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一叶障目
    沉默的防盗门里,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文自强又把眼睛贴上了猫眼,努力地朝里面看去。

    这种老式的猫眼,按理说是能看见一部分屋里的情况,踩点的时候他看过好几次。

    ……

    还是看不到,文自强掏出了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钥匙圈上挂着的小折叠刀,试图把猫眼撬开。

    因为老式猫眼安装方式的问题,本来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没几下就被文自强撬开了一边。

    不过,老房子陈年堆积的灰尘卡住了猫眼的边缘,文自强往外拔了两下,松动了但是拔不出来,便顺着撬开的半边缝隙朝里面看去。

    客厅里没开灯也看不见人,窗子那边挺亮……

    “啊!”

    眼睛上传来的一阵尖锐的疼痛让文自强条件反射地从门边跳开,右手里还没有松开的小刀被他下意识的缩手动作攥住了,刀尖扎进了掌心里。

    咝——

    文自强甩开小刀用手捂住了眼睛!

    钱丽丽这贱人竟然拿东西扎他!

    不识抬举!给我等着!

    他在心里暗暗立誓,这事儿没完!

    ……

    “这下是真走了吧?”

    过了许久,赵真从被撬坏了的猫眼缝隙里向外看去。

    外面静悄悄的。

    “刚才听见他在外面叫的,不知道是不是撬东西的时候把自己给割了。”

    赵真踢了踢文自强刚才掉在地上的小刀和钥匙。

    钱丽丽推开了楼梯口电箱里的电闸,又走回客厅门口按下了开关,灯光瞬间亮了起来。

    今天是走了,但是……

    她看着那把小刀上沾着的一点血,心头的忧虑更甚。

    虽然是他自作自受,可是几乎是一定会算在自己头上的。

    “咪呜……”楼梯口传来一声细小的猫叫,钱丽丽下意识抬头去看。

    一只黄白色的胖猫,身后还有两只绿莹莹的大眼睛——原来是只纯黑的猫。

    “猫咪?你们到这里干什么呀?”

    虽然刚经过一番惊吓,但胖橘可爱的样子还是立刻就吸引了两个女孩子。

    赵真蹲下来招手让两只猫过去。

    胖橘顿了一顿,把头顶放在赵真手里蹭了蹭。

    大黑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似乎也是想来撒娇,却在半途身形一转,扑向了门边角落里掉落的一片不起眼的树叶。

    “丽丽你看,这么肥的猫还玩树叶子呢!”赵真一边撸着胖橘,一边示意钱丽丽去看大黑。

    大黑把树叶叼在嘴里,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胖橘停下了扭动,抬起头来看着大黑,后者抬起前爪在它头上轻轻拍了一下,随即轻快地扭身消失在了楼道里。

    黑哥这是?

    不过,胖橘向来不习惯自己思考,既然黑哥现在叫自己走,那一定有黑哥的道理。

    钱丽丽看着那只刚才还在赵真手底下呼噜呼噜的黄猫,刺溜一下跟着黑猫跑了。

    就像它俩刚才从楼道里出现一样突然。

    “我们把猫眼修一下吧……”钱丽丽说。

    ……

    “你这眼睛没什么问题。”夜间的外科急诊室里,穿白大褂的秃顶医生把手电筒一关,开始在病例上写字。

    “没有外伤啊,可能是用眼过度。”医生转过头来又看了一眼文自强“年轻人,少玩点手机游戏。”

    “可……”现在还是很疼,像有一根针扎在眼睛里一样。

    自己那个情况,当然不能跟医生实话实说,可那时候明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到眼睛里了。

    怎么可能没有外伤?

    文自强不由得再次向医生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我感觉那根插进去的针什么的,还在我眼睛里呢!”

    这次医生倒是慎重了起来。

    他把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严肃地盯着文自强看了片刻,又重新拿出手电筒,往他眼睛里照了照。

    确认没有任何外伤和尖锐物体残留,这眼睛除了因为应激流泪而产生的一些红血丝之外,没有任何红肿的异常。

    这样的话,病人还说能感觉到一根针在眼睛里,看来不是物理性的疼痛。

    “这样吧,医院急诊没有精神科,明天早上七点半你到门诊大厅挂一个精神科的号……”

    “你t什么意思?!”文自强从待诊的凳子上嚯得一声站了起来。

    “小伙子,不要讳疾忌医嘛,有病要及时就诊,出现幻觉并不代表就得了精神病,退一万步说,真得了精神病也是可以治好的嘛!”

    “我这里没办法给你确诊,你只能白天去眼科和精神科看一下,排除一下是心因性疼痛。”

    真可怜,工作压力太大了吧,幻觉这么严重的。

    文自强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前不久一次钱丽丽赶他走的时候骂到的“你有病啊!”似乎又在他耳边响起来了。

    “啪”文自强把医生递给他的病例重重拍在桌子上“你丫——”

    医生把身子往后仰了一些,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文自强这才发现这位坐着看起来貌不惊人的秃头大叔站起来比自己高一个头。

    医院急诊室里暖气开的很足,医生有意无意地把白大褂的袖子往上理了理。

    文自强捡起了刚才被自己摔在桌子上的病历,恨恨地撂下一句“给我等着!”便头也不回地出了诊室门。

    医生摇摇头坐了下来,继续喊号。

    “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地和sb说话,健身是为了让sb心平气和地听你说话”——这话还真是说对了。

    作为常年在急诊室值夜班的医生,不医武双修哪行?!

    ……

    “黑哥,你捉这个叶子干什么?”

    一黑一黄两只猫已经游荡到张越所在的康美园小区,离它们日常觅食的田园小区还有一墙之隔,黑猫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它放下了嘴里的树叶,随即用一只胖胖的猫爪牢牢按住。

    “抓住你了!”黑猫喵道“说吧,你是谁,来干什么的?!”

    一阵风吹了过来,树叶的边缘抖了两下,没发出任何声音。

    “不说话就撕了你哦!”黑猫用另一只爪子威胁性地拍了拍叶子。

    ……

    又过了很久,叶子沉默的仿佛一片普通落叶。

    要不是黑猫亲眼看见它从防盗门上哧溜了下来,还真要被它骗过去呢!

    胖橘用爪子挠了挠地,有些犹豫地开口喵道“可是黑哥,它没有嘴唉,怎么说话呢?”

    ???

    真是灵魂拷问!

    “那我们去道士家门口守着看看吧!”黑猫又叼起了树叶。

    事到如今黑猫已经完忘了自己一开始提醒胖橘不要惹事的话了——这倒不是因为它改变了主意。

    实在是天性决定了行为,猫本来就对这种会动的小东西欲罢不能,何况这玩意儿看起来又神神秘秘的。

    传说中猫有九条命,可为什么还是会被好奇害死?

    当然是因为猫但凡碰到一些古怪反常的事,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探究。

    即使变成了猫妖,天性中这种对诡异事件的好奇,依旧不会因为知道了这世界的危险而减退半分。

    反正那个胖道士一点都不危险——胖橘扭着屁股跟在大黑的身后边走边想——还喂过我东西吃呢!

    两只猫窝在杨轻家上一层楼梯转弯地方的杂物堆里,四只猫眼正对着杨轻家门口,杨轻一下夜班回家,它俩就能看见。

    然后……

    意料之中的,两只猫头靠着头,香甜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