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心中的执念(第1/3页)
    董家宅院门前,仍旧直挺挺跪在那里无人问津的孔祥增与戴向宇这对师徒,早已不堪忍受这般折磨,颤颤巍巍,汗如雨下。

    之前那从里面传出来的阵阵爆裂之声,他们也部听在耳中,不可避免会有些许阴煞之气泄露,倒是为他们带来了一丝清凉。

    但是紧接着,他们只感觉周围的温度急速下降的厉害,仿佛从夏天一下子进入了冬季,还有打心底里涌起的一股,莫名其妙令人感到窒息的气息,毛骨悚然。

    “师傅,我怎么突然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

    “你说齐大师他正在里面干什么?”

    “这宅子里一下挖出来那么多的尸体,该不会是闹鬼吧?”

    疑神疑鬼,一惊一乍,这两人完是在自己吓自己。

    “怕什么?”

    “白天不作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再说这个世间上哪里来得鬼?”

    “反正老子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是没有见过,我们就是老老实实在这里跪着,说不定齐大师明天一早看我们这么真诚的份上,就当真收下我们呢。”

    颇感心虚,真的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吗?

    白天还对齐航的各种侮辱,挑衅算不算?

    戴向宇没敢接嘴,只是翻翻白眼,小心翼翼时刻注意观察着四周的风吹草动,随时准备起身逃跑。

    ……

    次日清晨,天空微微下起小雨。

    并未进屋休息,而是选择在盘腿在院子里打坐的齐航,终于缓缓从嘴里吐出一口浊气,特别悠长,缠绵。

    昨天夜里,在连续制作了十块阴灵石之后,便趁着这难得机会直接进入了修炼状态。

    伴着晨曦,精神抖擞的伸展双臂,瞬间腾空站起,朝外走去。

    直至来至黑子身前,即将越过拱门的刹那,始终保持假寐却时刻提高着警惕注意四周的他猛然睁开眼睛。随即翻身而起,跟着一道步入其中。

    “吱呀——”

    推开大门,只见孔祥增和戴向宇这对师徒果真跪在门外不远处的草地上,经过一夜折腾,此刻脸色明显已经发白,摇摇欲坠。

    戴向宇毕竟年轻,情况当然要比孔祥增好上许多,却也同样哈切连连,表现的昏昏欲睡。

    “你们两个该不会一直跪在这里,直到现在吧?”

    明知故问,齐航倒有些佩服起这个倔强的老狐狸了。

    “齐,齐大师,我这是在给您赔罪,希望您念在我们师徒二人如此诚恳的份上,就收下我们吧。”

    嘴唇发紫,哆哆嗦嗦,目前来说,这恐怕是他能够支持下去的唯一动力了。

    “够了,起来吧。”

    呵,还挺固执,只可惜用不到正地方,这样的人,齐航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收为弟子的,跟何况他原本就没有这个打算。

    “那,那您是答应我们了?”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喜出望外,没想这就金城所致,金石为开了?

    嘿嘿,到底是年轻人,不仅爱慕虚荣,还心肠这么软,随便夸你两句,演出苦肉计这就上当了?

    哇哈哈,老子特娘的真个天才,哦耶!

    齐航摇了摇头,手指微动间,一道灵气诡异的进入了孔祥增的脑中,探知他竟是抱着如此想法,直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的记忆抹去。

    “齐……”

    孔祥增抬起头来,见齐航摇头,刚要再叫,却只觉得自己眼皮沉重,接着便晕倒在地。

    “扶你师傅回去休息,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他。”

    戴向宇十分疑惑,怎么自己的师傅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多谢,齐前辈。”

    可能是因为太累的关系吧,来不及多想,听齐航吩咐早就感到双腿麻烦,急需要起来活动活动的他当然不再勉强,点点头,踉跄站起,边道谢便架起不省人事的孔祥增朝院子里走去。

    迎着朝阳,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齐航闭目呼吸着从树林里渐渐飘荡过来的清新空气,格外凉爽。

    “滴滴——”

    果然特别重视,在听过董长兴有意透漏的消息后,董家人哪里还敢怠慢?

    没过多久,一辆外形粗狂豪迈的军用悍马便率先打破寂静,接着是一辆奥迪a6紧随其后,稳稳停在了齐航的身边。

    “嘭嘭——”

    “齐大师,昨晚睡得可好?”

    车门打开,董继刚,董长盛和董长兴以及董明芳纷纷从车里走了出来,齐声问好。

    “嗯,还算不错。”

    点头之间,齐航一眼便看出了董长盛与董长兴眼神交流下的古怪。

    琢磨一夜,今天起个大早的董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