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三百九四章.我不可能再吃惊了!(4000字)
    北川凛不相信。

    是的。

    北川凛是不会相信的。

    按照正常人角度去思考也是不可能相信会有这种事情的。

    或许这两三个月过来,北川寺确实要比以前懂事了。

    但那也只是比以前更懂事了。

    知道照顾人了。

    而北川绘里所说的‘中花住进自己家’‘北川寺一个月能赚几百万日圆’

    这些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顶多就是家里面住进了一个比较有钱且好心的房客,这个房客比较喜欢北川寺和北川绘里,所以就在经济上面比较照顾他和绘里。

    北川寺真能一个月好几百万日圆,那她北川凛还努力什么?现在就可以去四处旅游安度晚年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北川绘里会对她开这样的玩笑呢?

    北川凛也已经有想法了。

    这必然是北川寺向北川绘里示意的,目的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这就对了嘛。

    北川凛知道的。

    北川寺是有事情对自己隐瞒,为的就是想让她大吃一惊,既然儿子都已经努力到这种份上,那她这个作为母亲的,自然也不能让北川寺这番煞费苦心白费。

    对的,北川凛已经部摸清楚北川寺的想法了。

    用一句通俗的语言来表达,那便是‘她已经部都懂了’。

    既然部都懂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了

    北川凛要去与北川寺见面,问一问对方的近况,看一看这两三个月以来,自己的儿子究竟变成什么样了。

    她之所以避开神谷未来独自一人来找北川绘里也是这个原因。

    反正等会儿也要去找北川寺的,让北川寺给神谷未来打个电话,叫神谷未来过去汇合,然后再揭露自己的身份

    完美。

    说实话,北川凛也想看一看那个聪慧的神谷未来得知她身份时那种惊讶的小表情。

    至于这个时候就暂时装作被北川绘里所说的话惊讶到。

    北川凛思索结束后,就假装出一副震惊久久不能平复的神情来。

    过了一会儿后她才像是缓过神来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叫寺哥天下无敌嗯我大概明白这两三个月家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说起来我也很久没见到寺了,现在我们就去找他吧。”

    但对于北川凛这个请求,北川绘里却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凛妈实在不好意思,我在之前约了朋友,说是要一起逛京北祭”

    说到这里,北川绘里顿了顿,又继续开口:

    “不过凛妈既然已经回来了,我当然要和凛妈一起的。不过这个情况也要对我朋友解释说明一下,所以凛妈就先去找寺哥吧,我通知一声她们就过来了。”

    对于北川绘里这合情合理的说法,北川凛也是点头同意。

    北川凛也想多陪一陪许久未见面的女儿,但她的人际交往也很重要,这里肯定不能让北川绘里为难。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随后北川绘里离去。

    北川凛也取出了自己的手机。

    注视着手机屏幕上面北川寺的手机号码,北川凛也是神情复杂。

    自己的儿子在这两三个月中已经改变了。

    虽然不一定像北川绘里吹捧的那么夸张,但对方关心妹妹却是事实。

    以前的北川寺并不会那样。

    “这次见面之后就稍微对他放松一点吧。”

    一直以来她都用严格的要求去约束北川寺,这一点北川凛也清楚。

    但北川寺是长兄,她这样做也是当然的。

    现在的北川寺已经改变了,她自然要放松要求。

    “我儿子天下无敌吗?”

    一想到刚才北川绘里吹捧北川寺的样子,北川凛就觉得有些好笑。

    然后

    她拨打了北川寺的电话。

    这个电话打过去振铃不到一秒钟就接通了。

    就好像手机那头的北川寺正等着她这个电话一样。

    没等北川凛开口寒暄,另一头的北川寺就已经开口了:

    “你在京北?”

    “嗯。”

    “哪个地方?”

    “呃体育馆后面的长椅。”

    “我过来找你,不要乱跑。”

    啪嗒。

    电话挂断。

    这一系列简短的问话以及回答让北川凛都有些错愕地眨了眨眼睛。

    快实在太快了。

    而且北川寺那是什么态度?

    还‘不要乱跑’?

    你把我当小孩子了?

    我可是你妈!就算要说‘不要乱跑’,也应该是我对你才说。

    北川凛嘴角一抽,差点没忍住再给北川寺打个电话,并且强调她与北川寺之间上下关系。

    但北川凛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摇头作罢。

    毕竟强调这种关系本来就是幼稚的表现。

    “京北高中还真是平和。”北川凛舒舒服服地靠在长椅边,抬起头看向空中漂浮着的云彩。

    她一下飞机就往京北这边赶过来,在这种放松氛围过后,北川凛就感到一股疲惫感从身体深处涌出。

    北川凛拉了拉挎包,打了个哈欠,靠在长椅边,打算眯一会儿。

    而这一闭上双眼,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她是被一阵讨论的声音所吵醒的。

    “呃”北川凛轻轻地揉了揉双眼,接着有点迷茫地抬起头。

    这一抬头,北川凛就看见了一个个年龄各异的女生。

    这其中她比较熟悉的就只有岗野良子与神谷未来了。

    此时,神谷未来正笑着与一个脸蛋带着点婴儿肥的女大学生交谈,听她们的谈话内容之中还有提及‘北川御神’一类的内容。

    不过

    北川御神?

    那是什么东西?

    北川凛刚睡醒,脑子有些迷糊,于是就没有深入去思考。

    在神谷未来她们不远处的树底下,刚刚认识的岗野良子正与一个脸上带着恬静笑容,身上穿着格子制服的女生说笑。

    也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反正两人都笑得比较开心。

    北川凛的视线再转。

    这一次总算看见她想看到的人了。

    北川寺。

    那个还没有见面就已经被北川绘里吹捧上天的北川寺。

    两三个月过来,北川寺的相貌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但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许久的北川凛却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北川寺的精神气质改变了。

    是的。

    虽然外表看过去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看他的站姿以及谈吐方式就能够看得出来许多。

    以前的北川寺是一直阴沉着一张脸,情绪很容易就躁动起来。

    但现在的北川寺明显改变了许多。

    背脊笔直,语气平稳,与人交谈时,目光总是平视,显出一种不低人一头的感觉。

    要说以前的北川寺是一片会移动的、无时无刻都在泛起波澜的小湖泊。

    那么现在的北川寺倒是给她一种平静、不起波澜的汪洋大海的感觉。

    汪洋大海?

    这个莫名其妙的名词出现在自己脑中后,北川凛立刻就将其否定掉了。

    北川寺这个年纪顶多就算是个小池塘,怎么还能用大海比喻?

    而在北川寺身边还有一个戴着口罩,戴着大墨镜的短发女生。

    也不知道这么大热天的这个女生为什么要把自己捂得这么严严实实,北川凛看一眼都觉得热。

    她还想观察一会儿,却不想正在与戴口罩女生交谈的北川寺突然目光一斜

    直直地看了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视线有一种惊悚之感,让北川凛浑身都是一抖。

    接着她就听见了北川寺的声音。

    “醒了?”

    “刚醒。”北川凛干咳两声回答道。

    随后她又看向北川寺以及周围那些女生。

    直觉告诉她,这些女生或许与北川寺都有些关系。

    但除开神谷未来、岗野良子以外北川凛她一个都不认识。

    自己的儿子还真是长本事了。

    竟然这么受女生欢迎?

    “说起来,寺,你身边的这几位是?”北川凛忍不住问道。

    “正好,我也要和你谈一谈这方面的事情。”北川寺面色不变地伸手向自己身边的戴口罩女生,简单明了地介绍道:

    “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为我和绘里提供了不少资金的住客。”

    喔?

    北川凛面色微微转变。

    这不就是家里的金主吗?

    “很高兴认识你,小姐,谢谢您这么照顾我家女儿和儿子。真是非常感谢了。”

    北川凛拿出社交用的感谢口吻,神色之间满是恭敬。

    北川凛这样子看得中花都是一愣一愣的。

    我照顾北川?

    究竟有没有搞错什么事情啊?

    中花缩了缩脑袋。

    其他的事情中花或许还可以装模作样地应两声,只不过要她承认自己照顾北川寺

    她都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的脸子。

    毕竟她中花在住进北川家后究竟有多懒散她自己也清楚。

    中花只能呵呵呵呵地笑了两声,支支吾吾地说道:“嗯嗯。总需要互帮互助嘛。”

    说完这句话后,她就低下头,根本不敢去看旁边站着的北川寺脸色。

    见中花这古怪的作态,北川凛也有些疑惑。

    这时岗野良子、神谷未来她们也靠过来了,总不能让气氛就这样沉寂下去。

    想到这里,北川凛也是用开玩笑的口吻试图活跃气氛道:“刚才绘里那孩子也提起过您呢,说小姐你是那个国民歌手天后中花呢,绘里还真是会开玩笑。您说是不是?”

    北川凛这句话一说出口,她就感觉到周围的女生都不再开口闲聊了。

    一双、两双、三双明亮的、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只是看着她。

    安静。

    没有一个人接口说话。

    气氛转瞬之间便凝结成了冰块。

    而在这时,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多看一眼满脸莫名其妙的北川凛,善意地解释了一句:

    “这位就是中花小姐。”

    “嗯?”北川凛像是表情硬化了一样,笑着眨了眨眼睛。

    “咳咳不好意思,北川阿姨,正如北川他说得那样”

    在北川凛的注视下,一直戴着墨镜的女生将墨镜摘下来,口罩暂时也取下一半。

    那张熟悉的中性凛然的脸蛋出现在北川凛的视线之中。

    正是中花!

    “嗯??!!”北川凛脸色僵硬了,只是笑,没有说话。

    在北川寺抬手示意下,中花将口罩、墨镜重新戴好。

    “中花小姐已经在家里住着有一两月了,前段时间狗仔还差点曝光了我们家,不过也勉强算是隐瞒过去了。”

    北川寺边说边看向中花。

    那平静的眼神看得中花‘嘿嘿嘿’地摸了摸脑袋,再次低下了头。

    “寺你是怎么认识中小姐的?”

    事情已经发生了,北川凛就算再吃惊,再不愿去接受,都只能接受了。

    但她的疑问也随之而来。

    北川寺究竟是如何结识中花的?

    面对北川凛这个问话,北川寺显然也早就有了回答。

    他不急不缓地回答道:“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结识了千叶萤老师,而千叶萤老师正好认识中小姐,加上中小姐由于自身的原因,就想在我们家住下,一来二往就熟悉了。”

    “是、是这样吗?”北川凛傻傻地点了点头。

    千叶萤老师?

    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

    北川凛摸了摸脑袋,想要找出脑子里面有关这个名词的记忆。

    最后

    北川凛放弃了。

    毕竟刚刚睡醒,加上一下子面对如此惊喜,思考有宕机也情有可原。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非常感谢中花小姐对我们家的帮助。”北川凛十分礼貌地说道。

    听见北川凛这再一次的感谢,中花总算有些憋不住了,她急急忙忙地伸出手,摇头否定道:

    “没有没有,北川平时帮我的更多,要感谢也是我谢他。北川阿姨言重了。”

    “”北川凛。

    中花这看起来也不像说谎。

    但北川寺一个高中生又能帮到她什么呢?

    北川凛想不通。

    既然想不通,那就索性不去思考了。

    北川凛对中花点点头,随即将目光转向剩余的几个女生。

    中花的身份已经足够让她吃惊了。

    所以接下来不管北川寺再有什么惊人之语,在中花这座高山面前,都已经失去了应有的色彩了。

    换而言之就是,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北川凛都认为自己不可能再吃惊了。

    是的。

    北川凛认为自己不可能再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