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快更新同人文: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最新章节!

    小师弟自从和自家师叔的那次谈话之后,就三天两头往自家师叔院子里跑,搞得众人以为小师弟脑子不太好了,毕竟那院子可是逍遥门大魔王的,但是每次他都是高高兴兴去,然后高高兴兴的回。令人感到诧异。

    众人:难道师叔最近比较温柔。

    但是当慕寒一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就立刻打消了他们脑子里的想法。

    众人:一定是小师弟最近中了邪。

    中了邪的小师弟正在请教二师兄关于修炼方面的问题。

    “二师兄,我修炼又卡住了,肿么办,师叔的屋子上贴着他在闭关,肿么办。”小师弟抱着一本书站在二师兄面前。

    众人:闭关,呵呵。┐(-`)┌看破不说破。我们是好人,嗯,一定是在看话本子。

    二师兄一听见自家师叔在闭关,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感叹着小师弟的单纯(蠢)“诶,别问我,我是天灵根,修炼一直很顺利的。”

    小师弟听着这一番话:二师兄,有木有人说过的性格很糟糕。

    “不过大师兄和一样是双灵根倒是差不多.......”

    小师弟一听这话“那我去找大师兄......”

    话还没讲完,二师兄插嘴道“不过最好别找他......”

    小师弟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家大师兄,大师兄一听自家小师弟来找自己是问修炼的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修炼啊,是主角的事,像我们这种npc顺其自然就好了,不用太较真的。”

    刚说完,哦豁,大师兄“晋级”了,小师弟看着这一幕干巴巴道“恭喜大师兄心境得到顿悟.....”

    二师兄走了过来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所以才让不要来问他。”

    过了一日,小师弟决定还是去问自家师叔吧,因为从别人口中得知原来自家师叔并不是在真的闭关。(ー_ー)!!所以说究竟干嘛在房门上贴让人误会的字,啊摔。

    但是小师弟发现自家师叔的做法简直简单粗暴。师叔他说“切磋吧。”

    小师弟一听,懵逼了他问道“师叔以前没有遇到过瓶颈吗?”

    只听自家师叔说道“瓶颈,没有哎,我修炼一直很顺利,可能因为我是变异冰灵根吧。”

    小师弟:师叔有没有人说过的性格和二师兄一样糟糕。

    糟糕性格的师叔“不过,书上说,瓶颈,要么是心境原因,要么好像就没说什么了。咳,要不然问问渡影师叔去。”

    小师弟连忙摇了摇头,算了他还是自己回去琢磨吧。

    今天又是无所事事的一日。

    小师弟在门派里发现了这样的规律,三师姐因为是女修,所以一般不和我们一起修炼,不过只要一有空就可以听见“大师兄,有空我们一起双修吧。”

    然后大师兄就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四处东躲西藏。有一次藏到小师弟的房间,小师弟太好奇就问道“大师兄,三师姐那么漂亮,为什么不答应她呢?”

    只见大师兄满脸惊恐道:“当然是因为二师兄也喜欢她。”

    两人在窗户旁看着前面的二师兄在三师妹面前满脸羞红,手足无措的样子,悟了。

    在脑子有坑的大师兄眼里:男主角:印飞星,女主角:逍遥星河,炮灰,npc:东方纤云,叶昭昭,慕寒,逍遥渡影......

    叶昭昭,慕寒,逍遥渡影:呵呵。

    所以大师兄最近十分喜欢黏着自家小师弟。

    然后小师弟脑子里转了一圈:二师兄喜欢三师姐,三师姐喜欢大师兄,但是大师兄喜欢谁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大师兄他喜欢自己。

    自从得出大师兄喜欢自己的这个结论的小师弟,整个人都不好了,四处躲避着自家大师兄。

    想来想去,小师弟决定最近还是跟着自家三师姐混了,但是大师兄居然喝自己说,自己会死。

    但是小师弟表示自己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到了第二天,小师弟就被自家二师兄揍了,哦,还有自家大师兄。

    原因是二师兄听说自家小师弟在昨天和三师妹一起洗澡了。大师兄完就是在路过的时候,因为手里拿着后山的仙果,然后就被一起揍了。

    我在屋外晒着日光浴,听着远方是不是传来的惨叫声,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东方纤云,又犯怂了。

    但是此时,我根本没办法理会他们这群小兔崽子,因为我的院落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东方芜穹。

    自从那次相遇之后,这货三番两次来我这,美名其曰:想要想我讨教一二。

    我看着这眼前的绿毛,突然觉得想骂人:p,当我瞎吗,哪里是来讨教的,分明是来讨打的。

    “前辈,在下今日前来,路过贵派前院是看了出好戏,贵派的大弟子虽说有了金丹中期的修为,却是连个金丹初期的美人都打不过啊。”东方芜穹开口道。

    “师侄,是否管的有点多,听说贵派宗主的关门弟子又失踪了。”呛人谁不会,开玩笑。

    东方芜穹听了这话,嘴角明显抽了一下“胜儿如今的修为,我倒是不担心,想必他应该是迷路了。不过,在下今日确实是有事来向前辈询问。”

    “什么事?”我不耐烦的回道,一想到这货以后会干的那些事,老子恨不得现在打他一顿,居然还凑不要脸的往我跟前凑。虽然知道那些事不能怪他。但是,妈的,老子控制不住自己想打人的暴躁的内心。

    东方芜穹虽然一开始就知道慕寒尊者很讨厌自己,但是这份讨厌来的有点奇怪,“前辈,不知前些日子,逍遥门是否得到过一个盒子。”

    我一听是这个事情,冷笑一声:“玄铭宗,得到的消息很灵通啊,既然知道了,还来问我做甚。”

    “在下只是想问前辈可知那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我一听这话,刚喝进去的茶,被我喷出来,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我看起来很好骗,不过若真想知道,应该问我的师兄,我拿回来之后,就交给我师兄了,我对里面的东西并不敢兴趣。”

    “是在下逾越了,那不知前辈是否还记得数十年前的顾家。”东方芜穹一讲到顾家眉头就皱了起来。

    “顾家?有点耳熟。”我喃喃道。

    我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哦豁,我大师兄来了。

    “渡影前辈。”

    “大师兄。”

    “原来是玄铭宗的大弟子,刚才的那番问题,我觉得还是来问我比较好,我家慕寒向来对这些事不敢兴趣,不介意去书房谈吧。”逍遥渡影淡淡的说道。

    我莫名觉得大师兄有点生气的感觉啊,难道忍流光来了.......

    东方芜穹则是觉得眼前的逍遥门副门主对自己也有点不爽的情绪,难道自己惹到他了,还是我其实是和逍遥门不对盘。

    东方芜穹和逍遥渡影离开了我的院子,我又无聊的打起哈欠了。话本子看完了,没什么事干,哎,好无聊。

    这边慕寒挺无聊的。

    不过顾美人那里挺忙的,随便宗门内的教众今天过得挺忐忑,不知道自家宗主出去之后,遇见谁了,回来之后脾气大的呦,可怕。

    呶,现在把自己关在书房。

    书房里的顾阡寻脑海里回荡着千闻阁阁主的话“慕寒尊者不记得,不觉得奇怪吗?”

    是啊,奇怪,原先顾阡寻以为慕寒把自己忘了,可是他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好像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一样。完把自己当成陌生人。

    当初顾家灭门是他救自己出来的,两人失散之前,他说会来找自己的,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忘的这么彻底。

    “来人,去查当年顾家灭门的事,部,所有有关的我要知道。”

    这是众人在宗主回来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立刻风风火火的行动去了。

    而这一切,远在逍遥门的慕寒是不会知道了,慕寒只知道,不知道自家大师兄和那只绿毛说了些什么,绿毛离开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呐。﹋o﹋开心。

    逍遥门内依旧一片欢乐,吵吵闹闹,好不欢乐。

    逍遥渡影看着门内一片欢乐,四个小家伙闹腾不停,自家师弟在院子里悠闲自在。像是想到了些什么,脸色变得很难看。

    “怎么又在想当年的事。”一道声音从旁边冒出来。

    “没有。只是觉得时间过的很快。”逍遥渡影回道。

    要是慕寒在这肯定要很惊讶,卧槽,什么时候“人流”这货来这,大师兄居然给他好脸色看。没错“人流”就是忍流光。

    “别想太多,当初的事,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忍流光出声安慰道。

    逍遥渡影按了按眉心,然后转身离开了,根本不想和这货说话。

    忍流光见状也不说些什么,直接跟了上去。当然结果就是被揍了。

    天云流众人:这么厚脸皮的一定不是我们大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