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三百七二章.没有人在(4000字)
    ()    这是一片荒凉破败的建筑。

    杂草横生的小道,脏乱的,已经辨别不出颜色的布条挂在枯树的枝丫的分叉处,从远处看去就犹如对着人挥手的鬼爪一样。

    布满细密裂痕的墙面之上满是恶意恐怖的涂鸦。

    在墙面之后便是歪斜着的建筑。

    空荡荡窗户已经不见玻璃,只剩下窗户的木框半耷拉而出,一副要落却不落下的感觉。

    脏乎乎如同影子一样停留在整体墙面上的黑糊痕迹。

    这座建筑横亘在北川寺身前,在已经逐渐黯淡下去的天色之下,整体显出几分狰狞与阴冷。

    两边的门柱已经有一根倒下了,在这倒下的门柱之上留有明显撞击的痕迹。

    “稻垣的长屋...到地方了啊。”北川寺结束掉手机导航,略微吐了一口气。

    他一向都是说到做到。

    既然答应月岛梨纱要过来看看情况,那么当然就要提前过来看看情况。

    至于等到明天?

    很遗憾的是,北川寺一向都以今日是今日毕为美德,再加上都是要来这里的,事先到这边侦查一下状况也是毫无问题的。

    要是这里真的什么都不存在,那么明天也不用他再特意跟着一群精力旺盛的大学生来到这里了。

    只不过吧...

    北川寺垂下双眼,看着正待在小道边,手里面攥着一大堆破旧纸牌的小女孩。

    小女孩看上去不过**岁,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红白色小棉袄,留着麻花辫,鼻子边缘耷拉着鼻涕,看起来有一种左顾右盼的感觉。

    一个小女生站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北川寺低吟一声,向着对方走去。

    越向前走,他就越觉得温度降低了。

    似乎有这么一种约定俗成的说法。

    一到这种灵异地方就会觉得周围的气温骤低,仿佛温度被什么东西强硬地从身体之上扯落了一样。

    现在已经下午五六点,一个小女孩还滞留在这种看上去就不安的地方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在北川寺走动的过程中,小女孩明显也发现了北川寺。

    似乎是因为北川寺面无表情,双眼还散着光的样子吓到对方了。

    这个小女孩红扑扑的小脸蛋发白,套着小棉袄的小身子有些不太灵活地转过身,看样子似乎是想要逃开。

    然后

    啪嗒!

    小女孩狠狠地摔了一跤,手里面的纸牌也因此散乱了一地。

    她忙不逮地起身,刚要伸手把地上的纸牌抱起来跑路。

    可是...

    “给你。”北川寺将已经捡起来的几张纸牌交给小女孩,随后又伸出手将其他的纸牌也拿起来,部都交给这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

    看着北川寺那毫无恶意的样子,女孩急忙地低下头,将北川寺手中的纸牌接过,同时声音低低地感谢道:“谢谢。”

    “不客气。”北川寺简单地回复,拉着小女孩站了起来,同时他又瞥了一眼对方手里面的纸牌。

    那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扑克牌,而名为‘百人一首’的日本传统游戏歌牌。

    纸牌上面所绘的牌面其实是日本传统绘画技艺,名叫‘浮世绘’,在各色人物牌面的旁边,还留着所代表着的和歌。

    只不过那些歌牌上面的浮世绘都已经有些脱色,歌牌的边缘也磨损严重。

    “不、不好意思!我失礼了!”这个小女孩刚站起便急匆匆地对着北川寺鞠了一躬。

    她穿着小棉袄鞠躬的样子看上去有些臃肿,还有几分笨拙的可爱。

    “没关系。”北川寺摇头,接着又看了一眼她背后的‘稻垣的长屋’。

    差不多到时间该进去了。

    而就在北川寺迈动脚步的时候,小女孩却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一脸担心地说道:“大、大哥哥...这个地方还是不要随便进去比较好。”

    面对小女孩善意的提醒,北川寺也是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没事的,我也就是进去看看情况。”

    留下这句话后,北川寺便在小女孩有些担忧的注视之下走进长屋小院中。

    小院中横着的花圃,左手边留着小道。

    花圃之中寸草不生,土块似乎也已经板结化了。

    另一边的小道直通玄关大门,大门半敞开,地面上还留着一些脚印,看样子在北川寺之前就已经有人造访这里了。

    北川寺眯着眼睛走了

    森冷的死气在双眼之下跳跃着,只要暗处有什么东西敢突然跳出来,北川寺也敢将其锤得四分五裂。

    只不过...

    空荡荡的玄关看不见丝毫怨念。

    北川寺向内继续走去。

    破破烂烂的木制走廊过道没有一丝一毫的怨念。

    住人的房间之中四处散乱着脏乱的纸块,同样没有怨念。

    一楼的厨房处没有怨念。

    厕所...阳台...

    北川寺把能逛的地方部都逛了一遍,然没有发现怨念的痕迹。

    是的。

    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这里就是一处普普通通、随处可见、空空如也的废弃长屋而已。

    “不过这也是早就料到的事情。”重新走出长屋的北川寺喃喃自语道。

    确实,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灵异地点呢?

    那么...

    应该就是他所想的那样了吧?

    北川寺若有所思地来到长屋小道。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钟,刚才的小女孩好像早早地就回家了,并没有如一开始那样还待在原地。

    他的目光隐约闪动,随后拨打了一个电话。

    与对方稍微交涉两句后,北川寺又给月岛梨纱打了个电话。

    “喂?!北川同学?你没事吧?”

    月岛梨纱好像一直守着北川寺这个电话,只是打过去对方就立刻接听了。

    因为一开始月岛梨纱与千夏千雪也是想要跟着北川寺一起来到这个长屋建筑调查的,但在北川寺一句轻飘飘的‘说不定到时候会遭遇到那些东西,我可能不能分心保护你们’的话下,她与千夏千雪就涨红了脸,听话的回家了。

    可听话归听话,她还是十分担心北川寺这边的情况。

    “没事。”北川寺回答了对方的问题,接着说道:“长屋这边的环境我看了,没有什么异状,明天你和你的同学们都可以过来探险。”

    “是这样啊...”月岛梨纱听着也是松了一口气。

    她在这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北川寺那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当然,保险起见,我明天还是跟着你们一起来一趟吧。这边还有别的事情我比较在意。”

    北川寺这句话听得月岛梨纱有些感动。

    在她看来,既然北川寺已经确定没有问题,那么应该是没有问题了的。

    但对方却说出了‘保险起见,跟着你们一起过来’这种话。

    他这应该是把自己当做朋友了吧?

    至于北川寺所说的‘还有别的事情我比较在意’这句话,却是被月岛梨纱忽略过去了。

    想到这里,月岛梨纱也不管北川寺究竟看得见看不见,连连点头道:“那明天就麻烦北川同学了。”

    “嗯,就这样。”

    北川寺将电话果断地挂掉,随后又侧头看了一眼倒下的那根门柱。

    希望他所联想到的部都只是单纯的臆想吧。

    北川寺摇头,脚下一动,抛下了背后的长屋建筑,向着距离这里最近的公交车站走去。

    ......

    翌日下午。

    北川寺这种大魔王名号的人,自然是没有人敢叫他去帮忙筹备京北祭。

    剩下的班级中的同学注视着对方一下课就离去的身影,多少有点幽怨。

    可北川寺却不在意这些。

    他迅速地离开京北,来到了cure咖啡厅。

    今天的cure咖啡厅比起往常要热闹。

    原因自然是月岛梨纱带来的两男两女的朋友们。

    “北川同学。”月岛梨纱一见到北川寺就对着他挥了挥手,一脸高兴。

    见到月岛梨纱挥手,她旁边的几位大学同学也是带着好奇的目光看了过来。

    这就是月岛梨纱所说的北川寺?

    月岛梨纱这两天可是没少提这个名字。

    能饱受月岛梨纱如此关爱的男生,究竟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样子,他们怎么能不好奇呢?

    而在他们打量北川寺的时候,北川寺也同样在观察着他们。

    “男a,男b,女a,女b。”北川寺嘴里面稍微念叨了一句。

    戴眼镜的那个男生是男a,高个子男生是男b。留着长头发的女生是女a,短头发的是女b。

    北川寺的分类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

    “北川同学你刚才说了什么吗?”刚走过来的月岛梨纱疑惑不解地看向北川寺。

    她刚才似乎听见北川寺碎碎念了两声。

    难不成是错觉吗?

    “没什么。我们出发吧。”北川寺语气平静地说道。

    说罢,北川寺迈开腿就打算离开这里前往稻垣的长屋。

    那种样子看得月岛梨纱背后的几个人都满脸错愕,过了好一会儿他们之中才有人开口;“等一等,这位同学...我们都还没自我介绍呢。”

    “......”北川寺。

    北川寺看了一眼戴眼镜的男a,心中却是摇头。

    说实话,他其实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人叫什么名字,就算对方自我介绍,北川寺也还是会在心里面叫他们男a、男b。

    毕竟就是这些人强行地提出要去‘稻垣的长屋’探险。

    虽然这一次的目的地并没有灵异、怪异的现象,可对于这些用于作死的人,北川寺在心中还是敬谢不敏的。

    所以自我介绍不自我介绍根本就没有必要。

    只是当着月岛梨纱的面,北川寺自然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所以这里北川寺也只能耐着性子,听他们的自我介绍。

    等到他们自我介绍后,北川寺才带着他们一起乘车前往长屋。

    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众人在北川寺的带领之下来到稻垣的长屋前。

    这座外表看起来阴森森的建筑与昨天一样,横亘在众人的面前。

    而在那小道边上。

    站着一个留着马尾辫,穿着有些破破烂烂红白小棉袄的小女孩。

    她还是老样子站在小道边,左顾右盼,不知道在等谁过来。

    北川寺神色一动,刚要走上去。

    可是下一刻便被身边的戴着眼镜的男a给拦住了。

    他乐呵呵地看着北川寺:

    “说起来我听梨纱说过,北川小哥应该是会驱灵手段的吧?这一次我们去稻垣的长屋就要拜托你了。”

    听了男a的这句话,北川寺也是脚下一停,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不会跟进去。”

    “哎?”周边的人都愣住了。

    北川寺回答道:

    “你们可以分头探索,要是遭遇到什么状况,只要大声呼喊就可以了,一次性进入长屋的人数太多的话,恐怖的气氛也会降低吧?”

    他这些话说出来确实合情合理。

    毕竟这稻垣的长屋就这么点地方,就这样一下子挤进去五个人。

    到时候他们的吵闹声一散开,什么恐怖的气氛都没了也很正常。

    然后再加一个北川寺。

    到时候探索一个房间就撞上自己的人,嘻嘻哈哈的,根本就没有一点探险的感觉了。

    北川寺竟然能这么为他们考虑...这倒是让月岛梨纱的同学们没有想到。

    “北川小哥...我们...”戴眼镜的男a有些感动,刚想说一些感谢的话出口

    但是他这些话还没有说出来,身体就已经被北川寺伸手从面前拉开了。

    “......”北川寺。

    原本小女孩站着的地方已经空荡荡一片,不见任何人影了。

    好像是一下子这么多人过来,她那胆小怕事的本性又作祟了,就直接溜掉了。

    “算了。”

    既然现在见不到也不能强求。

    北川寺将目光收回,随后又走到月岛梨纱身边小声地说道:“月岛前辈,这座长屋建筑我昨天已经探索过了,里面没有怨念存在,当然,要是你真发现了什么东西也不用慌乱,直接呼喊我就可以了。我会把事情解决的。”

    要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北川寺这句话说出来让原本自信满满的月岛梨纱有些打退堂鼓了。

    “北川同学...”

    “放心,不会有事的。”北川寺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目光却已经在四处扫视了。

    他这样的作态让月岛梨纱有些纳闷儿与心中发憷。

    她顺着北川寺的视线扫来扫去也没有发现什么。

    毕竟...

    从一开始。

    稻垣的长屋这一片区域。

    除了他们之外就没有任何人在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