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一百零二章.神谷千寻是个大机灵鬼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麻宫瞳身上的诅咒应该会在春假结束后爆发。

    虽说北川寺的死气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她身体中的诅咒,但以北川寺个人而言是已经不想继续拖下去了。

    他本来打算让麻宫瞳与他一起出发,但对方家中管教似乎十分严格,不管麻宫瞳怎么找借口,还是咬死了只有到春假才让麻宫瞳出门外宿。

    偏偏麻宫瞳把诅咒的事情说出去麻宫真与麻宫幸还不相信。

    这也让这几天麻宫瞳每天上下学都脸带惴惴。

    “春假还有五天”北川寺扫视了一眼日历上面的日子,眉毛轻挑。

    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中,除了金吉高中那边的中村建没有丝毫消息外,其他学校的三个人都被京北高中的学生找到,并且与北川寺见过面了。

    但从他们的语气以及举止表情来看,似乎都没有说谎的意思。

    北川寺也用死气探查过,这三人身上也没有被怨灵控制过的痕迹。

    既然如此,那么关键点就在金吉高中的中村建那边了。

    北川寺也打电话询问过,金吉高中那边的不良学员报告说是中村建这些天一直请假,根本就没来上学。

    “请假么”北川寺摩擦着下巴。

    反正三木人偶废弃工厂那边暂时也不着急,北川寺也只让金吉那边的学员盯紧了。

    “现在最关键的果然还是神驻村那边的事情。”

    北川寺沉默一会儿,心中做了决定。

    既然麻宫瞳那边实在找不到机会出发,那让北川寺一个人先去调查也没有关系。

    反正明天和后天是双休日,他一个人去趟茨城完没有问题。

    他这边正想着关于神驻村的事情,自己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人正好是他刚才还一直念叨的麻宫瞳。

    这个时候来电话,难不成是麻宫真与麻宫幸同意麻宫瞳外宿的请求了?

    北川寺毫不犹豫地接听了电话。

    “北、北川同学!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电话那边的麻宫瞳说话还是磕磕巴巴的,但她的声音却非常清楚:

    “刚才羽田法师告诉我,若是你打算去茨城县岛路市的话,他可以在这个周六周日带你一程,他好像要去那边为人驱邪。”

    羽田法师?

    北川寺心头下意识地就闪过羽田法师那穿着黑色袈裟,灰色僧袍的平头僧人形象了。

    “如果方便的话,请务必让羽田法师带我一程,顺带一问,麻宫同学你还是没有取得父母的同意,对吧?”

    “唔嗯。”麻宫瞳那边支支吾吾了很久,最后才肯定了北川寺的想法。

    “那我这个周六周日就先行一步去调查了,但是放了春假后,我希望麻宫同学也能尽快来到岛路市,这次事件大概率与你有关,你本人不在场的话,对神驻村的调查说不定也有阻碍。”

    “我、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尽快的!”麻宫瞳答应了。

    北川寺倒也不是没想过将麻宫瞳直接带走,然后在茨城县来个先斩后奏的,但考虑到麻宫家似乎有权有势,要找到麻宫瞳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与麻宫瞳又聊了两句,约定好明天去见羽田法师的时间后就挂断了电话。

    “呼。”北川寺吐出了一口气,双眸闪烁。

    明天就出发去茨城县。

    他侧头看向后面正紧紧抱着沙发靠枕,盯着小动物节目的北川绘里,没有过多犹豫,还是给神谷未来打了个电话。

    另一边,神谷家。

    神谷未来看着自己父亲母亲的书房,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叹。

    虽说自家父母平时很搞怪,可在书房的打点上却完不含糊。

    书房中除了一方书桌,电脑以及两张椅子外,就只有贴着墙壁整齐摆放着的书柜了。

    书房里面没有其他多余的装饰物,将研究与工作功能放大到了极致。

    人文历史与人文历史归类,自然自然历史与自然历史归类,期间还有许多看上去古朴无比的书册典籍。

    明治、大正、昭和、平成一些小村落的民俗习惯,显得有些千奇百怪,诡怪离奇的文献资料都摆放在这里面。

    神谷未来从小也算在这片书房里面嬉戏玩耍过,所以对于自家父母将什么资料摆放在哪里都了然于心。

    况且前三天都已经过来查找过资料了,这一次也算驾轻就熟。

    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一个书柜前,刚打算伸手去拿自己前两天拿过的资料——

    然后资料就被突然伸出来的一只手取走了。

    神谷未来错愕地眨了眨眼睛,她忍不住回头看去。

    原来不知道何时,自家的母亲神谷千寻已经站在自己背后,满面笑意地看着自己。

    但被抓了个现行的神谷未来非但不怕,反而伸出手去抢神谷千寻手中的资料,理直气壮地反问:“老妈?你干嘛?!”

    神谷千寻后退一步,面上带着和蔼的笑容:“我只是好奇,未来你不是很早前就对民俗学不感兴趣了么?怎么这几天都在往我和治的书房里跑。”

    “突然间就感兴趣了,不行吗?”神谷未来眼珠一转,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倒也不是不行。”神谷千寻有些好笑。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女儿的习惯,特别是撒谎的时候,她那黑色的大眼睛总会轻快地转一圈。

    “不过就算感兴趣,你也不用一直查找东京周边郊区的事情吧。”神谷千寻抱着资料,扫视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而且这几天你看的大部分都是尾高山区那边的内容。”

    你怎么知道?!

    神谷未来面色一滞,似乎想问出这句话。

    “别忘了这是谁的书房,未来,你在我们的书房里面动过那些东西,我和治都一清二楚。”

    若是说神谷未来是一个小机灵鬼,那她妈妈神谷千寻就是个大机灵鬼。

    她小时候与神谷未来也是一个性子,对很多事物都感到好奇,直到后面找了个面瘫学者老公当丈夫,精灵古怪的性格才被抹去不少。

    但说到底她本质上的东西还是没有消失。

    自家女儿最近如此有趣的行为模式,怎么让她不好奇呢?

    “我很好奇。”神谷千寻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儿。

    “”神谷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