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弥勒佛寺(第1/2页)
    在民间有着这样的一句俗语,大门朝南,儿孙不寒;大门朝西,吵闹哭涕。

    简单的说,大门朝西,日照很差,终日不见天日,屋内寒冷,阴气重。

    民间又有传言,刚出生的婴儿,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正因为这样,导致受到惊吓,才啼哭不止。

    坐北朝南,就是这个理。

    在现代,一些农村区域建筑的房子,还都是坐北朝南方向的。

    “怪了,庙街上的这些庙宇,建筑的房子怎么都是面朝西方的。”

    以前的时候,丁洁没来过庙街,直到这次发现庙街有些不正常,他才到这里来‘刷功德’的。

    刚下公交车,到了庙街,还未进去,就看到了庙街建筑的奇怪走向。

    大部分的庙宇,都是坐东朝西的走向。

    按理说,‘神灵’的供奉地,格局应该更讲究一些才对。

    但从本源是来讲,这个走向的建筑就有问题。

    阴气、湿气重。

    常年见不到太阳,湿气、阴气,能不重?

    不知为何,总感觉庙街上透着古怪。

    上次在303路公交车上,碰上的那两个穿着古代服装的男子,应该不是偶然。

    和这里很有关系。

    因为那两个古装男子就是在庙街上车的。

    都晚上八点多了,庙街上的香客还是络绎不绝的。

    血符、纸钱、诡异的石像、阴森的庙宇···好像根本打扰不到香客的高涨热情。

    说起来,庙街就是一条长长的街道。

    和上京的王府井大街差不多,笔直的一条大街,有七八百米长。

    一条街上,全都是庙宇和道观。

    不下三四十家,到了六月六这天就极为壮观。

    来这里的香客,无非就是算命、求卦、求签、祈愿、还愿来的。

    街面上出去庙宇和道观,最多的莫非就是摆摊算命,和售卖符咒、驱邪法器等摊位的商贩了。

    今年的六月六很是不一样,丁洁刚走进庙街,就闻到了一股子很重的血腥味。

    很臭。

    在道路的两旁,萨满了纸钱和血红色的符咒,就好像是农村丧事出凌时的场景,阴森森的。

    但香客好像根本就没发现这些纸钱和血符一样,走走停停的,进了一家庙宇,又出了一家庙宇,对于阴森的氛围,好像全然不在意。

    “施主,停下···请你稍等片刻,请老衲为你算上一命。我观你印堂发黑,头上有阵阵血红色的云彩在飘荡,近期肯定是要发生血光之灾。”

    行走没出三十米,街面上正有一名摆着算命摊,挂着一副‘算天算地,算世间难算之事’旗帜的僧人,年纪在五十左右岁,丁洁刚走到僧人的摊位面前,他就拦住了丁洁的去路,笑呵呵地,很胖,像是弥勒佛一样。

    僧人的脖子上还挂着佛珠,但佛珠有些古怪,是白色的,还有一些奇怪的纹路,远远一看,像是一块块的骨头一样。

    算命的?

    庙街上算命的多了,丁洁没有太在意,转身便要走。

    像这些算命的,基本上都是江湖骗子。

    俗称,神棍。

    根本就不用信。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寻找未知恐怖。

    “没空!”

    说完,他就离开了算命摊。

    “施主,施主···老衲没骗你,你真的有血光之灾,只要你买上一副血符咒,包你免灾除难。”

    不等和尚的话说完,丁洁就走远了。

    这里有三清道观,祖师道观,观音庙,如来佛庙······

    短短半个小时的世间,丁洁一连去了四五家庙宇和道观,都没有发现一点不正常的现象。

    除了进去以后,寺庙或者道观里的僧人和道士拼命的向你推荐上香的套餐以后,其余的真没有不正常的现象了。

    钱。

    给‘神佛’上香,真的是有钱人才能做的。

    “弥勒佛庙?进去看看再说。”

    行走至弥勒佛庙的前方,丁洁停下来脚步,庙宇的朝向是坐北朝南,里面的香客很多,庙宇的门前挂着两盏灯笼,冒着森绿色的光芒,很惹眼。

    “施主,您请进···请问您是上香,还是求签问卦?”刚走进去,便有一个小僧尼上前引路。

    “不求签,不问卦。我只想问问你们,这里今天死人了没。”丁洁平淡的回道。

    “施主,您说笑了。这里是佛门圣地,又怎么会死人。今年的庙会与往年相比,是有些乱。不过我们庙宇里,却从未死人。施主,您要是求签问卦,上香还愿的。我们佛门大开方便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