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一叶障目(第1/2页)
    沉默的防盗门里,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文自强又把眼睛贴上了猫眼,努力地朝里面看去。

    这种老式的猫眼,按理说是能看见一部分屋里的情况,踩点的时候他看过好几次。

    ……

    还是看不到,文自强掏出了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钥匙圈上挂着的小折叠刀,试图把猫眼撬开。

    因为老式猫眼安装方式的问题,本来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没几下就被文自强撬开了一边。

    不过,老房子陈年堆积的灰尘卡住了猫眼的边缘,文自强往外拔了两下,松动了但是拔不出来,便顺着撬开的半边缝隙朝里面看去。

    客厅里没开灯也看不见人,窗子那边挺亮……

    “啊!”

    眼睛上传来的一阵尖锐的疼痛让文自强条件反射地从门边跳开,右手里还没有松开的小刀被他下意识的缩手动作攥住了,刀尖扎进了掌心里。

    咝——

    文自强甩开小刀用手捂住了眼睛!

    钱丽丽这贱人竟然拿东西扎他!

    不识抬举!给我等着!

    他在心里暗暗立誓,这事儿没完!

    ……

    “这下是真走了吧?”

    过了许久,赵真从被撬坏了的猫眼缝隙里向外看去。

    外面静悄悄的。

    “刚才听见他在外面叫的,不知道是不是撬东西的时候把自己给割了。”

    赵真踢了踢文自强刚才掉在地上的小刀和钥匙。

    钱丽丽推开了楼梯口电箱里的电闸,又走回客厅门口按下了开关,灯光瞬间亮了起来。

    今天是走了,但是……

    她看着那把小刀上沾着的一点血,心头的忧虑更甚。

    虽然是他自作自受,可是几乎是一定会算在自己头上的。

    “咪呜……”楼梯口传来一声细小的猫叫,钱丽丽下意识抬头去看。

    一只黄白色的胖猫,身后还有两只绿莹莹的大眼睛——原来是只纯黑的猫。

    “猫咪?你们到这里干什么呀?”

    虽然刚经过一番惊吓,但胖橘可爱的样子还是立刻就吸引了两个女孩子。

    赵真蹲下来招手让两只猫过去。

    胖橘顿了一顿,把头顶放在赵真手里蹭了蹭。

    大黑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似乎也是想来撒娇,却在半途身形一转,扑向了门边角落里掉落的一片不起眼的树叶。

    “丽丽你看,这么肥的猫还玩树叶子呢!”赵真一边撸着胖橘,一边示意钱丽丽去看大黑。

    大黑把树叶叼在嘴里,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胖橘停下了扭动,抬起头来看着大黑,后者抬起前爪在它头上轻轻拍了一下,随即轻快地扭身消失在了楼道里。

    黑哥这是?

    不过,胖橘向来不习惯自己思考,既然黑哥现在叫自己走,那一定有黑哥的道理。

    钱丽丽看着那只刚才还在赵真手底下呼噜呼噜的黄猫,刺溜一下跟着黑猫跑了。

    就像它俩刚才从楼道里出现一样突然。

    “我们把猫眼修一下吧……”钱丽丽说。

    ……

    “你这眼睛没什么问题。”夜间的外科急诊室里,穿白大褂的秃顶医生把手电筒一关,开始在病例上写字。

    “没有外伤啊,可能是用眼过度。”医生转过头来又看了一眼文自强“年轻人,少玩点手机游戏。”

    “可……”现在还是很疼,像有一根针扎在眼睛里一样。

    自己那个情况,当然不能跟医生实话实说,可那时候明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到眼睛里了。

    怎么可能没有外伤?

    文自强不由得再次向医生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我感觉那根插进去的针什么的,还在我眼睛里呢!”

    这次医生倒是慎重了起来。

    他把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严肃地盯着文自强看了片刻,又重新拿出手电筒,往他眼睛里照了照。

    确认没有任何外伤和尖锐物体残留,这眼睛除了因为应激流泪而产生的一些红血丝之外,没有任何红肿的异常。

    这样的话,病人还说能感觉到一根针在眼睛里,看来不是物理性的疼痛。

    “这样吧,医院急诊没有精神科,明天早上七点半你到门诊大厅挂一个精神科的号……”

    “你t什么意思?!”文自强从待诊的凳子上嚯得一声站了起来。

    “小伙子,不要讳疾忌医嘛,有病要及时就诊,出现幻觉并不代表就得了精神病,退一万步说,真得了精神病也是可以治好的嘛!”

    “我这里没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