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 第四百三二章.神谷未来沉默了(8000字目标达成!)
    ()    过了好一会儿,从雅室之中才传来四方家主冷淡的声音。

    内容十分简单。

    但却让四方辉夜的心脏禁不住迅速地跳动起来。

    “随便你。”

    说完后,雅室中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好像主人已经休息了一样。

    得到了这个回答后,四方辉夜用力地攥紧了拳头,她看着雅室的纸门,接着将躯干弯下,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后,转身离去。

    在这种情况中,雅室外的男人走上前去,语气之间也有些诧异:“就这样按照她所的那样...真的没问题吗?家主大人?”

    “......”四方家主。

    在男人的注视下,纸门过了一会儿便被拉开。

    “家主大人,你这是...?”男人张大嘴巴,语气又惊又惧。

    面前四方家主的脸上满是青肿,像是被人狠揍过一样。

    也难怪他这副惊愕的样子。

    四方家主摆了摆手,无奈地摇了摇头:“和外面的族民情况差不多而已,我这些都还算是小伤,你去外面协助帮忙吧。”

    他挥手就将男人驱赶离开,随后便在长廊底下坐下。

    这样坐着大概有十多分钟,他才咧咧嘴,摸了摸脸上的青肿之处:

    “还真被他说中了。”

    四方辉夜不再像以前那样软弱...会做出属于她的选择...

    这句话其实在几小时前,北川寺其实已经对他说过了。

    但当时四方家主对北川寺这句话其实嗤之以鼻。

    毕竟他是看着四方辉夜长大的,对方那种柔弱没有主见的性格,他也是清楚知道的。

    可刚才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根本没有想到。

    “四方辉夜...新的月之巫女么...?”他喃喃自语了一句。

    说实话,让四方辉夜作为月之巫女继续生活在四方家,对四方家也是好事。

    毕竟月之巫女要从小培养,他们耗费那么大的力气才培养出来一个四方辉夜,就这样放她离开对四方家也没有好处。

    让她作为月之巫女活跃下去,这对他们也好,再加上北川寺还答应了他们好几个条件...

    只不过

    “那个小子下手真重啊...”四方家主又扯了扯嘴巴。

    不过是底下的四方族人针对了一下对方,把他关在门外不让他进来吗?至于把门都拆了,把人都打了吗?

    明明只要服个软就可以了,何必动手呢?

    四方家主摸着自己脸上的青肿处。

    本来他还想着要教训一下这个把自己族人部撂倒的青年,结果没想到对方随随便便就把他给压制住,并且还狠揍了一顿。

    但不管怎么样,四方家主都已经清楚了。

    北川寺是一个前途无量的除灵法师,能不去交恶就不去交恶对方。

    而且现在四方辉夜的去留都已经决定,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轻视她了。

    毕竟拥有月晦镜与月望镜的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有与他正面交谈的资格了。

    ......

    另一边,京都站。

    北川寺早早地就坐上了离开奈良的电车,这一点四方家主并没有说错。

    北川寺将行李放在自己脚边,接着坐下。

    电车上并没有几个人,也算是清闲。

    现在也不是节假日那种大流量人群移动的日子,车内当然还有很多空位空出来。

    “也不知道四方辉夜的情况怎么样了。”北川寺靠着窗户,心思转动。

    通过答应四方家主一些无伤大雅的条件,北川寺也得到了对方‘一定会尊重四方辉夜意愿’这一回答。

    至于条件内容...无非就是与衫原家以及各个财团的合作...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

    北川寺就是个为四方家引路的,至于在东京的熟人究竟答应不答应,那就与北川寺无关了。

    正当他如此思考着的时候,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传出单调的铃声。

    这是line消息的提示音。

    北川寺眉头一挑,从口袋里面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干净的line页面上就只有一个头像后面多出了消息提示。

    这正是神谷未来。

    北川寺将身子向后靠,整个人放松后才打开lien消息框,一眼看去。

    神谷未来(13:14p:寺君!都已经两天了!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回来之后要做什么?啊说起来我和绘里妹妹去看了新的电影,感觉很不错!所以说寺君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北川寺看着这一行行字眼忍不住摸了摸下巴。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神谷未来对他迟迟不归的怨念。

    他手指一动,再往上面翻去。

    line上面密密麻麻的部都是神谷未来给他发的信息。

    只不过因为北川寺人在灵域,所以根本就接收不到,等接收到的时候就成了滞留信息,并没有提示。

    看着神谷未来那一条条诉说着‘我一个人好无聊,寺君快来安慰我’的消息,

    北川寺脸色稍缓,正当他手下一动,打算给神谷未来发送信息的时候,手机屏幕上面冷不丁地又跳出来一条消息

    神谷未来(13:16p:喂?寺君?现在正看着我的消息吧?如果真在看着我的消息不回复我的话,我一定会生气的。

    这条消息一发过来,让北川寺都禁不住挑了挑眉。

    这当然不是说神谷未来有隔空读心术一类的,而是line发消息本来就有‘既读’功能,换而言之就是已经看过信息的后面便会出现‘既读’两个字。

    想来是神谷未来一直守在手机边上等消息刚好就看见北川寺‘既读’了消息。

    在这种情况下,北川寺也没犹豫给神谷未来发送了一条消息过去:

    “我刚刚才看见信息,之前一直在灵域之中,接收不到你这些滞留的信息。生气了?”

    北川寺这一条消息一发过去,那边的神谷未来就立刻发来了消息。

    神谷未来:不是生气!是超级生气!寺君你最好快点回来安慰我!要抱着我哄的那种!不然我真的真的就生气了!

    下面还附上了一只生气的猫咪卡通图片。

    北川寺将水壶取出来喝了一口水后面色平静地回复道:

    “嗯。那就这么做。”

    那边收到这句话后,也是立刻就发来了消息:

    ‘嘿嘿,那你一定要快点回来。路上注意安,都连续忙了两三天了,寺君也应该累了。我先不打扰你了,好好儿休息。发一张自拍给寺君看!睡觉的时候也要和我在一起喔。’

    line聊天之中多了一张神谷未来的照片。

    照片之中的神谷未来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比着剪刀手,白皙粉嫩的可爱脸蛋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在她身后是北川家的客厅,北川绘里与中花正躺在沙发上睡着午觉。

    一切都是一副平静不起波澜的样子。

    这让北川寺满意地点了点头。

    再次发送消息回复神谷未来后,北川寺也完靠在巴士座位之上。

    确实差不多该休息了。

    而北川寺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下午两点多钟。

    然后就是换车到新干线再转车。

    这期间又花了一个半小时。

    等到北川寺完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了。

    北川家由于有神谷未来帮忙看着,倒也没有出什么乱子,北川绘里与中花也还是老样子。

    话是这么说

    “你们部挤上来干什么?”

    北川寺神色奇怪地看向面前挤过来的中花以及北川绘里。

    而且她们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不太对劲。

    在北川寺的注视下,北川绘里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神情兴奋:

    “寺哥,我都听未来姐姐说过了,你从京都那边回来带了不少好吃的伴手礼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北川寺多看了一眼神谷未来,结果刚好就看见到神谷未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着自己笑。

    北川寺倒也没有那么坏心眼,毕竟伴手礼买回来就是让她们吃的。

    “是带了一些小玩意儿。”他点点头,从行李袋里面将以精致纸袋包装的和子取了出来。

    所谓的和子,其实就是日本一些有名的小店心,而在这之中,京都那边所制作的小点心又有京子的美名,这些当作伴手礼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看着北川绘里与中花急急忙忙地将东西取走,北川寺也没有拦着她们,只是语气平淡地吩咐了一句‘要记得饭后吃’。

    等到北川绘里与中花走开准备去泡茶享受点心的时候,北川寺这才看向神谷未来。

    神谷未来目光游离,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轻咳一声刚要打一声招呼的时候

    “哎?”神谷未来张开了嘴巴。

    突然一下子腾空感让神谷未来一瞬间摸不着头脑。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神谷未来才发现她竟然一下子就被北川寺抱起来了。

    这还不算完,北川寺抱起她之后还不忘对着客厅里的中花与北川绘里说一句:

    “我和未来在房间里有些事情要解决,你们等会儿不要上来打扰。”

    “???等会儿?!”神谷未来瞪大眼睛。

    不是,怎么突然就变成这种展开了?

    自己根本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吧?

    话说北川寺在灵域里面究竟遭遇了什么?怎么一见到她就这么...这么...急不可耐了?

    这不应该啊?

    她张大嘴巴,想回头看一眼北川寺的表情,结果就被北川寺改抱为抗,直接搬上了楼。

    “...寺君!寺君!你放下我!”

    神谷未来挣扎着,但下一刻她整个人就被北川寺丢上了床。

    她咽了咽口水,双眼惊疑不定地看向北川寺:“寺君...?”

    “我用不用脱?”北川寺神情认真地反问。

    咕嘟

    这是要来真的了吗?

    神谷未来再度咽了咽口水,以一种格外艰难的语气小声问道:“太早了吧...?”

    这一句问话出来,神谷未来能清晰地看见北川寺脸上露出了不太理解的神色。

    难不成寺君是觉得不早了吗?!

    神谷未来脑袋一团乱麻,语气惊慌:“寺君,你看嘛,我也才十六岁,还没满十七生日,要是现在就做这种事情的话...哎呀,其实我也不是怕和寺君做这种事情的,因为我们再怎么说都是未婚夫妻了,做这种事情也是能够理解的。”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神谷未来完懵了,到最后她也干脆不管了,直接闭上双眼犹如认命一样叫道:“如果能让寺君开心的话,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很开心的!”

    “......”北川寺。

    听着神谷未来的话,北川寺也算是明白这个小女生在想些什么了。

    她是以为自己要和她做那种事情?

    北川寺摇摇头,语气没有半分变化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在脑子里面究竟构思出了一副什么样的场景...但是”

    北川寺神情不变伸出手直接抱住了神谷未来:“约定就是约定。”

    “呃...?”神谷未来愣住了。

    她张了张嘴,过了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约定是...?”神谷未来的脑袋蹭着北川寺的下巴,语气有些不太理解。

    “之前就在line上面说过了,要这样抱着你吧。”

    北川寺语气自然地回复道。

    直到这时,神谷未来才想到了。

    她之前在line上对北川寺所说的话。

    要是不抱住安慰的话...她可真的会生气...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神谷未来脸色都烫红了。

    自己刚刚究竟想了些什么啊?!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

    “可寺君你也不用说出那种让人误会的说法吧?!”神谷未来有些恼羞成怒了。

    一半是因为她在北川寺面前出丑了,另一半则是为自己刚才脑中过于激烈的脑补而感到难为情。

    “让人误会的说法?”北川寺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是指脱衣服这句话?”

    “是啊!”神谷未来用力地使用自己的小脑袋顶着北川寺的下巴,咬牙切齿。

    这可不怪她!要知道是北川寺用这种让人误会的话才会勾起她脑子里面那些龌龊想法的。

    不管北川寺再怎么说都找不到理由了吧?要知道可是北川寺自己说出的‘我用不用脱’这句话的!

    神谷未来觉得自己已经对北川寺构成了必杀之势!她又占据了道德上的制高点!

    然后

    “我只是想说,天气很热,而我刚从京都那边坐车回来,身上难免会有些汗臭味,抱住你会不会有味道,所以才问你要不要脱。”

    听了这句话。

    原本眉飞色舞的神谷未来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