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一百五九章.千叶萤、千叶仓(4000字)
    神谷未来最后留下来做饭了。

    好像这个小女生从一开始就抱着这个念头过来的。

    但她要做,北川寺也乐得在她旁边打下手落个清闲。

    “说起来绘里酱还没回家吗?”正煎着鲱鱼的神谷未来斜了一眼的北川寺问道。

    鲱鱼表皮焦黄,在橄榄油的清炸下发出诱人的响声。

    北川寺头也不抬地回答道:“说是要参加画展。”

    一边说,他一边将切好的嫩豆腐方块儿放进小碗里,清洁了一下砧板与菜刀后又开始为小香菇改刀。

    这一幕就好似新婚夫妻一般和谐,可神谷未来却不怎么在意。

    毕竟她本来就不是脸薄的女生,有这种与北川寺一起做菜的机会,她其实心里面也挺高兴的。

    “最近绘里妹妹似乎很努力的样子,一天到晚都在画展里面泡着。只不过今天绘里妹妹回家好像有点慢。”

    北川寺手下一顿,斜看神谷未来一眼:“这话怎么说?”

    “唔往常这个时间点绘里妹妹都差不多回来了,现在还没回来确实有些不太正常呀。”

    神谷未来受北川寺之托,每天都会过来看看北川绘里的情况。

    按道理来说,北川绘里每天应该都会在差不多五六点钟回家的,现在都已经快七点了还没回家确实有些奇怪了。

    一听见这句话,北川寺将刀放下,拨打了北川绘里的电话。

    嘟——嘟——嘟——噗呲。

    电话没被接起来就直接挂断了。

    北川寺神色微动,将围裙从身上解下来挂在一边贴着墙壁的挂钩上,回头问道:

    “神谷你应该知道绘里在什么地方参加画展吧?”

    “知道,好像是在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吧。有一位新秀画家在那里举办了画展,据说是展示生与死主题的画作那位画家的名字叫做千叶萤。”

    “我去一趟,家里就拜托你了,神谷。”北川寺边说边穿起外套。

    呃——

    家里交给我了?

    这句话让神谷未来一下子就心情高涨起来了,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嗯!我做饭等着寺君回家。”

    北川寺应了一声,带上钱包离开了。

    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位于江东区木场公园不远处,是一处非常有名的美术馆。

    北川寺上了电车,过了好一会儿到了江东区,随即就按照地图引导,一路向着东京都现代美术馆走去。

    夜幕已经落下,路灯闪烁几下也噔的一声亮了。

    或许是正式进入二月份的缘故,冬季的寒冷已经隐约散去,夜风也润爽起来。

    北川寺走在大街上,时不时地还看得见从现代美术馆出来的外国旅客。

    绘里就在那里面

    北川寺精神一振,快步向现代美术馆内走去。

    路过大门口的时候,北川寺看见了简洁而莫名透着凄丽的色彩宣传版画。

    那是由朱红、国美兰、群青、深黑色所构成的凄丽画面。

    天穹处破开大洞,有天使从天穹坠落而下。

    在黑红交错的地上平白伸出无数伸出青白鬼手,似乎是想将半空中的天使撕碎一般。

    而在最下面则是一行宣传艺术字。

    ‘生与死为主题的新秀画家!千叶萤将于本日举行为期三天的画展!’

    北川寺看着这幅画,心里面只是觉得挺好看的,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他将摆在旁边的建筑流程图记在心里,刚准备按照流程图进入画展中的时候——

    “北川同学?”

    身后突然响起讶异的叫声。

    北川寺侧头望去。

    只见一脸诧异的少女正提着学生皮包往他这边靠过来。

    “月岛学姐。”北川寺打了一声招呼。

    这个满面诧异的少女正是许久不见的月岛梨纱。

    “嗯,好久不见,北川同学。”月岛梨纱先是应了一声,接着又有些好奇地问道:

    “说起来,北川同学这段时间去干什么了?怎么这么久都不见你?”

    北川寺将近有一周的时间没有在学校现身了,要不是他学分勉强够的话,早就被学校做留级处理了。

    “老家有些事情要处理,现在都已经处理妥当了,春假结束之后就会去上课的。”北川寺轻描淡写地将这个话题带过。

    “是吗?”月岛梨纱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北川寺,继续道:“北川同学这次过来是想参观萤千叶大师的画展吗?”

    北川寺敏感地察觉到她生硬的转口。

    只是他也不在意,摇头后回答道:“我妹妹很久没回家,打电话也没接,不放心想过来看看情况。”

    “是这么一回事啊不过北川同学也别在意,展内接电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我估计是绘里妹妹把电话挂掉了也说不定,这样吧,我陪你一起进去找绘里妹妹。”月岛梨纱思索着说道。

    这完没有问题,北川寺刚好觉得自己缺个向导,月岛梨纱来的刚好是时候,他点头感谢道:

    “那就麻烦了。”

    两人肩并肩走进了馆内。

    在路上,月岛梨纱也解释了自己为何这么晚还来到现代美术馆的原因。

    原来是她的父亲月岛弦与千叶萤是熟人,特意让她过来问候。

    “事实上千叶大师的年纪其实也不大,和我算是朋友,听到她来东京后我刚下课就过来了。”

    月岛梨纱还扬了扬自己的学生皮包。

    春假过后她就正式是高三学生了,春假的这十几天她也报了课外补习班,为了考上大学努力努力再努力。

    “嗯。”北川寺点头。

    但同样的他也有些奇怪。

    那位千叶萤,年纪不大为何还能画出生与死交错间主题的画作?

    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就算这个世界上有天才,但要将自己没见过的东西给画出来,也基本是不太现实的吧?

    怀抱着些许疑问,北川寺与月岛梨纱终于进入了千叶萤画展的展区。

    长廊之中悬挂着各式画作。

    这位千叶萤似乎钟意于深红与深黑色结合,营造出一种类似于但丁《神曲》中地狱一般的感觉。

    而那颜色又与怨灵一般虚幻的青白色相结合,透出一种说不出的诡秘感。

    被怨灵分食的无垢少女、坠入无间炼狱的纯洁女性、身处地狱仰望天堂的女孩儿

    生者与死者,隐世与现世。

    被千叶萤以格外细腻的手法勾勒而出。

    这些画作似乎本身就透着一种奇异的、一种迷幻的吸引人的感受,让人禁不住投入其中。

    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鬼怪怨灵?

    看了这些画似乎在心中能够得到答案。

    可北川寺越看,却心中越感奇异。

    这些画作的主人仿佛见过真正的灵体。

    那些怨灵栩栩如生,仿佛要从画作中扑出来一般。

    而正在北川寺思考着的时候,身边的月岛梨纱发出了一声低呼:

    “北川同学,前面那个是不是你妹妹?”

    北川寺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北川绘里正出神地与身边坐着轮椅的女生讨论着。

    那个咸蛋妹妹也会露出这种正经的表情?

    说实话,北川寺还是有点诧异的。

    但很快,北川寺就转过头看向另一边正在与她谈论着的女生。

    女生看上去不过十七十八岁,留着一头过肩的黑色长发,头上戴着一顶小小的画家帽。

    她看上去相貌清秀,透着一种柔和的感觉。

    可相较于她的长相,北川寺更在意的是对方那双眼睛。

    她狭长透彻的双眸中带着一种知性的魅力,隐约闪烁着的瞳光中似乎能透过眼前的东西看清其中的本质。

    长相与气质都非常完美。

    但硬要从中说出一个不好的地方,那估计就是对方正坐在轮椅之上。

    没错,长相如此清秀的女生是一个残疾人。

    “是她?”北川寺一眼就认出来对方,他有些惊讶。

    这不是上一次在新干线上准备偷拿西九条可怜的那个女生吗?

    不过他记得那个时候的女生应该没坐轮椅才对。

    应该只是单纯的长得很像。

    北川寺可不相信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能将新干线车上的那个女生的性格与气质改变成如此样子。

    北川寺思考着就走了过去,月岛梨纱紧随其后。

    “绘里。”

    北川寺打了一声招呼。

    正在与女生讨论着的北川绘里扭过头来看见了自己绝对没有想到的人。

    自家老哥怎么来这里了?!

    “寺哥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给你打了电话,有些不放心,所以就过来看看了。你没事就好。”

    哎?

    北川绘里一愣。

    她是记得自己挂了个电话,但没想到那个电话竟然是北川寺打过来的。

    北川绘里毫无胆气地缩了缩脑袋,向后退了两步试图转移话题地介绍道:

    “给、给寺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千叶萤,千叶老师。”

    她这转移话题的功力没有神谷未来半分深厚,偏偏还喜欢自作聪明。

    北川寺禁不住心里叹息。

    说到底,咸蛋妹妹还是咸蛋妹妹。

    而就在他想对坐在轮椅上的千叶萤打声招呼的时候,对方却突然伸出手,盯住他的双眸闪烁着光彩:

    “你好,我是千叶萤。”

    “北川寺。”

    这千叶萤的态度怎么有些微妙?

    等到两人握手自我介绍完后,月岛梨纱在后面神情温婉地开口:“萤,好久不见了。”

    “是好久不见了,梨纱,令尊最近身体状况如何?”

    “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月岛梨纱微笑道。

    见这两个女生一副很久没有见过面要开始叙旧的样子,北川寺对北川绘里递了个眼色,打算就此告辞回家——

    坐在轮椅上的千叶萤却突然看过来,笑着说道:

    “请等一下,北川君。”

    北川寺礼貌地回复道:

    “二位许久不见,我与绘里两个外人留在这里也会妨碍到二位叙旧。”

    “不必见外,北川君,是我个人有事情想问一问您。”

    听了这话,北川寺面露不解。

    自己与这位千叶萤应该是刚刚见面才对,那么千叶萤怎么会有事情想要问他?

    这种展开实在有些莫名其妙,让北川寺有点不太明白。

    就在此时,千叶萤身后又传来了声音:

    “萤姐姐,你怎么又一个人来这儿了,不是说了吗?我帮你推——是你?”

    从画廊的另一边又快步走来了一个女生。

    这个女生长相发型与千叶萤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她头上没有戴上画家帽。

    此时,这个从另一边走出来的女生正满面诧异地看着面色不变的北川寺。

    见了这个女生,北川寺的眸中才闪过一丝恍然大悟。

    “你是新干线上的那位?”

    见到两人如此反应,千叶萤声音轻缓地为二人介绍道:

    “北川君,这位是我的妹妹,名叫千叶仓。仓,这位是北川寺。”

    “你好。”千叶仓对着北川寺点了点头,晶莹透彻的双眸却在不断扫视着北川寺身上,似乎是在寻找可怜的踪迹。

    但很遗憾的是,北川寺这一次出门并没有带西九条可怜出来,那个小家伙现在估计还在对着电脑屏幕做健美操吧。

    对于千叶仓与千叶萤的事情,北川寺也不是特别惊讶。

    毕竟长相、年龄如此相近,两人是姐妹也很好理解。

    千叶萤又开口了,这一次她是对月岛梨纱说的。

    “梨纱,近日我将拜访令尊,到时候我们再叙旧吧。”

    “也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聪慧的月岛梨纱看了一眼北川寺,又看了一眼脸上挂着如沐春风微笑的千叶萤,点点头主动离去了。

    对此,北川绘里依旧满脸懵逼,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都要跟着寺哥回去了吗?怎么千叶老师突然留住她老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寺哥一直都认识千叶老师?

    北川绘里放弃了思考——

    另一边,北川寺目视月岛梨纱离开的背影,扭过头看向千叶萤,心里已有些许猜测。

    但他并没有主动揭露,只是反问道: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事情?千叶老师。”

    “我们去招待室说吧。”千叶萤的双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干脆地邀请道。

    “也好。”

    北川寺点头。

    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毕竟她们也就只是两个小女生,难不成还能有什么阴谋诡计吗?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