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令人心疼的笑容(第1/2页)
    “没事吧?哥哥?”

    道场的地板上,赤羽抚子犹如道歉一般,一边扶起赤羽雷真,一边将冰袋递给了他。

    “没事…”

    赤羽雷真非常纳闷的回答,脸上则是有着一个非常清楚的红印。

    看着这样的赤羽雷真,罗真却没有半分的心疼。

    “你不是说自己要学武术吗?怎么连那么简单的攻击都躲不开啊?”

    罗真事不关己般的说着这样的话,让赤羽雷真一时之间也是反驳不得。

    “抚子,你使用〈傀儡术〉的时候也得注意着点,就算精神再集中,对周围的警戒同样不能放松。”

    赤羽天则很有大哥的风范,对赤羽抚子进行起了教导。

    “是,我知道了,兄长大人。”

    赤羽抚子非常诚心的接受了赤羽天的说教。

    不过…

    “谁让哥哥突然吓我来着?”

    转向赤羽雷真时,赤羽抚子的语气就变得有些不客气了。

    在家里,赤羽抚子会将赤羽天称呼为兄长大人,以示对赤羽天的尊敬,对赤羽雷真则是称之为哥哥,以示亲近之感。

    所以,对于赤羽雷真,赤羽抚子的语气一般都比较随和,对于赤羽天,赤羽抚子的语气则比较恭敬。

    至于对罗真,赤羽抚子则是直接称为鸣神哥,算是介于尊敬与亲近之间,好感度的高低,一看便知。

    不过,总的来说,赤羽抚子与家里的三位兄长的感情都很不错,并没有出现过什么纠纷和争执,顶多就是对待的态度和语气有所不同而已。

    现在,对待赤羽雷真,赤羽抚子的态度自然就变得不客气了起来。

    “本来还听说哥哥在伊邪那岐流的禁地里打败了非常厉害的式神,一定已经有所成长,没想到,哥哥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靠不住。”

    赤羽抚子毫不客气的说着这样的话。

    对此,赤羽雷真倒是没有多么在意。

    “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赤羽雷真不以为然般的说道“禁地的时候我也只是负责跑来跑去,真正出手的都是鸣神。”

    “跟我想象的一样呢。”赤羽抚子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紧接着语气突然变得柔和了起来,道“但是,哥哥一定也很努力了,对吧?”

    “嘛…差不多吧…”赤羽雷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就对了,真不愧是哥哥。”赤羽抚子嬉笑着说出这样的话。

    看着这一幕,赤羽天不禁露出笑容,罗真亦是摊了摊手。

    四兄妹之间顿时弥漫起了一股唯有家人之间才会存在的温馨感,让人丝毫不怀疑,这四人之间存在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对了,鸣神哥。”赤羽抚子转向了罗真,问道“听说你们和伊邪那岐流的公主之间的订婚并没有完成,这是真的吗?”

    “是啊。”罗真以散漫的语气答道“毕竟禁地试炼被我们搞成那样,再来谈婚事,未免太神经大条了。”

    “是吗?”赤羽抚子喃喃道“这倒也是…”

    赤羽抚子的喃喃声,落在赤羽天和赤羽雷真的耳中,似乎并没有什么怪异之处。

    但是,罗真却是有点狐疑了起来。

    (这语气怎么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罗真便想着这样的事情。

    紧接着,赤羽抚子的发言,就让这股不对劲感变得更加的浓郁。

    “请别感到灰心,哥哥们。”

    赤羽抚子像是振作了起来,又像安慰着什么一样,对着罗真和赤羽雷真说了这么一句。

    “我们家与伊邪那岐流的联姻已经是事实了,两位哥哥以后肯定有机会可以和华族的公主殿下结缘的。”

    赤羽抚子微笑着说出这样的话。

    乍听之下,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可在罗真听来,赤羽抚子话语中携带的情感,竟是多少有些复杂。

    (究竟是怎么回事?)

    罗真心中若有所思。

    (难道,抚子对赤羽家和伊邪那岐流之间的联姻知道些什么内情?)

    罗真这么想着。

    就在罗真沉思着的时候,赤羽雷真已经和赤羽抚子攀谈上。

    “也许吧。”赤羽雷真很是直接的说道“但是,就算变成那样,人家公主殿下最后看上的也只会是鸣神,不是我。”

    “真是的,哥哥,你怎么又说这种话?”赤羽抚子不满的说道“对自己有点信心好不好?”

    “抚子说的没错,雷真。”赤羽天同样责备道“就算你的愿望是练武,那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一旦失去自信,那不管是魔术还是武术,都不会眷顾你的。”

    这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