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快更新同人文: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最新章节!

    老子倒地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这屋子里有香味。等我醒过来之后的感觉就像是以前偷喝老祖的酒第二天宿醉醒过来的感觉,头好t疼。好想打人。

    我揉了揉脑袋,睁开眼之后的想法:我遇到了家黑点,倒霉。我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周围不止我一个人,大部分都是十八七岁的少男少女。还都是水嫩嫩的。第二想法:卧槽,人肉包子,啊啊啊,老子先前还点了包子吃,肉馅的。不行不能想了,好想吐。

    想着想着我捂住嘴跑到角落里干呕起来。心里简直了。_(_`」?∠)_好想打人。

    这时候一个小姑娘跑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背“大哥哥,没事吧。”软软儒儒的问道。

    我朝她摆了摆手,“我无事,多谢姑娘关心。”我朝着她揖手,完美的体现了我的绅士风度。﹋o﹋想想还有点小嘚瑟。

    我接着朝她拱了拱手,“不知,姑娘可知这是何处?”适当的表现出惊恐的表情以及不解。我真的是机智的一逼啊。完美的让人放下戒心。

    可谁知道这小姑娘根本没有戒心,一股脑儿的说出来了。听这小姑娘的意思,她是被抓过来的,根本不知道这是哪里,只知道每天都有人来送饭但是每天都会有人被带出去,也不清楚被带到哪。

    我默默的到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我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根本不像是关着人的样子,这间屋子格外的大,里面的日常用品一应俱,而且这间屋子里除了我和那个小姑娘还有三男两女。这样的话就一共是七个人。还真是奇怪的做法。

    难道是想把我们养肥,让肉的味道更鲜美。好恶毒的用心。不想了,再想又要吐了。我默默的运行体内的灵气,不用不知道啊,卧槽〣(?Δ?)〣老子体内的灵气运行起来居然有所停滞,这不科学好吗。难道.....难道老子渡了个假雷劫,所以现在是个假的大乘期吗。

    我的心好像受到了暴击更累了好吗。想出去走走,推开门,然后门就被推开了,推开了。卧槽,客栈的老板关人关的好随便,不怕人跑路吗。

    等我看见外面,老子就知道为神马老子的灵气会停滞了,卧槽,睡了一觉而已,老子怎么就到了魔气这么重的地方。这么重的魔气,老子难不成到了魔界。要不要这么惨。我只是出来溜溜圈而已,又没想干什么,我心里真难受。难怪房间里有屏障隔绝,外面是魔气,凡人根本承受不住。

    魔界啊,那可是魔修的大本营,老子就一个人,他们一个人吐一口口水都能把我淹了,更何况在这没有灵气,是魔气,老子的实力大打折扣啊。

    就在慕寒在犯愁怎么才能从魔界悄无声息的逃出去时,东方纤云四人已经从秘境里出来了,虽然外界不过几日,他们四人倒是在秘境里带了好几年,从沙漠到水域再然后就是一大片的森林,森林过后,哎不想在想了。东方纤云他们只要一想起秘境里的事就浑身都疼,暗自都想着:自家师叔的凶残程度又上升了。这是除了小师弟以外的三人心里如是想到。

    而在新人小师弟的心里,对自家慕寒师叔的感情已经变得难以言说了。只能说自家师叔真心凶残。难怪那么厉害。

    逍遥渡影在他们从秘境里一出来时,就来到他们的眼前,看着四人一身狼狈,后退了好几步,“那个,们师叔给们准备好们要用的药,自己去拿,然后回去冲洗一下,等会来书房有事交代。”说完之后,光速般的消失在四人眼前。

    四人对视了一眼,集体后退了几步?,然后飞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倒拾自己。

    顾阡寻同志逛了许多慕寒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结果就是没有偶遇到他。气的他呀。也没人传来消息说那家伙回到逍遥门,自然应该还是在外面的。

    转着转着,就在自家门派所属的客栈里随便开了间房。很快,容栈老板到顾美人房里开始汇报这几天的事情,顺带拿出一张请谏,“这是什么?”顾美人看着那张请柬皱着眉问道。

    “宗主,这是魔界来的请柬,据说.......据说......”客栈老板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事。

    “行了,下去吧,我等会自己看。”顾美人现在心情不太好,没找到慕寒就算了,可t魔界那群二货又干了什么,没事发什么请柬。摆了摆手,示意老板可以下去了。

    老板会了意赶忙溜了,谁t在宗主心情不好的时候说烦心的事。除非是活腻歪了。QAQ更何况那请柬居然是“炉鼎大会”这种事,魔界那群脑残,不知道我家宗主最讨厌的就是“炉鼎”了,智障。

    不过顾美人也没兴趣看什么捞子的请柬,就把他扔到一边去了:QAQ妈的,那个混蛋家伙究竟在哪,上次就不应该松懈,等我抓到他,要他好看。

    这会顾美人如是想到,估计以后是个跪搓衣板的命哦。┐(-`)┌有时候哦,话不能说太满,以后会打脸的。

    魔界里,慕寒现在真t烦躁,想传个讯息回去,都t不能传。靠,该死的魔界。现在只能等了。p哦。

    我这几天在魔界除了吃吃喝喝就是吃吃喝喝,小日子过的是挺不错的,要是不在魔界就更好了。可是这周围浓郁的魔气时时刻刻都在老子面前晃,真是想不注意都难。

    逍遥门里这几天慕寒师叔不在,副门主表示:啊,那货啊,会自己回来的,不用担心。

    大师兄:啊,说慕寒师叔,他现在应该在哪吃吃喝喝呢,师叔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我希望师叔能晚点回来。

    二师兄:师叔他应该在外面玩,希望他能晚点回来。

    三师妹:师叔太可怕了,555~,晚点,晚点,在晚点回来。

    小师弟:师叔这么凶残,我不想他太快回来,555~,好痛的。

    远在魔界的慕寒一连打了五个喷嚏:啊也,我不会是水土不服,感冒了吧,不行得赶快出去,好想回去,我有点想念那些小兔崽子了,555~

    很快就到了炉鼎拍卖会了。

    这一天,这里的主人出现了,是个妖艳贱货,身上穿着轻纱遮体,除了重要部位,啥都一清二楚的。ヾ()好t劲爆。喔(⊙o⊙)哇,那个女的身材不错呦,那个男的哇塞有人鱼线好sex。啧啧啧,现在魔界都这t奔放的吗。

    很快我就发现不止我见到的那些人,连老子t都被强制换上这些衣服,老子当然不可能换了,打伤了几个人,把这里的头头给召唤出来了,我靠,又是大胸,诶,我为啥要说又。

    不管了,眼前这个大胸目测有D,脸上抹了乱七八糟的胭脂水粉的,身上的

    香味在老远就飘了过来,真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味,害得我打了好几个喷嚏,真倒霉。

    我只见那侍卫小哥在她耳边耳语,然后那香的有点臭的大胸妹,来到我的眼前,我忍受不了那刺鼻的味道,后退了好几步“姑娘且在那说,呃.......呃男女授受不亲。”想了半天总算想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理由。

    我的手机?2018/7/4?21:50:37

    我只听见那女人冷笑几声“原来是个书呆子,算了,他不想换就不换了吧,凭他的相貌,等会会有人要的,他就放在最后出场了。行了,看好他。”那女人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

    最后我就知道是啥意思了,不一会我被蒙住眼睛,然后有人推着我,不一会眼罩被摘下,强烈的光线让我一时间睁不开眼,我只能听见有好多人,笑声,哄闹声,吵的人耳膜疼“闭嘴。”我忍不住用了威压,一时间场面安静如鸡。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类似舞台的地方,下方是人,上方也有人的脑袋。看着下方淫乱不堪的场面,心里卧了几个大槽。这不会是妓院吧?由于我的疑惑太大,一不小心问出了口。

    这里的人哄笑一片,虽说慕寒不经常性的出入公共场合,但毕竟是大乘期的高手,还是有人认识的,更何况又不止魔界的人用炉鼎来修炼,一些散修或者一些家族里的人,更甚者还有门派里的斯文败类都会用炉鼎来修炼,通过采补来修炼。这里面得一些人总有人知道慕寒尊者。一时间那些人顿时觉得今天出来可能没看黄历。还是觉得先静观其变。如果慕寒真是被抓了的那么他的周身灵力肯定被封,到时候拍下他,什么大乘期高手还不是得雌伏在他人身下。嘿嘿嘿。

    这里面刚好有个魔界的大胸妹认识慕寒,此人就是“随便”的大长老缪清,因为自家老大没来,只能大长老来了没想到遇见个意外之人,连忙用通讯器告知顾阡寻。

    这厢顾美人知道慕寒的所在处,立刻飞往魔界。

    我在舞台上耳朵里四面八方的声音传来,知道的也七七八八了,炉鼎拍卖会,老子被当成炉鼎拍卖了,用神识一扫,哟呵还有不少修真界的人。p,还有人敢肖想老子。

    控制不住的冷气从身上撒发出来,离我近一点的人被冻成冰雕。呵呵,还是有点不爽,还是打人消消气,我这么久不生气都快忘了老子是个剑修的事实了。

    事实证明,大乘期的高手真的很厉害,剑修更厉害。等顾美人到的时候,从前魔界最繁华的一条街变成了废墟,然后不停的有人从废墟里钻粗来。唯一完好的就只有自家手下。心情有点难以言喻。

    难不成慕寒记起我了,所以帮了缪清他们,这厢yy的正爽的时候,那边自家手下给了个暴击。

    “宗主知不知道,辛亏我们是站在慕寒尊者这边,不然我们恐怕也会被活埋。”弟子甲说道。

    然后一群人就看见自家宗主石化了,被风一吹,没有了。

    缪清摇了摇头,带着震惊的弟子走了,至于玻璃心的宗主,让他自己静静吧,毕竟自家宗主被暴击什么的还是很让人喜闻乐见的。

    那边慕寒离开魔界只会,马不停蹄的跑回自家宗门,估计没几年是不会在想出宗门了,所以这也是一个比较玻璃心的孩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