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快更新同人文: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最新章节!

    在我说完那些豪言壮语之后,果然,那个蛇精病的脸色又黑了,

    只听见那个蛇精病“哼”了一声,然后叫人把我带下去。然后我也是一脸懵逼的又重新回到了牢房。我有一句p不知当不当讲。

    在我回到牢房之后,开始动用我脑细胞里所有的活跃脑细胞,想办法出去。大爷的再来几次这样的审讯,老子的神经都要衰弱了。

    不过在我等待机会出去的时候,我在听牢房里的看守人在聊八卦的时候,觉得我的春天就快到了,因为听说正道的人准备攻打破灭天宗了。真是一件开心的事。*罒▽罒*

    很快我就可以出去了。而破灭天宗的大殿里,宗主顾阡寻似乎并不开心,因为他听说最近牢里的慕寒真人似乎很开心,尤其是这位真人听说正派要来攻打破灭天宗的时候。因为顾大宗主不开心,所以整个破灭天宗的氛围都很凝重。尤其是听说宗主身边又有人因为什么事“消失”了。

    而我在牢里听说顾阡寻最近心情不太好,我就更开心了。顾阡寻听见慕寒真人心情每天都不错,呵呵,顾宗主的心情更不好了。

    我在牢里听说正派很快就要攻打破灭天宗了,但是为什么看守牢里的人只增不减呢,尤其是居然还有元婴期的大佬在地牢看守。在我看见那位元婴期大佬的时候,只剩下“p”三个字了。

    我好想摇醒那位蛇精病宗主,大爷的不派人去镇守山门,大爷的为什么要派人来牢里啊,还派元婴期的修士。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破灭天宗的弟子们发现宗主的心情最近挺不错的,当然是因为听说慕寒真人最近的心情有点不太好。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慕寒真人的运气比较好,那天攻打破灭天宗的正道里来了不少狠角色,以至于被安排在牢里的人只好出来迎战。

    那天,破灭天宗被正道攻打,牢里的人部出去迎战,我就刚好用我这几天苦练开锁的技能,开了牢门的锁,然后一路小心翼翼的出去了。在见到正派人士之后,更是安心不少。很快我就逃出了破灭天宗。~\(≧▽≦)/~开心。

    之后我听说原本正道和破灭天宗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有破灭天宗的人在顾蛇精病的耳旁不知说了什么,顾蛇精病当场吐血了。我听到这个消息时,真想开怀大笑,不过为了维持我高冷的形象,只能硬生生的憋着了。

    后来,正道看破灭天宗已经元气大伤了,也就没有赶尽杀绝,毕竟正派的做法向来如此。我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因为正派向来维持他们的好形象是不会赶尽杀绝的,肯定不出三天,民间就会传出正派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好心肠,居然放过了邪教什么什么的。

    我虽然不齿正派的做法,但是木有办法我也是正派的一员。突然间有点想修魔了。当正派真累。这是那年慕寒真人的内心想法。

    我在经历顾蛇精病的“审讯”之后,我回到逍遥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顾蛇精病的资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

    资料上说,这顾蛇精病是在一年前当上破灭天宗的宗主的,而他是在十年前去的破灭天宗。看到这里,要不是我知道谁是这个世界的天道选中之人,恐怕我都要以为这货是主角了。

    只用九年的时间就从刚入门的弟子变成一宗的宗主,这人真可怕。

    不过我听顾蛇精病的语气,我似乎和十年前的他有些渊源啊,可是p我就是想不起来,好气哦。算了吧,还是顺其自然吧,说不定到时候睡一觉醒过来之后,我就记起来了。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当我睡一觉之后,就不这么想了,因为几乎从来不做梦的我,破天荒的我做梦了,而且还梦见了顾蛇精病。还真是可怕。在梦醒之后,我立刻去了逍遥渡影办公的地方。自从忍流光叛出师门之后,渡影同志就天天呆在书房处理事务,原本我是想帮忙的,但是我根本不懂,反而越帮越忙。逍遥渡影从此明令禁止我去书房了。

    我到逍遥渡影面前,看见这货已经累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就没好意思打扰他休息,默默的离开了书房。

    但是顾阡寻的事我不解决实在是难受极了,没办法我只能用通讯蝶,找了忍流光那货,谁知道大爷的他居然跟我说,自己不清楚十年前我究竟有木有下过山,不过他倒是清楚逍遥渡影十年前的所有事,我t被硬生生的塞了口狗粮。

    没办法我只好到门派发布任务的地方去看看了,毕竟我是个一般没事不会下山的人,除非我接任务了,所以很有可能我看到任务就会想起来十年前究竟发生了啥事。我只能说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我确实找到了当年我下山做任务的事,但是我当年只是接了个下山采草药的简单任务。神踏马的会记住采草药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啊,大爷的,老子不找了。

    在我自暴自弃的时候,逍遥渡影的爹,宣布要闭关了。所以门里只有逍遥渡影和我两个顶梁柱了。鉴于逍遥渡影要处理门派事务,而我什么也不懂,我就被分配到教导弟子修习法术的任务了。总的来说我就是老师专门负责教学生的,而且还是逍遥门里唯一的老师。真是有点想哭。

    因此逍遥门内的弟子,总是能看见慕寒真人经常45°角的仰望着天空。

    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我的修为似乎好像又涨了,原本是元婴大圆满来着,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元婴,明明我没有想过会升级来着,偏偏就来了。然后在某一风和日丽的早晨,一道雷不偏不倚的砸在我的面前。然后我就开始了我繁忙的早晨。心累啊。

    本来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数道惊雷打破了逍遥门原本平静的内门。然而作为现在的主要“被害人”,我面对着眼前破烂的小屋。朝着天狠狠的竖了个中指,以示我不忿的内心。p

    好好的早晨被我的渡劫雷云给打破了,而且毁坏了公共财产。我看着逍遥渡影黑黢黢的神情,我只能摊了摊手,表示我也很无奈,并且我不是故意的。

    逍遥渡影可什么都不管,“能不能不在自家山门里渡劫,知不知道上次金丹渡劫,把门派里的炼丹房给轰没了,还有上次元婴渡劫,更好了,直接轰大殿了,这次还算好的只轰的洞府,但是,t知不知道现在门派资金紧张啊,我告诉,现在给我最好立刻消失在我眼前,不然我要好看。”

    我站在渡影面前接受着他的炮轰,等他炮轰结束了。我指了指他的后面,“师兄,好像有新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