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半夜的枪声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张伟不得不停下了边三轮。

    倒不是边三轮的油箱里没油了,事实上在开了大半天的时间之后,摩托车偌大的油箱里,还剩余着三分之一的汽油。

    张伟之所以不得不停下,是因为此时的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

    在这种温度下,迎着呼呼的寒风继续开车,对于只穿着一套单衣的张伟来说,实在是一个相当糟糕的体验。

    车辆刚刚停下,车斗中的陈百川就飞快的跳下了车子。

    他抽出了身后的祖传宝刀,然后将其当成了挖掘工具,在地面上迅速的挖掘了起来。

    用这货对张伟的解释来说,现在达到零下的温度,对于整个晚上的酷寒天气来说,不过是刚刚开始的开胃菜而已。

    等到了十点半钟之后,大戈壁上就会刮起更要命的寒风。

    寒风的威力瞬间就会让周围的气温,向着零下的十几、二十度狂降;要是被寒风吹到的话,不要说基本都是穿着单衣进来的两人。

    估计就是裹着一床棉被,身体上的那点温度也能很快就被吹走。

    面对这种情况,也只有迅速的在地面上挖出一个足够深的地窝子,避免掉寒风的直接吹在身上,才有可能熬了过来。

    当然,挖好了地窝子之后,也不代表着就能安枕无忧了。

    要知道陈百川在进入这里第一天,就遇上了其他三个华国的江湖散人,他们四人组成了一个临时小队。

    然后就在第二天的晚上,被两个鬓角有古怪花纹的家伙,偷偷的摸了过来。

    短暂的战斗之后,两个偷袭者直接被杀死,但是临时小队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两人直接战死,一个重伤员在天亮之前就咽气了。

    以上这些,完可以说是可怜的陈百川,用血泪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在他无私的向着张伟传授着经验的同时,手里也是半点没有放下;不得不说,实力达到了二品中阶的陈百川,干活的效率还是可以的。

    不过是十来分钟的功夫,他就在地面挖出了一个起码两米多深的大坑。

    要是加上被他小心堆在坑边的砂砾,完能挡住那要命的寒风;接着,这货献宝一样的解下了身后,一直小心携带的包裹。

    包裹里面的东西,可是他从三位临时队友身上,扒拉下来的衣服和裤子。

    虽然说扒拉死人的衣物是有点晦气,可是真到了半夜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身上能多穿上一件单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话说他陈百川可是敞亮人,对于张伟同他分享的食物和葡萄糖注射液,他心中可是相当的承情。

    现在,也到了他陈百川显示自己对团队贡献了时候了……

    二十来分钟后,裹着厚厚一件军大衣的陈百川,看着身前的火堆中,正在汽油中燃烧着,那一堆他曾经视若珍宝死人衣服。

    精神很有一些恍惚的胖脸上,充满了对于人性,对于生命的众多深刻思考。

    特么!人比人、气死人,为毛在这种鬼地方,自己一直都是苦苦的在死亡的边缘上艰难挣扎。

    而眼前这个叫做张伟的小子,却是都能活的这么滋润,整的跟郊游一样的别有情趣。

    首先,他宝贝一样的那堆衣服,张伟更本就没有看上眼;自己在坑里猫着的时候,这货返回了一趟边三轮。

    接着提来了一桶不知道从车上的哪个角落中,藏好的一大桶汽油。

    更气人的是,这货告诉自己车上还有一大桶的汽油,总之不用担心半路没有的问题。

    在一个空的罐头盒子里倒上汽油之后,温暖的火焰一燃烧了起来,立刻就让这个寒冷的夜里,多了一份最动人的色彩。

    因为地窝子够深,只要稍微离得远一点,也没有人能发现这里的火光。

    而对于张伟的骚操作来说,生火都只是一系列动作的开始而已。

    随后这货打开了那个身后的大背包,顿时里面丰富的物资,直接然可怜的陈百川,如同进城的山炮一样,直接看傻了眼。

    屎黄色的军大衣,居然还有着两件之多。

    裹上了厚实、簇新的大衣之后,陈百川差点没舒服的叫了出来;对于还沾染着斑驳血迹的死人衣服,他自己都开始嫌弃了起来。

    就算这种屎黄色的军大衣,完就是他大仇人张地仙同款的那种,他在穿上了时候心中也没有半点排斥。

    那啥!错的的张地仙那货,军大衣是无罪的。

    在张伟一脸嫌弃中,这些衣服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然后,就到了无比让人期待的晚餐时间,被打开盖子的牛肉罐头,直接被放在火堆旁炙烤了起来。

    很快在罐头里的油脂融化了之后,那种美妙的香味就让人迷醉不已。

    要是仅仅只有这些的话,那么对于早就知道这货应该带着不少食物的陈百川,不至于如此的失态。

    让他无法想象的是,对方居然找出了一小瓶子的清酒。

    瓶子没有多大,所以其中清酒的份量最多也只有二两,另外清酒这寡淡的酒水,也不是那么符合陈百川的口味。

    但是不管怎样,这都是粮**华的酒水。

    在这么哈气成冰的晚上,要是来上了那么一小口,还不是能爽上天么?

    在这一刻,陈百川觉得自己不是置身于脏兮兮的地窝子里,而是身处于顶级米其林餐厅中一样。

    就连耳边外呼啸而过的风声,也变成了悠扬的小夜曲……

    *******

    半夜十二点半钟的时候,张伟轻手轻脚的跃出了地窝子。

    一到地面之后,他立刻就感受到了刀割一样寒风刮在脸上,是如何销魂的一种体验。

    但是没办法,为了能够填饱肚皮,以及接下来的处理干净脸上的胡子和大黑脸,他不得不如此的操作一番。

    哪怕在这个时候,需要两点之后才替换着守夜的陈百川,已经将呼噜打的山响。

    可是张伟依然不敢冒险,因为万一秘密暴露的话,张伟还真有点不知道如何的处理对方,杀人灭口这事情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也不是毫无心理压力就能做出来的。

    躲在了边三轮后面,张伟开始吃喝着,已经是冻成了冰坨子一样的牛肉罐头。

    没办法!因为有着陈百川的存在,刚才装样子时仅仅吃下了两个罐头的张伟,根本连开胃都算不上。

    连续的干掉了两箱子的罐头后,张伟这才是满意的哼哼了起来。

    至于空罐头盒,被他熟练的捏扁了之后,轻轻的随风一弹,就飘向了不知道多远之外,那些拆散的木箱子,同样的是如此。

    等到午夜的一点时,张伟拿着锋利的刺刀,手脚麻利的挂掉了胡子。

    都不用镜子照着,光是凭借着手感,张伟就能轻松的做到这点。

    因为长期的练习,在刮胡子方面,他已经又能极高的专业水准;就连他脸上的大黑脸,也是就着两瓶葡萄糖注射液,强行的搓洗了干净。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张伟就打算躲回了地窝子里。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东南方向传来的一阵密集枪声,立刻就吸引了张伟所有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