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一百六七章.缝合怨灵
    “你不是人”半透明的身影逐渐浮现出原貌。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原本方方正正的面皮被北川寺的铁锤砸得凹陷下去,他的下半身穿着一件黑色皮围裙连靴,上身则是一件被乌黑血液浸透的白衬衫。

    竟然真的能够交流沟通?

    北川寺眉头紧皱。

    按道理来说,怨灵是人死后对生者的怨恨,类似于思念一般的东西。

    你见过思念能沟通交流的吗?

    这明显不可能。

    北川寺双眼死气闪烁。

    他这才发现三木厂主身上的怨念强度不过初等高级的层次,但却拥有一些中等级别怨灵都没有的能力。

    比方说能够交流。

    再比方说外面那些怨灵人偶应该都是他在这个空间中制作出来的。

    “你不是人”中年人嚎叫一声,整个人扑了过来。

    北川寺眉毛一皱,将已经破破烂烂的铁锤丢到一边,手中兼定一翻,银光连成线,瞬间将其喉咙剖开。

    正如前面所说,虽然三木厂主拥有智慧,但战斗能力却不高。

    只不过

    “没死么?”

    北川寺回过头去。

    三木厂长的身形再度变得透明虚幻,一道淡淡的影子在车间的墙壁上窜来窜去,最终在北川寺的目光下,进入了前面的一个小房间中。

    只不过你不是人又是什么意思?是在说死气的问题吗?

    怀揣着斩草要除根的心思北川寺直接冲上前去,一脚将小房间的门给踹开。

    熟悉的血腥味传来,房间内有一张书桌,在书桌旁边同样捆绑悬挂着一具尸体。

    但若说这是尸体的话,未免又有些奇怪。

    因为这具尸体身上没有皮,整张皮被人用漂亮的手法给剥去下来了。

    北川寺面不改色地伸出手去将悬挂在空中的尸体翻来翻去看了好几遍,发现后背有明显被刨开的痕迹。

    也就是说取皮的时候是从后背开始,再往上到头皮,头皮耷拉着血液,最后整张皮干脆利落地被一点点给割下来

    血液还没有乌黑,似乎是最近刚闯进来的倒霉蛋。

    “难不成这是中村建?”北川寺看着这状若人形的尸块喃喃自语道。

    这个身高以及死法确实有可能是他。

    将中村建的皮给扒下来,然后顶替他的身份,向外以提尸木偶这个id发送怪谈,让更多的人来到三木人偶废弃工厂

    不得不说,这位三木人偶厂主比之一般的怨灵确实聪明许多。

    在书桌上面还留着血迹斑斑的记录。

    ‘我成功了!真正的真正的人偶可以寄宿灵魂的人偶!我成功了!只要使用活人的鲜血和活人的皮,就可以制作出来携带灵魂的人偶了!再给我一些时间,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就可以实验到活人的身上不错!我一定会成功!’

    记录再往下翻。

    ‘为什么!?不会的,我的研究!我的人偶!不可能这样的!我成功了!我已经成功了!等着看吧,那些批判家们!那些不看好我们工厂的人!我一定要报复你们!’

    到最后只留下一行字。

    ‘美子还有里美,我最爱的两个人放心吧,烈火会让我们更加更加’

    “烈火会让我们更加?”

    北川寺沉默了。

    他早就已经猜到放火的人就是三木人偶工厂主。

    但他却没有想到,原来在放火之前,三木人偶工厂主就一直都在研究关于怨灵寄宿在人偶之上的事情了。

    而且看他的样子,他都还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

    三木人偶工厂自1988年在尾高山区开业,到1997下半年因一把大火而封停。

    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但他们都没有结合当时的发展大背景之下来分析。

    当时在日本经济界甚至在球经济界中都发生了一件大事。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在那时,金融危机同样也波及到日本。

    大型企业纷纷倒闭,工人失业,社会经济萧条。

    而作为当时红极一时的三木人偶工厂,自然也被这毁灭性的灾难所席卷而入。

    人偶厂的资金链根本就无法应付这一场席卷球的金融危机。

    三木人偶工厂倒闭已经成板上钉钉之事。

    而在这时,一些经济批评家也跳出来对三木人偶工厂肆意吞并,恶意竞争的行为口诛笔伐。

    外界巨大的压力让三木人偶工厂主压抑发疯,他将活着的工人抓进来,企图在他们身上寻求解救自己身陷困境的方法。

    再到后面,觉得自己已经成功的三木人偶工厂主将工厂烧毁,一家人葬身于火海当中。

    思及此处,北川寺禁不住再次抬头看向桌面上的记录。

    烈火会让他们更加?

    这句话难不成那位人偶工厂主已经将他掌握的一些技术运用到了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身上?

    毕竟当初被烧死的不止是工厂主,还有工厂主那一家人。

    正当北川寺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房间内的地面突然传来一阵恐怖的颤动。

    接着——

    一个‘人’从地下钻了出来。

    一股浓浓的烧焦味以及尸臭味从对方身上传出,让人感到作呕。

    北川寺抬起头看向这个‘人’。

    之所以要抬起头,是因为面前的人形肉块实在是太过于高大了。

    面前的人形肉块的头颅为三个,两女一男。

    两个女性的头颅脸皮干瘪,像是脱水很久的人皮套一样,一大一小,应该是工厂主的妻女。

    中间的男性头颅则是北川寺刚刚看见的那位工厂主亡灵。

    他们每个脑袋之上都挂着痛苦的神色,过于庞大笨重的身体以各种各样的尸块缝合而成。

    以人脸凑成的大腿,以人的大腿凑成的手臂,人偶球状关节拼接关键的地方。

    “果然是一家人。”北川寺眯起眼睛。

    若是说前面单个的工厂主怨灵不算什么,那么与自己妻子女儿这个人形肉块则达到了中等初级怨灵的程度。

    “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位于最中间的工厂主喃喃自语着,最终发出凄厉的叫声,轰隆轰隆地向着北川寺冲来。

    哼!

    北川寺脚下交错,兼定翻滚入手,不闪不避地直接冲向对方。

    正好,他也想知道自己现在应对中等初级怨灵究竟会怎么样。

    嘭!!!!

    缝合怨灵宛若甲壳虫车大小的拳头砸向北川寺的脑袋。

    北川寺脚下动作交错,手中兼定横起,躲开这道重锤的同时兼定拉起一道血光,顺着对方伸出的手臂向上剖开!

    乌黑液体四溅而起!

    可就在北川寺想要继续想上将这整条手臂都剖成两半的时候,从剖口中竟然伸出数只人偶的洁白手臂,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腕。

    在身体之中还藏有人偶部件!?

    北川寺目光一闪,死气与驻火猛地爆发,灼烧的同时将数只人偶手臂给震碎。

    同时他手掌一松,死气长线拉着兼定扯出对方的血肉,翻身闪过对方踏下的巨腿。

    北川寺甚至能看见在大腿之上被缝合着的人类脸皮正宛若活物般扭动着。

    北川寺一手抓进这块面皮的双眼,脚下一蹬,整个人如猿猴一样轻巧地翻越到工厂厂主的头顶,另一只手屈伸,死气将兼定迅速地拉扯入手中。

    他先是在对方宽大的背部翻滚躲掉了抓过来的手掌,兼定一记横剖,抹过靠在他这边的女儿头颅。

    但由于兼定的刃面太窄,这一刀下去并没有让对方的头颅脱离,干瘪的脑袋还连着大概三分之一的皮肤,对方那干瘪的脸上也露出了怨毒的神色。

    对此,北川寺只是一个矮身,一脚将对方的脑袋踹飞,左手手臂缠绕着森森的黑蓝色死气,插入对方脖颈的缺口中。

    恶心滑腻的触感缠绕上来,但北川寺不管不顾地将驻火具现于左手手臂。

    轰!!!

    偌大的缺口喷出剧烈的幽蓝火焰。

    怨灵发出了巨大的哀嚎声!

    “这里面究竟缝合了多少人的灵体”

    从对方身体翻滚下来的北川寺也暗暗心惊。

    驻火是依照怨灵灵体强度来作为燃料燃烧的,也就是说灵体越强大,驻火的灼烧灵体效果也会越强大。

    缝合怨灵身上的驻火火焰腾起,浑身上下像是被驻火烧穿了一个大洞一样,幽蓝火光从各处孔窍中冒出。

    这也难怪。

    从1997年到现在2019年,这个缝合怨灵害死的生者肯定不止中村建一人。

    在那之中,还有更多的牺牲者被诱骗到三木人偶工厂,取出,留下松垮皮囊。

    “我来帮你们。”

    北川寺平静地喃喃自语着抽出兼定。

    要让这些怨灵安息且最有效率的方法,无疑是将其连带着灵体一起消灭。

    让他们永远脱离痛苦。

    北川寺是这么想的,也打算这么做。

    缝合怨灵现在被驻火灼烧而阵脚大乱,胡乱攻击。

    这让北川寺不带丝毫犹豫,脚掌一踏,以死气拖引匕首,腰间爆发出巨大的力气!

    七倍人体素质展露无疑。

    空中只闪烁而过两道刀光。

    在北川寺的身后,怨灵向前冲去的动作逐渐停下,两颗头颅干脆地飞出,乌黑的液体在此刻也部喷洒而出。

    但就算是这样,缝合怨灵依旧没有死掉。

    驻火依旧在灼烧着腐臭而巨大的尸体,从其中有牺牲者的怨灵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唯有等到这些被压制在缝合怨灵之下的牺牲者怨灵们完消散,缝合怨灵才会彻底消散。

    北川寺吐了一口气,心情跳跃。

    这是一只中等低级的怨灵。

    但是他却已经可以将其有惊无险的解决掉了。

    想想当初须茶高中所遇见的那只中等低级怨灵,北川寺都还是拼着受伤才将对方勉强解决掉。

    而现在这只中等低级怨灵,北川寺除了感到有一阵细微的脱力外,竟没有其他任何感觉。

    北川寺侧眼看向地面上的工厂主怨灵头颅。

    他直到现在依旧在怨恨地喃喃自语:

    “失败了,为什么?失败了,为什么?失败了,为什么?”

    当初他认为成功的人偶术被他实验在自己与家人身上。

    这也导致了缝合怨灵的产生。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研究之中的一些特殊方法,才让身为怨灵的他能诞生出智慧吧?

    而已经身化怨灵的三木厂长不甘心失败,编造出无数怪谈,吸引那些好奇心与精力过于旺盛的年轻人来到此处探索。

    将他们杀掉后,再做实验,最终将其充满怨恨的灵体封入缝合怨灵的身体中。

    不管怎么样,北川寺都不觉得对方是正确的。

    面临金融危机的三木人偶工厂覆灭已是既定的事实,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他,自然也是那个时候时代的遗弃者。

    但是——

    不管是出于拯救江河日下的工厂这个目的,还是为了让自己的妻女生活得更加幸福美满这个想法,都不是他化作怨灵害人的原因。

    北川寺拖着铁锤来到工厂主的灵体头颅面前。

    他看着对方依旧怨毒不甘的神色,深深地吸了口气——

    铁锤落了下去。

    啪叽!!!

    缝合怨灵彻底消散的同时,以牺牲者怨念隐藏着的空间也再也无法支持下去崩塌了。

    北川寺以死气撕开隐藏在其中通往道路,从车间中缓缓走出。

    有魂火腾起。

    晶莹的魂火宛若萤火虫一样,漂浮在北川寺身边。

    对此,北川寺只是将手边的断掉的铁锤木柄丢到一边,仰头望去。

    诡异诡秘的光彩,一盏盏魂火被托起消逝在远方。

    这绚丽的一幕不管看几次都不会腻烦。

    系统提示:‘缝合殉难者怨灵’已回收,奖励技能点数:5点。

    系统提示:你的技能‘八极拳’熟练度有所上升。

    系统提示:你的兼定强度略微上升。

    八极拳的熟练度上升了?

    北川寺下意识地点开数据表。

    死气的总量有所上升,由162点提升到172点。

    八极拳的熟练度由中级转到高级。

    至于其他的东西倒是什么都没有变化,还是老样子。

    一只中等低级怨灵相当于10点死气总量提升。

    兼定刃部所沾染的乌黑血渍也滑落了一部分。

    总的来说,这一次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不过

    “这里应该是三木人偶工厂的后面吧?当年起火点是在这里吗?”

    北川寺四处张望着,接着——

    就看见了一张惨白的脸蛋。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