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二百四十章.雨之馆(8000字目标达成!)
    ()    大雨持续不断,似乎根本就没有停息的样子。

    可就算是这样,北川寺他们也还是陆续赶到露营地点了。

    毕竟这种突如其来的大雨在一般情况下应该还是不会持续太久的。

    加上露营地点也有专门应对这种大雨情况的遮雨棚与炉灶,在另一边还能买到干木柴以及木炭。

    因此也就暂时没有终止露营活动的必要。

    可是

    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呢?

    北川寺将买的东西放在一边,粗略扫视现场,确定没有发现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后,才开口问道:“有人看见未来和绘里了吗?她们应该是最先到这里的一批人才对。”

    “我们到的时候就没见神谷学姐与绘里的影子,我们还以为她们是看见下大雨之后就回去与寺哥你合流了,怎么?寺哥那边也没有看见吗?”

    大友爱奇怪地问道。

    “......”北川寺。

    他抬起头,看着这场骤雨,眉头越锁越紧。

    刚才北川寺给神谷未来她们打了电话,但提示对方在圈外。

    “可是这附近一带都属于都内,怎么可能在圈外呢?”

    要是说神驻村那一圈在圈外倒是容易理解,毕竟地处偏僻。

    但这里可是东京附近。

    难不成是大雨的缘故?

    可就算是这样...

    北川寺沉思着。

    应该不会是北川绘里与神谷未来遭遇到什么了吧?

    北川寺禁不住取出手机,刚想再给北川绘里以及神谷未来打个电话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是北川绘里打过来的电话。

    北川寺心中一动,将电话接通打开免提,立刻问道:“是绘里吗?你和未来在哪里?”

    手机那边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这让北川寺不由得把手机拿开。

    确实正在与北川绘里通话中。

    “喂?绘里?听得见我说话吗?我这边听不见你们说话。”北川寺再次将手机贴近耳边问道。

    “......”北川绘里依旧没有说话。

    北川寺目光闪烁,声音放急:

    “如果你和未来现在处于不能说话的情况,那你们就咳嗽一声。或者造成其他动静也可以,若是连一丝一毫的动静都不能发出的话”

    没等北川寺说完,北川绘里那边就已经将电话挂断。

    电话盲音诡异的响起。

    北川绘里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电话盲音伴随着雨滴落下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渗人感。

    北川绘里是不可能开这种恶劣玩笑的,因为她也知道北川寺的脾气。

    况且北川绘里想开这种玩笑,一边的神谷未来也会拦住作死的她。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

    所有人听着电话的盲音,身子也是下意识地颤抖。

    不知是春寒料峭,还是由于刚才北川绘里诡异的电话。

    “到底怎么了?寺哥...?刚才绘里她...?”另一边的樱井纱希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她来到北川寺身边,担心地说道。

    北川寺看着手机,思索良久后才开口:“绘里她们应该处于不能说话的状态。”

    “不能说话的状态?不能说话还怎么用手机?而且我们刚才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提示她们处于圈外啊。”樱井纱希满脸急切。

    “不能说话,指的并不是不能用嘴巴说话,而是我们这边说话她们能听见,她们说话我们却不能听见,处于圈外的理由估计也就是因为这个...这个电话是未来给我的提示。”

    现在的情况有几种。

    一是北川绘里与神谷未来遭遇到了绑架一类的事件,因此她们不能说话,只能打电话过来。

    二是北川寺说话了,北川绘里也说话了,但是双方都不能听见对方说话。

    前一者是遭遇到绑架一类的人为事件,因此北川绘里与神谷未来并不能说话,只能打电话过来。

    第二者则是遭遇到灵异事件,北川绘里与神谷未来她们遭遇到了灵异怪谈事件。

    她们无法将话语传达出来的原因,是因为她们本就处于与这里不在一处的空间。

    不是不能说话,而是无法把说出去话的内容传达到现世。

    因为神谷未来陪在北川绘里身边,北川寺认为人为绑架事件真的很难发生在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女生身上。

    而且还有打通的电话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再打过去也是提示在圈外这一点...

    “东京的信息网络...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就被一场大雨给阻拦的才对。”

    北川寺抬起头,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不如这样设想。

    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走在扎营的路上,但中途却因为大雨而被迫寻找避雨的地方。

    而就在那寻找的过程中,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遭遇到了某种灵异事件,因此无法第一时间给北川寺发来消息。

    “但也有可能真是大雨阻拦了交流...她们只是被困在了某处。”

    北川寺双眸闪烁。

    若是后者,那就很容易解决了。

    但要是前者,那估计得花费一些功夫了。

    不管怎么样,都不是悠闲待在这里的事态。

    将脑袋里面所有有用的信息整理好后,北川寺将自己的手机用加厚型透明塑料布包好,以免到时候北川绘里她们打电话过来没有联络手段。

    “我心里面已经有想法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一定会把她们俩找到的。”

    北川寺回头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众人们,又对她们吩咐道:“记住了,你们就待在这里,未来以及绘里可能遭遇到你们上一次所遭遇到的事情,要是你们也遇见,那只会给我再添麻烦而已。”

    他话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客气,但这也是事实。

    “我明白了,我们就待在这里等着寺哥回来。”最为冷静的大友爱回答道。

    北川寺点头,二话不说直接扎入雨幕,向着来路跑去。

    他其实有带伞的,可事有轻重缓急,带着伞反而影响他的速度,因此北川寺选择直接淋雨一路看过去。

    佐仓、大友爱、樱井纱希看着那完消失在雨幕中的颀长身影,心中的焦急情绪也被缓缓压下。

    那可是北川寺,一直被北川绘里挂在嘴边上无敌的寺哥。

    怎么可能连这种事情都搞不定呢?

    这时,一边传来了一道苍老苦涩的声音:

    “骤雨降下,森冷的雨水渗入骨髓,在深山中迷失的旅人,再也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哎...真是可怜啊,真是可怜啊...”

    三个小女生听了这话,忍不住回头看向说出这话的人。

    那是一个杵着拐杖的驼背老人。

    他脸上、脖子上满是褐色的老人斑,须发苍苍,看上去已经活不长久了。

    这是管理这片露营区的管理员,似乎在这一片已经住了三十多年以上了,刚才所说的购买木柴以及木炭也是要从他那边才能购买。

    “老爷爷...刚才那个...是什么意思?”佐仓首先开口了。

    她有些不太舒服。

    对方这简直就像是在诅咒北川寺与神谷未来他们一样嘛。

    而且说实话,这个驼背老人说出来的东西,带着严重的地方口音,她们刚才也是勉强才听得懂一点内容。

    “雨之馆...可怜啊...唉...真是太可怜了...”

    他不理会佐仓,只是看着北川寺离去的方向,不断的哀叹着。

    仿佛在感叹即将逝去的鲜活生命一样。

    轰隆隆!!!

    有闪电从天际掠过。

    先是白炽色的森然闪光,接着就是敲打在众人心脏的凄厉声音。

    森然的光芒不断掠过,整片露营区都被映衬得诡异而又恐怖。

    而在这其中,老人看着远方的空洞表情,以及吟唱一样的古怪诡异的方言,更是让人浑身发寒。

    ......

    西九条可怜最近已经不再健身,转而迷上了缝纫娃娃衣服的视频。

    这个小家伙每天都躲在他房间里面用他的电脑上网找视频看,今天也不例外。

    因此北川寺这一次没有带上对于怨念格外敏感的西九条可怜,他只能靠着自己的死气感知去寻找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

    “这些脚印...”北川寺站在山路上,看着两道挤在一起的脚印。

    脚印有些小,看上去就知道是女生的,但对比起其他脚印来说,她们的脚印却有些深,这说明这两道脚印的主人是背着什么来到这里的。

    这并排走的脚印一直延续到北川寺脚下停顿住了,看来是遭遇到了什么。

    北川寺粗略算了算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脚程,又回忆了刚才在露营区的人数。

    除了他们之外,应该是没有其他旅客过来了。

    这两道脚印明显是刚留下的,而且还背着东西...

    “未来和绘里...”

    经由这两道脚印,北川寺转而看向右手边的密林中。

    黑色的密林本就不太容易看清,被雨幕遮挡后,则是更加模糊。

    那里有一条不起眼的小路。

    感觉就好像是北川寺一看过去,小路才突兀出现。

    在小路之上,北川寺隐约看见了两行熟悉的脚印。

    一直蜿蜒...一直蜿蜒...

    北川寺抬起头。

    身前是一座冰冷的红色洋房。

    洋房表面泛着雨滴水幕。

    轰隆隆!!!!

    白光映亮了这座狰狞的建筑。

    直到这时,北川寺才看清,在这座建筑的尖房顶上,竟然还留着一柄血红的十字架。

    “在这种荒山野外竟然还有这种宅邸存在?”北川寺眯起眼睛,兼定不知不觉地滑入手掌当中。

    ......

    这是一座阴冷气息所笼罩的洋房宅邸。

    地上的红色地毯已经落上厚厚的灰尘,看上去黑乎乎的肮脏不堪。

    已经褪色的黄色底边,宛若宗教建筑一样四处布置的红黑色十字架,让人禁不住想起一些欧美片中的恐怖场景。

    “还是联络不上寺君吗?绘里妹妹?”

    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躲在一个类似于祈祷厅的地方。

    祷告厅的穹顶是各种各样的宗教画像,主要讲的是耶稣诞生、传教一系列的事迹。

    只不过有些地方已经被乌黑类似血迹的地方所浸染,根本就看不清楚。

    此时,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正蜷缩在受难耶稣像底下的神父讲道台,连声音都只敢发出一点点。

    “还是打不通...刚才打通了,但是寺哥根本听不见我们说话。”北川绘里面色苍白地捏着手机,声音微弱。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们发现了这座红色洋房宅邸。

    在北川绘里的莽撞举动下,她们就这样直接进入了洋房宅邸之中。

    本来只是躲进来避一会儿雨,但谁都没有想到,洋房宅邸的大门竟然轰然一声地关闭,再也无法打开。

    另一边的窗户都被木条钉死,根本就没有办法从里面逃出。

    已经察觉到自己遭遇到什么事情的神谷未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提起了警惕心。

    她一面寻找着离开的手段,一面让北川绘里立刻联络北川寺。

    倘若无法自救,就只能等待北川寺找到她们了。

    “那就不用急着打电话了。节省点电源。”神谷未来稍微吸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可、可是...刚才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啊?”

    北川绘里的手指颤抖着,面色发青。

    刚才她在神谷未来的提醒下放轻脚步,压低说话的声音。

    本来北川绘里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结果她却在过来的厅道边缘,发现了那个诡异的东西...

    那是身上下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孩童。

    它们浑身上下都带着狰狞的伤口,却还在厅道中玩耍着。

    要不是神谷未来让她压低脚步声,估计她早早的就被发现了吧。

    而且由于这座宅邸处处透露着古怪与诡异,神谷未来也果断选择了放弃自救,准备待在一个相对安的地方等待救兵。

    毕竟这种危机重重的洋房宅邸中,她与北川绘里到处乱走实在不是一个安正确的选择。只有等待北川寺过来,她们才有脱险的可能性。

    她每隔五分钟便会探出一次头查看祈祷厅的情况,查看时间约莫十秒钟,确定没有问题后就会缩回脑袋。

    神谷未来对自己的定位一向都很清楚,她不会去做鲁莽强行的事情,既然无法自救,那就只能先保护自己了。

    寺君...你可要早点过来啊...

    神谷未来再度吸了口气,她摸了摸自己手腕处北川寺送给她的手链,只觉得对方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这样...她也能继续提起勇气了。

    五分钟的时间又到了。

    神谷未来身子一动,小小的脑袋再次探出去

    面前是眼睛被挖空,从中冒出乌黑液体的小男孩。

    神谷未来的眼睛与对方空荡荡的眼眶

    对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