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快更新同人文: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最新章节!

    十年后,逍遥门又来了一个新弟子。那一年,大师兄22岁,二师兄18岁。

    “新入门弟子,叶昭昭,对吧。”大师兄道,“我乃逍遥门麾下大弟子东方纤云。”

    “二弟子,印飞星。”二师兄道。

    “师叔让我们带着逛逛山下的镇子。”大师兄道。“明天起就是我四师弟了,作为四师弟,一定要记住,世上没有那么多英雄救美的意外能让碰上。”

    然而,四师弟看到的是,自家二师兄刚刚揍了个流氓。

    只听见大师兄接着说“更没有那么多行侠仗义的机会让捡到。”“至于秘籍财宝那都是只有主角才有命享的。”

    然并卵,四师弟看到的是,大师兄在前面讲,二师兄在后面收拾烂摊子。(ー_ー)!!

    “修真是条漫漫长路,在这条路上,指不定哪天转脸就挂了,所以一定要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做人,活着才是硬道理,明白了吗?”大师兄对新人的训话结束了。

    作为新人的四师弟叶昭昭,错愕着挣着嘴巴,完不知道应该讲些什么“......”表情是这样的,(皿`)可怜见的娃被自家大师兄整的不知该说些啥了。

    唯有二师兄拍了拍四师弟的肩,语重心长的对着四师弟“什么都别说了,听着就好,咱们大师兄脑子......有坑。”那一年二师兄如是说。

    脑子有坑的大师兄,重生傲娇的二师兄,痴汉大师兄的三师妹,还有喜欢脑补的四师弟都集齐了,可以召唤神龙了,哦,不是开始剧情了。

    老规矩,大师兄和二师兄带着四师弟去见副门主,然后又带着四师弟去见慕寒师叔,途中遇见了三师妹。四人一起到了慕寒师叔的院前。

    一路上,大师兄叮嘱四师弟一定不要招惹慕寒师叔。

    二师兄之后也偷偷的和小师弟说“不要招惹慕寒师叔。”

    同时三师妹也站在小师弟身旁点了点头。

    新人小师弟被吓到了,正想着在慕寒师叔面前该怎么办时。

    院前的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翩翩公子。真是应上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来人身穿一袭蓝色长袍,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原本形容女子的词语,放在这人身上也毫不违和。但是眼前这人却不会被误认为女子,眉眼间总有一股冷气。让人先注意到的是这人一身的冷气,让人不由得会忘记他的样子。

    新人小师弟正看着来人出神,他身旁的三人朝来人微微揖了揖手“慕寒师叔。”

    三人的声音总算把新人叫回了神,小师弟也揖了揖手“慕寒师叔。”

    我看着这个新来的正太,感叹时间过的真快,人都到齐了,剧情应该也快开始。哎!明明眼前的四人还都是孩子的年龄。

    算了,我还是尽可能的帮帮他们吧,谁让我是他们的师叔呢。长辈不就应该帮着后辈吗。

    我朝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扔给新人一本入门修炼的书,就朝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师叔,今日没事吧?”脑子有坑的大师兄如是问道。

    “东方纤云,又欠收拾了吧。去藏书阁抄写经书二十遍。”我一听见东方纤云这货的话,脑子就不停的突突的疼。我总是明白逍遥渡影为啥要老是揍他了,真是熊孩子。

    这十年里,不知干了多少蠢事。好像自从这货知道了印飞星的身世之后,就开始犯蠢了。真是.......

    “行了,们下去吧。”我无奈道。

    四人离开慕寒的院子之后,“师叔好好看,而且也很温柔啊。”新人小师弟如此道。

    另外三人听见这话,都依次拍拍他的肩,“小师弟,还是太年轻。”大师兄如是道。

    跟着二师兄和三师妹都点了点头,表示非常认同这货的话。

    小师弟一脸黑人问号,表示自己怎么听不懂呢。

    这时候二师兄道“明天就知道了。”

    然后一行人都回了自己的院落。

    而大师兄则是偷偷的到了后山,看见田地里的仙果,咽了咽口水:还是仙果好吃。

    另一边二师兄在感觉不到大师兄之后,就立刻到了后山,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东方纤云!!!又来后山。”这一声吼的逍遥渡影听见了,三师妹和小师弟听见了,我也听见了。不过日常戏码了。

    我在房间内沏着茶,听着这出好戏。不一会安静了,我也准备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呢,得给新人留个好印象不是。就在我准备熄灯睡觉的时候,从窗户处飞进来一只讨厌的“苍蝇”。

    “哎呀,小师弟,好久不见啊,还好吗?”轻浮的语气,除了我那讨人厌的三师兄忍流光还能有谁。

    “三师兄,我要休息了。”我面无表情的回道:t倒是赶紧麻溜的离开我的房间啊。╰_╯

    只不过脸皮向来很厚的三师兄表示自己根本听不懂,在房间里随意坐了下来,自觉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小师弟,这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我t好想打死他,大爷的,我的美容觉。

    “大师兄马上来了。”我坐在他身旁如是道。每次这货一来,逍遥渡影那个家伙都要和他打上一架,这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原先报废的都是逍遥渡影的房间,毕竟是两个元婴期的高手打架,再后来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地点变成了我的房间,导致我不停的换住处。

    在有一次我问忍流光那个混蛋的时候,他居然跟我说:哎呀,反正的住处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渡影的房间可都是书信什么的,这不是怕万一弄毁了,曾加他的工作量吗。

    我听完他的话之后,觉得心口被狠狠的插了一刀,并附送一口狗粮。真是扎心了,老铁。那们不能出去打吗?那货居然说,出去的话耽误大师兄睡觉的时间。听了这话,更扎心了。

    从那之后,只要这货来了我就再也没给过他好脸色。

    果不其然,我眼前一阵风,接着一阵怒吼“这个叛徒,来这干嘛。”

    我默默的退出了房门,顺带弄了个防护罩。然后离开了这一个是非之地。

    我走着走着,来到了内门弟子的院落。想着随便找个房间睡一觉。

    找了一遍发现没有房间了。∑(°Д°)

    我没有想到逍遥门的资金已经如此短缺了。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然后我看见了一脸青肿的东方纤云。“咳,东方纤云,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既然看见了,又作为他的师叔当然要象征性的问一哈。

    乛乛

    “没什么,弟子不小心摔了一下。”东方纤云如是道。

    但是东方纤云心里苦啊:我一点都不想和主角结怨啊,555~,我一炮灰我容易吗。/(ㄒoㄒ)/~~

    “师叔,这么晚还不休息吗?”东方纤云好奇的问道。

    “那什么,今天的月色不错,本尊出来赏月,逛着逛着就到这里了。”我总不可能说是因为另外两个师叔的原因,所以弄的“无家可归”了,我不要面子的。╭(╯^╰)╮

    东方纤云看了看今晚的天空,今晚的天空灰蒙蒙的并木有什么月亮。东方纤云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师叔,弟子先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摆了摆手。东方纤云揖了揖手,就一瘸一拐的走了。

    我目送着东方纤云离开,看了一下天空,发现天空灰蒙蒙的,这t就很尴尬了。(_)

    我看着东方纤云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又回到了我的院落,果不其然,我的屋子成了一片废墟,那两个混蛋已经不见了。好气哦,但是我还是得保持微笑。(▼ヘ▼#)

    之后,我只能逛了逍遥门整整一夜,谁让我找不到房间,不能休息,秉着我不好过,也绝对不会让别人好过的想法,所以今天晚上谁都别想睡觉了。宝宝心里不开心,╭(╯^╰)╮

    所以整整一夜逍遥门里不要太吵,偏偏山下的百姓睡的很好。因为大乘期的慕寒同志扩大了防护罩的范围。谁让人家修为高深呢。

    唯一一个有资格的人,现在也在默默的忍受着。谁让自己毁了慕寒的房间。真是不作不死。反正自己元婴,一晚上不睡也没什么事。其他人就算是对他们的锻炼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