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混乱的开始
    东京涩谷,一栋摩天大楼的天台上。

    此时,一个男人站在了这里,眺望着整个被夕阳给染红的天空。

    “逢魔之时吗?”

    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嘲笑的说着这样的话,男人低声自言自语着。

    “想动手的话就是现在了吧?”

    说着这样的话的男人名为六人部千寻。

    正是昨天和罗真差点相撞,并进行了短暂的冲突的那个男人。

    自昨天的那个时候起,六人部千寻就一直在这里,静静的等待着这个时候的到来。

    两年前,就在这一天,六人部千寻所熟知且效力的一位伟大的阴阳师同样是在这里展开了一场行动,直到现在都为大众所津津乐道,并为之恐惧。

    现在,六人部千寻就准备和那个人做一样的事情。

    这肯定会造成许多人的哭泣。

    六人部千寻清楚的知道着。

    这肯定会造成许多人的伤亡。

    六人部千寻清楚的知道着。

    还有,这是原本绝对不能做的事情。

    这一点,六人部千寻同样很清楚。

    可是

    “为了我等的悲愿,这不得不做。”

    六人部千寻为此做好着觉悟。

    所以,六人部千寻将自己的背包拿了下来,从中取出了一张写满了血色的祭文的图纸,将其摊在自己的面前。

    然后,六人部千寻半跪在那里,一边闭上眼睛,一边结起一个玄妙的手印。

    咒力,在其身上鼓荡。

    旋即

    “请保佑我吧,大连市部长。”

    六人部千寻祈祷似的道出这样的一句话。

    其口中所提及的人,正是六人部千寻过去熟知且效力的人物。

    紧接着,六人部千寻又提及了自己发自内心尊敬、爱戴、崇拜的人物。

    “请原谅我,北辰王。”

    说完,六人部千寻一边释放出咒力,一边开始咏唱出不详的咒文。

    就在这一刻里,整个东京都内的灵脉开始产生混乱。

    灵气,集体的扭曲了起来。

    阴阳厅,祓魔局。

    这一天,祓魔局的第一监控室发生了异常的混乱。

    “有灵灾发生!地点在上野!据抵达当地的局员回报!灵灾规模逼近phase2!”

    “依目黑分局报告!品川也有灵灾发生!他们预计在数分钟以后抵达现场!”

    “第六小队报告!修祓中的灵灾突然升高至phase2!灵压仍在持续攀升!请求给予支援!”

    “根据灵视官的回报!东京内灵脉呈现异常状态的混乱!浮动数值持续上升中!请求指示!”

    “请求指示!”

    “请求指示!”

    在这个监控室里,大量的工作人员便坐在一台台的仪器和电脑前,有的正在拼命的敲打键盘,有的正在不停的接电话,让一个个的状况的报告声不住的响起着,非常的混乱。

    宫地盘夫就在这样的状况下接到通知,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进入了这个混乱的现场。

    一进入这里,宫地盘夫首先看到的是坐落在监控室最深处的一面巨大的屏幕。

    在那里,显示出东京都整体地图的画面呈现在屏幕上,上面有着一个又一个的红点在闪烁。

    身为祓魔局实际上的最高负责人,宫地盘夫自然知道这些红点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有灵灾在那里发生。

    这对于祓魔局中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然而,此时此刻里,密密麻麻的红点就布满了东京的地图,告诉了所有人,在东京内发生的灵灾究竟有多少。

    这明显是异常状态。

    “室长!”

    “室长!”

    “室长!”

    一名名的工作人员一看到宫地盘夫的抵达,立即露出有如看到救星一样的眼神和表情。

    “别慌。”

    宫地盘夫冷静的给出指示。

    “将灵灾的发生地点部进行统计,通知离灵灾发生地最近的部队立即过去修祓,再对附近的居民发出避难通知,务必先保住市民的安。”

    宫地盘夫先是下达了这一串的指示。

    “优先处理phase2的部分,而phase1级别的灵灾可以先以结界进行隔离,事后再进行处理,着重监控那些灵脉混乱的地点,立即派出部队过去,那里很有可能会发生phase3等级的动灵灾,必须将那里作为最优先处理的地方。”

    宫地盘夫有条不紊的下着这样的指示。

    可是

    “第第六小队报告!”

    一个工作人员突然惨叫似的呐喊出声。

    “秋叶原发生灵灾!规模达到phase3!动灵灾已形成!”

    随着这位工作人员的呐喊,其余的工作人员也接连的收到消息,慌慌张张的报告。

    “从上野传来灵灾突然升至phase3的报告!”

    “前往品川的部队也传来报告!现场确认动灵灾的形成!已经在周围造成破坏!”

    一个个的工作人员的报告,让宫地盘夫沉默的同时,亦让周围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面色变得惨白与铁青。

    三起灵灾陆续进入phase3的规模。

    这样的情形,根本就是前所未闻。

    再加上在东京各地也持续发生着灵灾,这根本就是难以想象到的可怕状况。

    然而,这个状况虽然可怕,却不是没有发生过。

    同样的状况,在两年前便曾经发生过一次。

    那是一起人为引发了多起的灵灾,让东京呈现百鬼夜行的惨状,造成巨大损害的恐怖攻击事件。

    事件的主导者为大连寺至道。

    其所引发的恐怖攻击事件,正是

    “「上已大祓」”

    不知道是谁以颤抖的声音道出这个事件,让场的人们内心一阵冰凉。

    没错。

    同样的事情,就在两年前由大连寺至道引发过。

    时隔两年,东京再一次的出现了多起的灵灾,呈现出宛如百鬼夜行般的状态。

    “难道又是灵灾恐怖攻击?”

    一名工作人员便不敢置信的说着这样的话,让众人均都为之战栗。

    就在这时,又是有一名工作人员报告了出来。

    “又又有新的灵灾发生了!而且规模也在急遽的扩大!确认phase3的动灵灾已经形成!”

    这与其说是报告,不如说是悲鸣。

    宫地盘夫默默的抽了一口烟,随即沉声询问。

    “地点在哪里?”

    宫地盘夫只问了这个问题。

    工作人员回答了。

    “涩谷。”

    正是阴阳塾的一年级塾生们进行考核的地方。

    对此,宫地盘夫只是说了一句话。

    “通知所有的独立祓魔官,员出动。”

    以这样的一句话为开端,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