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 谁捡回了一条命?
    “木暮禅次郎!”

    “是木暮禅次郎!”

    “那个〈神通剑〉来了吗!?”

    “太好了!”

    这一个瞬间,看到名为木暮禅次郎的男人出现的塾生和讲师纷纷都不由自主的振奋而起,激动出声。

    而名为木暮禅次郎的男人则看着这个状况,有些困扰似的挠起了脸颊。

    罗真同样望着这个男人,注意力彻底的在镜伶路的身上移开。

    ————「木暮禅次郎」。

    这是一个在阴阳厅中人气仅次于大连寺铃鹿的人物。

    他是阴阳厅的后起之秀,祓魔局的四名独立祓魔官之一,与镜伶路一样,同为隶属于祓魔局的〈十二神将〉中的一人,被人们称之为————〈神通剑〉。

    与对工作不负责任,即对身为祓魔官的职责和义务不感兴趣,还肆意妄为的镜伶路不同,木暮禅次郎是祓魔局中的年轻精英,为人即有正义感,又有责任心,时常驾驶着机车疾驰于灵灾频发的东京,为市民们排除威胁,在祓魔局中更是非常的有领头风范,被年轻的祓魔官们视作憧憬的对象,更被高层们视作祓魔局将来的顶梁柱,目前是宫地盘夫的下属,却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继承其位置的人才。

    而由于本人即容易亲近,又平易近人的关系,再加上其本身极度的活跃,令得木暮禅次郎经常会在电视的直播上出现,为市民们所认识。

    所以,只论人气的话,木暮禅次郎的人气仅次于大连寺铃鹿,同样是那种出道当明星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角色。

    而论实力的话,木暮禅次郎更是要在镜伶路之上。

    至少,罗真是这么觉得的。

    因为

    (那把刀很危险啊。)

    罗真注视着木暮禅次郎腰间佩戴着的太刀,心中微微泛起一丝威胁。

    这丝威胁虽然还及不上当初见到宫地盘夫时感受到的那股危机感,却也比镜伶路还要来得强力。

    因此,罗真断定,木暮禅次郎的实力还要在镜伶路之上。

    (〈神通剑〉吗?)

    罗真紧视着木暮禅次郎,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

    “木幕独立官!”

    一名讲师走了出来,对着木暮禅次郎一边行礼,一边提出请求。

    “请你制止镜独立官的所作所为,再这样下去的话将会给塾生造成极大的威胁,我们无法对此坐视不管!”

    讲师如此诉说着。

    其余人这才反应过来,同样一一的出声。

    “请你制止同僚的行为吧!”

    “那个人太过分了!”

    “不能原谅!”

    塾生与讲师的怒气如同这个时候才爆发出来一样,一个个的接连喊出声。

    而这些声音,自然让得当事人极其不爽。

    “闭嘴!”

    镜伶路极为粗暴的向着在场所有人喊着。

    “!?”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一个个的接连闭上嘴巴,慑于镜伶路那危险的表情和目光,纷纷面露畏惧之色。

    由此可见,镜伶路给在场的塾生和讲师究竟带来多少的畏惧。

    “镜!”

    木暮禅次郎似乎明白了什么,注视着镜伶路的眼神变得即严肃又险峻。

    “你再这样胡作非为下去,阴阳厅一定会处置你,别怪我没提醒你。”

    木暮禅次郎不顾镜伶路的个性,直言不讳的这样提出问题。

    “啧!”

    镜伶路咂了咂嘴,却是如同真的为此收敛起来了似的,身上暴涌着的凶恶咒力被其一点一点的收敛起来。

    但镜伶路的视线还是紧盯在罗真的身上。

    “捡回一条命了啊,小鬼。”

    镜伶路语气极其不快的这么说着。

    然而

    “我捡回一条命?”

    罗真在木暮禅次郎有些讶异的眼神中,于其余塾生跟讲师慑于镜伶路的暴力而不敢出声的这个时候,反倒迎向了镜伶路的视线,语气变得同情起来。

    “原来如此,大名鼎鼎的〈噬鬼者〉充其量也就是这种级别,连到底谁胜谁负都看不出来吗?”

    罗真那有些同情的话语极为顺利的刺激到了镜伶路。

    “你说什么!?”

    镜伶路的怒火顺利的上涨了。

    面对这样的镜伶路,罗真只是瞥了他一眼,随即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啪!”

    伴随着响指声从罗真的身上响起,异象出现了。

    “嗡!”

    空气的震颤声中,一道道似模糊的海市蜃楼一样的人影竟是在镜伶路的身周出现。

    镜伶路,赫然已经被包围。

    “什么!?”

    镜伶路面色大变。

    “这!”

    连木暮禅次郎都凝起眼眸,面露郑重之色。

    显然,这两名〈十二神将〉都没有发现这一状况。

    罗真的声音这才重新响起。

    “你该不会忘记我在开战的时候就已经取出来的那些式符了吧?”

    罗真对着镜伶路笑出声。

    “你以为我没有使用它们吗?”

    罗真再次打了一个响指,将镜伶路给包围起来的那十个呈现半实体化的式神就在还没有展现出真面目和实力的状况下还原成一张张漆黑的式符,飞回到罗真的手中。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一下子理解了。

    打从开战的时候起,罗真就不知不觉间将这十枚式符给使用了。

    只是,这些式神并没有实体化,而是以灵体的状态存在,在罗真与镜伶路展开激战的同时,一点一点的将镜伶路给包围。

    “不可能!”

    镜伶路怒喊出声。

    “我怎么可能让那么多的式神靠近到这种程度还没发现呢!?”

    是啊。

    以镜伶路的能力,怎么可能让那么多的式神靠近到自己的身周还没发现啊?

    就算没有实体化,那也不可能被靠近到这种程度。

    但是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你打那么久?就是为了让咒术与咒术的碰撞能够扰乱周围的灵气啊。”

    罗真施施然的出声。

    “这也是我昨天才学到的东西,周围的灵气一旦被扰乱的话,那见鬼之才就派不上用场了。”

    当然,仅凭这样的话,想让那么多的式神将镜伶路给无声无息的包围,同样不可能。

    但是,刚刚这里才充斥满着瘴气,又接连的使用了那么多大规模的咒术,令得阴阳五气也混乱起来,如果是强力的式神,没有实体化,又使用着〈隐形术〉就不是不能趁着灵气如此混乱潜行到镜伶路的身边。

    而罗真的那十个式神部都是属于强力的类型。

    罗真就让式神们保持灵体化,再对式神们使用〈隐形术〉的咒法,等到自己扰乱周围的灵气,混以灵灾带来的瘴气,最大程度上的模糊镜伶路的感官以后,再让式神们悄悄的将镜伶路给包围起来。

    为此,罗真甚至一度切断了和式神们的灵力联系,以免被发现。

    也就是说,这个局面是罗真特地设下的局。

    那么

    “到底是谁捡回了一条命呢?”

    罗真终于是嘲笑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

    镜伶路的自尊心受到了最大的刺激,暴怒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