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满目山河空念远(第1/2页)
    ()    一年一度又回蜀地。临行之际,孟世端带着杨氏到杨府道别。

    说过几句临行之言,几人走出垂花门,杨念玉突然屈膝跪在地上,纳头便要拜下。

    严氏慌着去扶女儿手臂,拦住她道:“我的好女儿啊,你这一跪可别脏了衣裙。”

    杨英也劝:“念玉,你现在是王妃娘娘,爹娘受不起你的大礼啊。”

    杨念玉抽回自己的手,坚持要行大礼,俯身一拜后,才扶着严氏的手站起来,笑容苍白:“女儿此去蜀地,不知还能不能回来。当面给爹娘磕个头,你们保重身体,别惦记我。”

    她这话说得有几分悲壮,听得人心里不好受。严氏与念秋念娇听了,都偷偷垂泪。杨英安慰女儿:“王爷带你不薄,你顺顺利利地把孩子生下来,带着外孙回来看我们。”

    杨念玉心里悲戚,想起上次那件事,不知道孟世端还容不容得下自己。

    她眸光一转,想起了什么来:“爹,服侍我的那个小王,他还好吗?”

    杨英看了孟世端一眼,不知怎么回答女儿,只好笑了笑说:“他挺好的。”

    那几日的默默陪伴照顾,尤其是那个温暖的怀抱,近些天总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不知为何,虽然她从未亲眼见过小王,但是她却在心里把他当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这次回蜀,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更不知是否还能相见。

    她脱口而出:“爹,那我能再见他一面吗?”

    杨英一愣,求助的眼神看向孟世端。

    孟世端咳嗽一声,警告道:“王妃!”

    这一声“王妃”将杨念玉带回了现实。她立刻敛容低眉,换作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道:“那便不见了吧。那哑巴是个可怜人,请爹待他好一点。”

    她屈膝福了福,然后转过身对孟世端道:“王爷,我们走吧。”

    孟世端点头,拱手道别:“岳父岳母留步,我们走了。”

    “姐姐!姐姐!”念秋和念娇从父母身后钻了出来,拉着杨念玉的手。

    两个妹妹舍不得姐姐,不肯放她走。

    杨念玉蹲下身子,摸了摸妹妹柔软的头发,指尖缠绕着无限的眷恋。

    如果她没有失明,或是没有和孟世端闹僵,她应该会带着她们一起去蜀地游玩,看看外面的风景。

    念秋和念娇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出过京城呢。

    孟世端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做顺水人情道:“你若想带妹妹一同去,也……”

    “不必。”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

    她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小脸蛋,笑道:“念秋念娇,你们回去吧,姐姐回去叫人给你们带好吃好玩的来。”

    言罢又行一礼,拄着拐杖转身而去。

    她现在已经将拐杖运用的非常熟练,随便敲打几下就能探出一条路来。这般拄拐,不见老态,仍是窈窕端庄。

    小爷一路送孟世端出城,并派出了三百御林军护送蜀王回蜀。

    孟世端觉得此举过于招摇,推辞道:“御林军是专门保护皇上的,用来护送臣岂不是小才大用,若让人知道,定会说我僭越。”

    “三叔多虑了。”小爷笑道,“区区小事,何谈僭越。”

    叔侄二人依依惜别后,孟世端步上马车,坐在杨念玉身旁。车夫一挥鞭子,马车便缓缓开动。加上随行仆从和那三百御林军,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京城出发了。

    杨念玉听见声响有些不对劲,便问:“怎么这么多人。”

    孟世端答:“皇上派了三百御林军护送我们。”

    “王爷好大的面子。”

    孟世端一笑:“皇上是个好侄儿。”

    杨念玉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这时他偏过头,盯着她看似平静的脸庞,发问:“为何不把念秋和念娇也带上?”

    “我一个人寄人篱下也就罢了,难道要我妹妹也去寄人篱下吗。”她冷哼一声,在离情别绪的作用下有些敏感易怒,“孟世端,不要装了,虚情假意,恶心的很。”

    “你……你……你说话注意点。”

    杨念玉毫不示弱:“你有本事就叫御林军抓我,没本事就闭嘴。”

    她现在已经不再是那只温顺的小猫咪了,也不想再变着法地讨好他。

    她累了。她有时候觉得,孟世端还不如那个哑巴。

    孟世端被她怼了,倒觉得好笑:“你叫我闭嘴,我偏不闭嘴。我凭什么听你的。我就是想问问,那哑巴究竟是你什么人,你这么在乎他。不就是个奴才么。”

    “没错,他是奴才,还是哑巴。可是在我眼里,他比王爷强百倍千倍。”杨念玉一点儿也不肯给他面子,“若是能再选一次,我便是嫁那哑巴,也不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