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三百一一章.真让鬼脸扁(八千字目标达成!)
    ()    “如果我能帮上忙的话。你可以先说说看。”北川寺看着小木曾春。

    “正如先生你刚才所说,其实那个...小丑人格,就是我本人滋生出来的产物...我应该为它所做的那些事情偿还,所以就算死在这里也没多大问题...可是...”

    小木曾春乞求地看着北川寺:

    “先生,你应该知道我还有个女儿,小木曾春菜...我死去的那年,春菜她不过九岁,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了...我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北川寺静静地听着小木曾春的要求。

    对方也没那么厚脸皮让他去收养小木曾春菜,毕竟在收养手续上面北川寺的年龄就完不达标,加上收养孩子还需要稳定的收入,不然政府也是不会批准有关的收养证件的。这个相关收入以及各种手续北川寺统统都不达标,因此北川寺就算想要收养小木曾春菜也是完不成立的。

    所以小木曾春只是单纯让北川寺去看看小木曾春菜现如今的生活状态。

    三年已经过去了,小木曾春菜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他曾经让自己的友人照顾一点小木曾春菜,现在小木曾春菜估计已经被友人送到乡下与她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了。

    小木曾春真的很想靠着自己这双眼睛去看看小木曾春菜,可他现在的状态已经不允许他那么做了。

    灵域之中滋生的怨念已经在侵蚀他的灵体,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变成怨灵。

    在那之前,他会选择将灵体自行解散。

    对于小木曾春这种要求,北川寺当然是选择答应。

    “我没干过什么大事。”小木曾春声音微弱地说着:“我也从来没做过什么恶事...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川子要这么对我。”

    他深深地叹息着。

    “难道是因为我一直忙于工作?或者就因为别人邀请她看两场电影?”

    五六年的感情,还抵不上别人的几场电影?

    小木曾春想不明白,他也不想再去思考了。

    要说怨恨...其实也是有的。不过怨恨都已经被第二人格分去,他这个本体反而有些坦荡。

    “但这其实是懦弱的举动。”小木曾春喃喃自语着。

    不敢直面这些东西,反而被这些事情压得焦头烂额,最终精神分裂。

    在这一点上,他自己也有责任。

    但是这些事情到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小木曾春知道自己做了错事。

    虽然悔过没有半分作用,但他不得不这么去做。

    因为去做与不做,是两个概念。

    加上现在唯一能让他挂念的,就是他在外界的女儿了。

    孩子是没有半分罪孽的,小木曾春就算再怎么对妻子有意见,他也不可能对小木曾春菜大动肝火。

    “希望春菜...可以...一切平安。”

    小木曾春的声音拉长,身体完虚化了。

    他化作灰色的气流,蜿蜒着消失在灵域当中。

    北川寺看着对方消失,感受到四周空间逐渐开始不稳定,回头看向神驻莳绘:

    “快来。我们该走了。”

    小木曾春作为灵域主体现在已经完消失,这灵域当然不复存在。而且与一般中等怨灵相比,小木曾春可能是因为灵体的性质不同,并没有产生魂灯与魂火。

    这让北川寺有些遗憾,可一趟下来他的收获还算不错,故而也就没有再去贪心地追求这些了。

    “嗯。”神驻莳绘应了一声,整个人化作淡金色的气流重新汇入神乐铃当中。

    与此同时,北川寺手腕一翻,锋利的兼定地将面前灵域一角完撕开。

    整个人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在他身后。

    整片灵域终于轰然坍塌

    ......

    北川寺再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破晓。

    阳光还没有洒落,但是汇集在天穹的某处呈淡金色的光团,看上去美轮美奂。

    他回头看了一眼四周。

    宫本乃琴、户部田、田中高志、山口英助。

    他们四个人一个都没有离开,部都站在原地。

    眼瞧着北川寺突然从空地中钻出来,他们都有些发愣。

    过了一会儿后,田中高志才犹豫地对北川寺打了一声招呼:“北川小哥...你没事吧?”

    “没事。”北川寺摇头。

    见他还是这副模样,田中高志也是轻吐出了一口气。其他人也都露出放心了的表情。

    毕竟北川寺可是独身一人前往那种恐怖的地方。

    他们虽说对北川寺信心十足,但也有些担心北川寺死在里面,现在出现的是他的灵体。

    不过见北川寺这副样子,他们也可以放心了。

    几个人相视而笑,充满了躺赢的快活感觉。

    “北川君,在里面虽然已经说过了,但我还是非常感谢你。非常感谢你为我做的事情。”

    宫本乃琴深吸一口气后,对着北川寺深深地鞠了一躬。

    见到宫本乃琴感谢,剩余的三个人也有样学样,好像是小学生谢谢老师一样

    “非常感谢你,北川小哥!”

    北川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十分认可地说道:“你们确实应该感谢我。”

    虽然是事实,但是...还是比较希望北川小哥你能不这么直白。

    他们很想说这句话,可是说不出口。

    因为北川寺说得就是事实。

    不过这些灵异怪谈论坛主与户外探险的主播也不是找不到话题的人。

    他们围在北川寺身边,将话题岔开,询问起北川寺重新进入灵域之后的事情。

    北川寺也是尽可能简洁地为他们一一回答了。

    听到北川寺提起小丑怨灵的时候,山口英助他们更是连连发出惊讶的声音:

    “听起来就好强啊!北川小哥你应该是好不容易才把小丑怨灵祛除的吧?”

    听了这句话,北川寺摸了摸下巴,将小丑怨灵的抗揍程度与以前的怨灵比较了一下

    他以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应该算强的类型了。”

    在抗揍方面就是了。

    这话说出,更是拔高了北川寺在山口英助他们眼中的形象。

    这个北川小哥既帅气又强大,谁不喜欢呢?

    就算有一点点的冷淡,但他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了。

    北川寺倒是没有在意这几个人的看法,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山口英助他们的问题,向着民宿的方向走去。

    毕竟已经忙活一个晚上了,就算是北川寺的体质也稍微有些疲惫了。

    几个人花费十多分钟走到民宿,互相打过招呼就去泡温泉了。

    北川寺自然也不例外,但他是等这些人都洗完后,自己才一个人慢悠悠地来到男汤澡堂。

    白茫茫的温泉雾气弥漫着

    北川寺先是将头发与身子洗净,随后才将整个身体投入温泉当中。

    确实不错。

    暖烘烘的温泉水浸泡身,将疲劳赶走,让人精神放松。

    北川寺满足地吐出一口气,接着看向温泉的另一角吩咐道:“可怜,身上记得也要洗干净。”

    啪嗒!

    从角落处传来水声,似乎是西九条可怜表示自己已经听见了。

    是的,这就是北川寺为何一个人来泡温泉的原因。

    西九条可怜无论如何都想泡一次,北川寺也只能答应。

    但他又担心对方在女汤那边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于是就将她拎到男汤,为她做了一个小型的温泉池。

    说是小型温泉池...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小木盆,里面装了温泉热水而已。

    此时,西九条可怜靠在木盆盆壁,圆滚滚的布偶小脑袋舒舒服服地靠在木盆壁边,呈仰躺的样子。

    她的小布偶脑袋顶上面还盖着一片白色布片,看上去有一种中年大叔泡温泉的感觉。

    北川寺见她应答,也只是摇了摇头。

    等会儿还要用吹风机去吹她,说实话,有些麻烦。

    干脆用手拧?

    想来西九条可怜也不会同意的。

    北川寺只能放弃这个选项,转而将视线投向系统页面。

    ‘急士小丑怨灵回收,中等中级怨灵一只,技能点数奖励5点。’

    身体素质一栏已经有所变化,变成了‘将近常人八倍值’的状态。

    而死气总量从210来到220,技能点数也由寒酸的0.5点跳到5.5点。

    4.5技能点...对于北川寺现在动辄就需要十几点的技能点数强化来说,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大数字。

    北川寺还是老样子将这5.5技能点保存,争取将现有的技能再提升一个档次。

    至于其他的技能。

    暂时是没有任何变化了。

    北川寺将目光从数据上面收回,放空思考了许久才从旁边的小板凳上面将自己的浴巾取过来。

    泡得也差不多了,该出去了。

    北川寺将浴巾缠好,接着走到西九条可怜的小木盆处

    “可怜,该走了。”

    北川寺看了一眼木盆中的西九条可怜,打了声招呼。

    木盆中,西九条可怜整个布偶身子漂浮在木盆水面上,布偶脸从圆乎乎的样子变得扁平扁平,在这扁平的脸上更是流露出一丝舒服的感觉。

    实在泡得太舒服了,她不自觉地就泡扁了。

    听到北川寺打了一声招呼,西九条可怜的布偶身子‘啵’的一声,宛若充气一样恢复圆滚滚的样子。

    她奋力地将手臂搭在小木盆壁沿旁边,想要就这样翻出小木盆。

    然后

    由于实在泡得太舒服,她再度变成扁平扁平的样子漂浮在水面上。

    我动弹不得了。

    这就是西九条可怜想表达的意思。

    看着西九条可怜这个样子,北川寺二话不说直接捏住她扁平的脸将她从木盆里面提起来。

    北川寺无视了她拍打着自己手掌的动作,将她拎出去到换衣间。

    换衣服,吹风。

    西九条可怜整个布偶身子一个蜷缩,接着舒展她在北川寺的手掌中伸了个懒腰。

    泡完温泉再吹头发也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啊。

    她又开始变扁了...

    ......

    经过西九条可怜这一闹腾,北川寺花费了二十分钟才将她从里到外部吹干。

    他将西九条可怜送回自己的房间,拿上钱包与电车卡开口说道:

    “你留在这里休息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留下这句话后,北川寺将门拉上,再度悄无声息地出门了。

    他现在还不能休息。

    既然答应了小木曾春的请求,北川寺就觉得自己必须要去完成。

    他来到车站,搭乘电车。

    根据小木曾春本人所说,她的女儿小木曾春菜现在应该已经被送往乡下与她的爷爷奶奶已经生活了。

    三年前对方是九岁的年纪,现如今应该已经快到上国中的年纪了吧。

    毕竟也是十二岁的小女生了...

    当然,也有可能上不了国中。

    毕竟小木曾春死后,家中只有两个老人,应该是无法负担数额庞大的学费才对。

    北川寺心思跳跃思考着。

    他按照小木曾春告诉他的地址,搭公交车来到一处破破烂烂的木制公交车站。

    清晨,乡下的凉风拂动。

    四周青翠的葡萄苗闪着露珠。

    凉风涌动之间,有一股泥土的气息迎面而来。

    在北川寺的右手边,头顶白帽的富士山看上去很近。

    可实际上富士山距离这里挺远的。

    也就是这一块儿看富士山更加清楚而已。

    享受片刻乡村风情后,北川寺再度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址。

    小木曾春菜现在就居住在这种小乡镇之中么?

    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小木曾春菜他们搬家了怎么办?

    北川寺将这些杂念甩出脑外,向前走去。

    从现在开始便要步行了,毕竟像这种不过才一两百户的小乡镇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公交车设施,因为用不上。

    再加上有些无名小路甚至连地图导航上面都没有

    可是凭借着手中纸条以及山梨县当地人热心的帮助,北川寺在经历一番波折后终于找到小木曾家了。

    那是一处十分常见的尖屋顶房屋。

    这座房屋有着别致的小院,在干净的小院之中还种着小番茄。在小院的另外一角,北川寺还发现了一袋用塑料袋装好的杂草。

    这种种痕迹都表明着小木曾一家并没有搬家,他们依旧住在这里。

    北川寺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多钟,不管怎么样这一家人都应该已经起床了才对。

    北川寺沉吟一声。

    他决定前去拜访,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在见到小木曾春菜现在的生活状态后便转身离开。

    既然已经想到,那么就不用犹豫了。

    北川寺二话不说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