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外公(第1/2页)
    今天白天的焱都非常喧闹,第一弟子李天命的声名传遍全城,甚至轰动全国。

    他身份特殊,三年前的丑事被翻出来,是个绝对的话题人物。

    故而,才引起了更火爆的传播效应。

    试问如今焱都,谁不知道李天命大名?

    至于是褒是贬,每个人看法不同。

    唯一确定的是,几乎所有人都为林潇潇而惋惜。

    毕竟论年龄天赋,真正适配第一弟子名头的还是她。

    故而就在傍晚,就有人联名上书,交付炎黄学宫,请求修改排位战规则。

    他们觉得,再也不能让类似林潇潇这样的天才含恨,让李天命这样的伪天才受益。

    至于往后规则是否会更改,那就不得而知。

    白天再喧闹,到了夜晚总得安静下来。

    李天命完成了进天府的第一个目标,吩咐李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他们大快朵颐,享受着安宁和快乐。

    卫婧手脚不太方便的时候,李天命便亲自喂她。

    “你小时候淘气不吃饭,都是娘一口一口喂你,现在却反过来了。”卫婧感慨说。

    “这说明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李天命笑道。

    饭后李婶在收拾碗筷,李天命推着她来到庭院之中。

    今晚焱都的夜色很美,天上的星辰汇聚成一条星河。

    星河稍微带着一些火红色,如同火焰在星河中燃烧,所以天地也格外的敞亮。

    李天命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那就是:母亲终于愿意,跟自己说起她当年的事情了。

    “娘,告诉我,我进了天府,要怎样才能帮助你,除掉这小命劫。”

    夜色之下,李天命坐在她旁边的台阶上,目光如若星辰。

    小黄鸡吃的太饱,此时正打着饱嗝,在屋顶上仰望着,双脚朝天。

    这是接下来李天命的最大目标。

    他离开离火城的时候,第一目标是进天府,现在成功了。

    新的第一目标,当然是让母亲延年益寿,让母亲重获青春。

    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这也是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想起雪岚和她的儿子们,对卫婧如今迟暮的嘲笑。甚至,连送出棺材的话都说出来。

    想起卫婧跟自己说他不想死。

    李天命就知道,他一定要让母亲,脱离这小命劫的劫难!

    “天府之中,只有一个人能帮助我除掉小命劫,而且就算是他,也会有很大的损耗。”

    “因为,这小命劫在我身上蛰伏二十年,已经根深蒂固了。”卫婧靠在椅子上,仰望着璀璨的星空,丝丝白发落下。

    “这个人是谁?”李天命问。

    “他是天府的府主,整个炎黄学宫的掌控者。”卫婧回想起了那个人,眼神有些复杂。

    “不对吧,‘炎黄宫主’才是学宫的掌控者吧?”李天命疑惑问。

    “你这就不懂了,其实严格来算,天府并不归属学宫,而是天府掌控学宫,天府府主的权力和地位,比炎黄宫主都高。”卫婧说。

    “原来是这样啊……”

    李天命今天才知道,原来天府的府主,不但地位超过凤凰殿主,更是超过炎黄宫主。

    天府府主一直都是个神秘存在。

    在学宫之中,炎黄宫主才是对外经常露面的人,所以李天命不知道这层关系。

    “娘,你的意思是,想要让天府府主救你很难,因为解除小命劫,对他的功力有损耗是吗?”李天命问。

    “不只是这样。”卫婧低下头,苦笑道:“其实,还有其他原因。”

    “什么原因,你得罪过这位天府府主?”

    “原因是,我曾经是这位府主的女儿。而且,我确实得罪过他了,还得罪得非常严重。”卫婧抬起头来,无奈笑着看着李天命。

    “什么?”李天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是天府府主女儿,也就是说,现在掌控炎黄学宫和天府的那个存在,是自己的外公?

    他猜测卫婧曾经在焱都有一些家世。

    但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外公会是天府府主。

    “曾经算是,现在不是了,二十年前,我就被逐出家门,从此断绝了父女关系了。”

    “这也是他能解除小命劫的原因,因为这小命劫,就是来自他的遗传。”

    卫婧说起这些往事,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有些苦涩。

    “你是因为什么,让他对你这么绝望?”李天命问。

    “我怀孕了,但是他看不上李炎枫。”卫婧很干脆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