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加入
    陈百川现在很愤怒,因为他在快渴死的情况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中,那虔诚求神拜佛起了作用。

    终于才在这种生命禁区一样的大戈壁上,找到了一个救命的小西瓜。

    小西瓜无愧于小这个前缀的形容词,整个大小也就只有一斤来重的样子。

    可是这也代表着他陈百川,所有生存下去的希望了;他甚至都计划好了,要连着西瓜皮都一点不剩的部吃下去,

    这样才能将这个救命西瓜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的程度。

    然后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陈百川发现了一辆传说中的边三轮,一路蹦跶着向自己开动了过来。

    在边三轮的车斗里,还有着一挺让他记忆犹新的捷克式轻机枪,露出了大半截的枪管。

    要不是在那个斗笠的下面,让陈百川看到的是一张年轻稚嫩的小白脸。

    他几乎都会以为,在他记忆的深处,那个让他记忆犹新的军大衣张地仙,也进入了这个要命的鬼地方。

    边三轮在离着他大约三百米远的地方,径直的停了下来。

    不过就算这样,担心对方打自己手上小西瓜主意的陈百川,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侧着身子将其吃到肚子里再说。

    本来就是个比蛋蛋大不了多少的玩意,要是再分掉一部分出去,那还能剩下多少?

    只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对方那货却是做出了令人发指的事情:搂起了捷克式的轻机枪,上来就是一梭子的子弹。

    子弹精准的让人害怕,陈百川手上的西瓜,瞬间就被打爆成稀烂的状态。

    在这一刻,被打爆的不仅仅是这个小西瓜,还有可怜的陈百川,那颗脆弱而又敏感的内心……

    要不是对方的火力太猛,要不是对方的枪法准的吓人,要不是自己体力消耗的厉害~

    总之,要不是陈百川心中实在没底,他现在就会抽出祖传的封魔刀,上前干死那讨厌的小子。

    然而打又打不过,唯一救命的小西瓜都被打爆了。

    一时间,想到了自从上次遇到了那个张地仙的货色之后,自己那坎坷多磨的命运,陈百川心中酸楚的厉害,眼见着就要留出了眼泪。

    话说上次在宝庆市搞事情,他们一众人等被神网局一锅端了之后。

    差点就因为神网在特殊时期,打算杀鸡给猴子看的做法下,被从严从重的判上一个无期徒刑,从而迎接将牢底坐穿的命运。

    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家里的老爷子出面了。

    老爷子拖着一把年纪的身体,答应以承担秦省神网学院刀法指导老师的差事,换取到了自己的宽大处理,关押、教育了一个月后就被释放了出来。

    对于这个结果,陈百川感到了异常的羞愧。

    他终于想通了,就是因为自己的学艺不精,最重要的是自己胆子小、不够莽,才会干脆的败在了张地仙的手下。

    最终,才会是引发之后一系列的悲剧。

    于是在接下来日子里,性格大变的陈百川,进入了疯狂修炼的模式。

    特别是在练胆方面,他早上起床后先连坐五次的过山车,还有海盗船这些作为开胃,接着还要来上好几次更刺激的蹦极和跳楼机。

    中午的时间里,更是直接在鬼屋里睡午觉。

    连续几个月的特殊训练后,陈百川自觉神功大成,至少他坐过山车的时候,神色淡定的吃碗凉皮做早餐,那是一点问题没有。

    要是再面对着张地仙那么不讲套路的刀法,他肯定自己再也不会怂了。

    对了!就是这样,谁怂的话、谁就是孙子。

    可惜的是,不等神功大成的陈百川去趟宝庆市,将张地仙那个大仇人打成狗,他就得知了安南出现神奇遗迹的消息。

    在天材地宝的诱惑面前,陈百川觉得可以暂时允许张地仙多蹦跶几天。

    就这样,在张伟等人进入遗迹之前,陈百川已经是在遗迹中转悠了三天的时间了。

    只是这三天的时间里,对他而言绝对是噩梦一样的记忆;这鬼地方得不到任何的补给,白天能热死人,晚上更能冻死人。

    期间,除了疯子一样的人型怪物之外,还有猛不丁的从地面钻出来,类似于大蜥蜴一样的怪物发动攻击。

    感谢前段时间的刻苦修炼,不然陈百川早就挂了。

    不过当救命的小西瓜,在手上被无情的打爆之后,可怜的陈百川知道,自己离挂掉也没有多远了……

    ******

    看着一脸莫名悲愤的看着自己,犹如被抢了鸡蛋一样的农妇般,异常幽怨表情的小胖子时,张伟很有点哭笑不得。

    他遥指着地面上稀烂的瓜瓤,嘴里大声的解释了起来:

    “不要瞎想啊!我刚才是救了你小子一命,那玩意叫做药葫芦,它只是跟西瓜长的很像而已,可不真的是什么小西瓜,那玩意吃下去会死人的。”

    “不信的话你看那些瓜瓤,是不是部都是白色的,另外感觉一下你的双手,有没有发现搂了西瓜之后,现在很有一点发痒。”

    张伟不解释还好,这么的解释了一番,光头小胖子看了看地上的瓜瓤,然后体会了一下身上的麻痒感觉之后。

    却是‘哇’的一下子,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张伟见状连忙宽慰了起来:“不就是没得吃喝么?多大的事情,我这里都有。”

    问题是光头小胖子的回答,却是很有一点的出乎了张伟的意料;只见对方哭丧着一张脸,嘴里是凄厉的嚎叫了起来:

    “不是!刚才我上了一个大号,因为手头没有带纸,所以就顺手扯了一点的瓜叶子用了,现在那里又痒又痛,大哥救命啊!”

    张伟:“……”

    已经清凉下来的晚风中,多了一个乘客的边三轮继续向前行驶。

    从陈百川的嘴里,张伟得知了附近的情况都是一样的茫茫戈壁,所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合适宿营地的说法,干脆能开到哪就是哪里吧。

    坐在了车斗里的陈百川,一边吃喝油汪汪的牛肉罐头,时不时的来上一口葡萄糖注射液,感觉就像是从地狱来到了天堂一样。

    另外,那把捷克式的轻机枪,也被这货架在了车斗前。

    这样一来,虽然看上去就像是抗日神剧中的胖翻译一样,形象不是那么的美好;但是手中沉甸甸的家伙,可是带给了他难言的安感。

    当然,要不是重要部位的不适,让他时不时的都要扭动几下之外,那感觉就是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