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诡异笑容(第1/2页)
    “哎呦,我去——”

    “董长兴,你个小王八羔子,兔崽子,不得好死你,生儿子没儿的东西。”

    “活该你父亲一辈子疯疯癫癫,我还就不信了,那小子真能把病治好才算怪了。”

    “他没有行医证,非法行医你也不想想这可能吗?”

    孔祥增连滚带爬,狼狈不堪,虽然董长兴手上也并未使多大力气,但毕竟他也已经是鸟老体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踉跄着到了门槛边沿,来不及抬脚。

    “噗嗤,啪嚓——”

    要不是戴向宇急向前搀扶了一把,肯定得摔个狗啃泥。

    “怎么回事儿?”

    “谁这么不懂规矩,一直在外面大吵大闹的?”

    骂骂咧咧,正在师徒二人掐着腰,跳着脚准备砸门的时候,从里屋走出来一个面色蜡黄,相貌与董长兴有些相似,却满是肃容的中年男子。

    先声夺人,听到外面动静,董长盛匆匆前来查看,离着老远,人还未至跟前便散发出凌厉而强大的气势。

    “大哥,你终于肯出来了。”

    董明芳见董长盛出来,这下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小妹,这里什么情况?”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怒自威,董长盛先是看了看尴尬立于门外的孔祥增师徒二人,接着扫了眼自己的妹妹,然后是董长兴与齐航、黑子等人。

    “长盛,你这个弟弟也太没大没小了,办事又不知轻重,我倒是得好好问问你,这个家究竟是谁在做主?”

    “是你,还是他这个老二?”

    “如果是你的话,你们家究竟是怎么教育子弟的?”

    “气死我了,真是太不像话,大不孝,他这是准备要让你父亲一辈子无法康复,说不定还要蓄谋跟你争夺家产呢。”

    “哼,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要当众哄我出门,说什么不需要我再继续治疗了,又那个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小子足矣。”

    “你瞅瞅,估摸着他毛都还没长齐整呢吧,就敢出来骗人?”

    “我现在就跟他打赌,如果这小子真要是能够治疗好你爸的病,那么我情愿跪在你家门前三天三夜,并且拜他为师,以示我有眼不识泰山。”

    还不待董明芳回答,孔祥增已经率先开口挑起矛盾,添油加醋,倒也没有故意歪曲事实,只是句句听在耳中总感觉那么不是滋味。

    “师傅,这,不太好吧?”

    说就说呗,也不知怎么想的,最后竟然又赌咒发誓得,定要从齐航那里寻找丢弃的面子。

    这可是将戴向宇给吓得不轻,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是完没有必要啊。

    “怎么?”

    “你还不相信我是怎么滴?”

    “难道就连你也认为那小子能行?”

    面对自己徒弟的置疑,孔祥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挣脱开他的搀扶,抬起手不住敲打。

    “嘭嘭嘭——”

    不轻不重的三下,不知为何,戴向宇在低头认错的瞬间,恍惚中仿佛瞥见自己的师傅,原本怒不可遏嘴角突然变得十分诡异。

    他,似乎是在悄悄发笑?

    “……”

    闷不做声,只好装聋作哑,摸不着头脑,一点儿没有头绪,只好将这份疑惑先藏在心里,等着找个机会再进行询问。

    “怎么样?

    “有多大把握?”

    而就在孔祥增师徒二人对话的时候,这边董明芳也已经将这里的情况再次与董长盛详细描述了一遍。

    大差不差,基本上并无二致,同样不信任齐航,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

    但是从小与董长兴一起光屁股长大的董长盛却不是这么认为,无论是面对孔祥增的挑拨离间,添油加醋也好,还是自己的小妹赌气似的刻意隐瞒,略带偏见也罢。

    他都没有采纳,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自己这个兄弟,以董长兴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如此无的放矢,办起这种糊涂事来的。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故,否则的话根本解释不通,也难以理解,除非自己的这个二弟与父亲一样真的疯了。

    怎么可能?

    “大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以齐大师的手段一定可以让他恢复过来的,我也绝不敢拿父亲的性命跟你开玩笑。”

    兄弟连心,其利断金,董长兴知道他眼里蕴含的意思,随即坚定答复。

    “那好,既然有本事获得我弟弟的承认,愿意亲口喊你一声大师,我是他大哥,就先暂且这么称呼着,希望你真能赔得上这个称呼,别让我感到失望。”

    尽管并未言明,但齐航还是从他的神态,语气,以及动作当中觉察到丝丝威胁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