己化解这份尴尬。

    “不好意思,刘总,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话,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吗。”

    越听越不耐烦,此刻的朱景坤已经渐渐萌生出辞职的想法。

    “呃,那个,其实吧,我是想问,你手里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