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缘由(第1/2页)
    “他也是我们魔鬼训练营里面的人,名叫高强,只不过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大概从前几天开始,先是回来后持续高烧不退,起初我也并没有太多在意,只以为是普通的感冒,但随后我就发现他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

    “可是,我记得明明是将他给关在紧闭室里的,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未经允许就将他擅自给放出来了?”

    心中纳闷,刘世昌走到齐航身边,怕刺激到他,于是未敢太过靠近,在旁边,边小心翼翼地解释,边回头询问呵斥自己的手下因为不遵守纪律,结果差点儿酿成惨剧。

    根本无需多言,齐航早已察觉到了对方的异常。

    点点头,将手掌按在他的脑门上,很快便探查清楚。

    高强的情况与董继刚的情况有些类似,却又有不同。

    之前的董继刚虽然并没有完失去意识,但是神智不清,不能自主,就像是在做梦。

    而此时的高强却是处于完能够自主,不仅留有意识,而且神智清醒,只不过是受到阴煞之气的影响,所以才会变得嗜血与暴戾。

    “问一下他这几天的行踪,有没有人看见过他到后山的乱葬岗那里?”

    除了那个地方,齐航也实在想不出高强为什么会沾染上这东西。

    “特么的,耳朵都聋了吗?”

    “没听到齐大师问你们话呢?”

    “知道的就赶紧回答,不知道的就给我滚到一边去,待会儿再收拾你们,简直无法无天。”

    听齐航发问,似乎并没有因此生气,刘世昌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于是急忙佯怒地转身呵斥,命令他们立刻离开这里。

    “报告教练,我知道。”

    见刘世昌发火,众魔鬼训练营的体成员部缩着脖子,吐着舌头讪讪得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露出一副尴尬,充满悔意的表情。

    最后,还是一大队队长张志远被推举了出来。

    满脸崇敬,只见他动作标准,稍息立正,在报告过后便紧跑几步来至刘世昌和齐航的面前,看那样子,早已将对方视为了自己的偶像般。

    “咳咳,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小子都知道些什么?”

    刘世昌忽然觉得自己浑身难受,这种目光,以前可是自己一个人独有的啊,这帮小子,简直忘恩负义!

    见到比自己厉害的家伙就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不成?

    “这,这个……”

    神情扭捏,张志远这么个大老爷们居然会颇有些不好意思,真是奇了怪了。

    “我看小子真是又欠揍了,快点儿啊,赶紧的,还站在那里傻愣着干什么玩意儿?”

    最看得男人如此,刘世昌这下可真是彻底火了,几步上前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表示不满。

    “是!”

    直到再次被吼得回过神来,张志远这才规规矩矩应命。

    “记住,要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将你知道的情况部都给我说出来。”

    悄悄长出口气,除了齐航和他本人,谁也不知道刘世昌这是在借机故意发泄了一下自己的紧张以及郁闷情绪。

    渐渐镇定下来,重新找回威严的他再度发号施令。

    “是!”

    “报告教官,和,和齐大师,我知道高强在五天前,也就是他发高烧的那天晚上,他的确到过后山的乱葬岗。”

    “其实,其实不止是他,包括我在内,我们这里的人每一个人都一起去过,所以这事儿和那个地方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吧?”

    张志远很是困惑,他有些想不通为什么齐航偏偏会单独询问这个问题,要说跟那里有关系,为什么他们都没事呢?

    “你们是什么时候去的?”

    不答反问,齐航可没有义务替他们解释什么。

    “是啊,你们是什么时候去的那里?”

    “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擅离职守,还有,好端端的,你们跑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想干什么?”

    什么?

    不止高强,他们竟然部都去过?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听到张志远的回答,刘世昌气得鼻子都快要歪了,身为教官,这可是他的严重失职,自己的学员们竟然敢未经自己的批准体私自外出,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来还是训练量不够啊,这帮精力旺盛的兔崽子们,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他们了,要不然,指不定哪天心血来潮,真敢将这基地给掀个底朝天。

    “我……”

    一时语塞,独自面对盛怒之下的刘世昌,张志远可是发憷的很。

    忍不住,几乎是下意识地扭头望望自己身后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