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蚩尤斧(第1/2页)
    冷眼旁观,对于这条鲜活的生命轻易葬送在自己面前,齐航反应如常,甚至连睫毛都没有眨动,看也未看。

    以他目前能力,倒是的确可以让那徐老头儿起死回生,只是却并不会这么做。

    一是吃力不讨好,明明自己刚才已经说得十分清楚明白,劝也劝了,拦也拦了,是他自己要上赶着找死的,谁还能反对?

    二是这种事情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发生的,太过惊世核俗,如果单纯为了这种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完没有必要如此引人注目地招惹麻烦。

    摇摇头,紧闭房门,齐航不再理会外面的嘈杂。

    此时大厅上方的刀煞已经越发变得恐怖与狰狞,就连齐航也有些压制不住受到影响。

    “区区蛮夷,死后也不得安省。”

    轩辕御龙诀自行护体,迅速运转,待稍微平喘后仰面纵身跃起,一把将刀柄抓在手里给摘了下来。

    冰寒刺骨,感受着阵阵从刀身上传递过来的震颤,丝毫不为所动。

    随着时间推移,点点金光闪现,而圆月弯刀也反抗得更加激烈,却始终无法逃脱齐航的掌控,渐渐发出哀鸣。

    层层叠叠,刀体内源源不断的阴煞之气在轩辕御龙诀的转化下开始被他吸收,用以壮大自身,蕴养骨骼和经脉。

    ……

    走来走去,足足在外面等了能有将近半个钟头的董胖子急直跺脚,想进去看个究竟,可是又怕打扰到齐航,这叫他如何是好?

    “董老板,麻烦您能不能在别再晃了,我的头都被你搞得晕了。”

    云里雾里,仍坠梦中,且莫说董长兴这个当事人,就算是朱景坤以及郑通这两位个家伙也觉得费解。

    ……

    “嗡嗡嗡——”

    珍宝阁店内,此刻大厅前的正门处,齐航手中刀煞之气越来越淡,几乎不再冒出。

    接连最后三次,引发较大的动静,垂死挣扎吗?

    冷笑着再次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终于即将跨入第三层,着实不易。

    “嘭——”

    再过得片刻,只听轰然炸响,那把被齐航一直紧紧握在手心的圆月弯刀瞬间爆裂开来,四分五裂掉落一地,竟是内藏玄机,别有乾坤。

    嘴角勾起,并不意外,似乎早有预料般轻轻抚摸这把青铜斧子的剑体,果真是它,蚩尤斧,没想到而今再次见面,却是物是人非吧?

    “嘎吱——”

    将斧子收起,算是提前预支的报酬吧,推开门抬腿走了出来。

    “小,不,齐总?”

    “不对,也不是,大师,谢谢你救我性命。”

    语无伦次,早已等候多时的董胖子并非愚钝之人。

    就在刚才,他能明显感觉到从屋内散发的强烈震颤作用于自己的身上,低头查看间,赫然发现原本完好无损挂于胸前的玉佩竟碎裂开来,莫名产生出数道细细的裂痕。

    此时再见齐航出来,当即推崇之至,再也不敢因为年龄的关系而有半点轻视。

    “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不算什么,青铜斧子我带回去,放在你这里也不安,还有活动将会在三天后举行。”

    浑然不在意地将董长兴扶起,随代几句便招呼朱景坤和郑通二人上车,准备返回公司。

    “哎哎,一定一定。”

    感恩戴德,对于这等邪恶之物董长兴躲还躲不及呢,又怎么会在意这个?

    亲自将齐航送入车内,其实即便齐航不说,他也能够想象的出。

    既然是由齐大师他们主办的策划活动,那就注定会是与其他的那些所谓广告公司所做的普通宣传大相径庭,搞不好这就是某种古老的祭奠仪式的现代版也说不定。

    因此不由得他不慎重,不,不是说不定,而是一定,肯定,以及万分确定

    从今以后自己的店铺将会一炮走红,就像齐大师所说,日进斗金,生意兴隆,这是他亲口玉言许诺给自己的原话。

    ……

    “齐,齐总……”

    返回公司的途中,不管是正在开车的郑通还是朱景坤都是几次欲言又止,想要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可就是不知该如何说起,如何问起。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未了解过齐航,以前那些曾经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其所表露的一切不过是他的冰山一角而已。

    他们不是不知道齐航的厉害,不是没有领教过他的各种本事,但是现在他们才懂得,原来对方的境界与自己二人相比,已经远远不在一个层次。

    谁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神仙?

    虽然说并未亲眼所见那屋内的场景,齐航也并未在他们面前展现过什么类似于飞天遁地时的特殊本领,但他们就是这么认为,就是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