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早乙女凉
    咒练场那边发生的事情,罗真这边自然是一无所知。

    现在,罗真只是一心一意的追逐着以〈隐形术〉藏匿自身,正在力离开的那个人而已。

    而明明罗真已经给自己施加了〈刚体〉的技巧,对方却是在维持着〈隐形术〉的同时以完不逊色于罗真的速度在离开。

    那是因为

    “除了〈隐形术〉以外还给自己加上了〈步行法〉吗?”

    那是一种能够让身体变得轻盈、矫健、快速的咒法,和sa中的〈疾驰〉技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步行法〉在泛式当中也属于难度不是很高的一种咒术,连塾生中都有涉及此术的人,所以对方使用这一法术倒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可是,在使用〈隐形术〉的状况下还给自己使用〈步行法〉就是不一样的概念了。

    因为,为了维持〈隐形术〉的效果,对方需要将〈步行法〉所需的咒力与灵气波动都给一一隐藏起来,让〈步行法〉不会影响到〈隐形术〉的效果,更让〈隐形术〉不影响到〈步行法〉的施展,将两个咒术完美结合到极致,非常的有能耐。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以惊人的速度无声无息的逃走,如果不是同时拥有〈灵视〉和〈天眼〉的罗真的话,换做别人,早就让对方给溜走了。

    现在的话

    “你别想溜。”

    罗真的手中出现一枚咒符。

    “急急如律令(rder)!”

    罗真将咒符给打了出去,令得它似子弹一样,暴射向前方。

    下一秒钟,咒符产生了效果,冒出庞大的木气。

    但是,这股木气转眼间又变化为雷气。

    通过改动木行符上的术式,从而使雷法的使用变成可能,这是土御门千鹤的得意技。

    夏目从土御门千鹤那里就继承了这一技术,连带的让罗真也受益匪浅,从夏目那里习得了雷法。

    至于雷法出了名的难以操控问题,在习得〈心眼〉而能够完美控制魔力和咒力的罗真来看,根本不算问题。

    于是,耀眼的雷光从原创的木行符上迸现,化作一道闪电,窜向前方。

    “嘭!”

    闪电击打在前方的一处空间,让那里的空间一阵摇曳。

    摇曳的空间中,一道结界出现,将来袭的雷法给挡下。

    可是,张开结界的使用者的身影亦是终于无法避免的从中出现,渐渐的失去了透明的身姿,进入罗真的眼帘。

    罗真这才看清楚了眼前之人的外貌。

    那是一个身材娇小,看起来和大连寺铃鹿的岁数似乎在伯仲之间,身上穿着阴阳塾的女生制服的少女。

    少女拥有着一头只能盖过耳朵的短发,发色则呈现出一种似白似银又似金的色泽,穿在身上的制服不知为何有些不合身,令其双手都藏进制服的袖子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而少女的脸上却没有携带半分的感情,犹如所有的事情都无法令其产生情绪波动一样,一边在自己的面前张开结界,挡下闪电,一边这样子开口。

    “暴露了吗?”

    少女的声音如其外表一样,极其缺乏昂扬顿挫。

    或许是认识到自己没有办法从罗真的面前简单的逃走,少女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静静的看向赶上来的罗真。

    “呼呼”

    罗真因为跑了一段时间的关系,呼吸又是变得有些紊乱。

    即使刚刚在咒练场里大展神威,但体力方面果然还是罗真的硬伤,这也算是某种代价了。

    但罗真可不会在对方的面前示弱。

    “你是谁?”

    罗真便直截了当的提出这样的质问。

    “虽然穿着阴阳塾的制服,但你不是阴阳塾的学生吧?”

    罗真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做出这样的质问。

    但是,少女貌似也没有受到罗真的影响。

    “错了。”

    少女只是这么说了而已。

    “错了?”

    罗真皱起了眉头。

    “嗯。”少女点了点头,言简意赅的道:“我的确是阴阳塾的塾生,算是你的学姐。”

    “学姐?”罗真讶异而起,打量了一眼对方那娇小的身材,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道:“你骗谁呢?”

    看那和大连寺铃鹿没差多少岁数的外表,怎么可能是罗真的学姐呢?

    罗真是这么想的。

    然而,对方却是做出这样莫名其妙的回答。

    “因为我喜欢幼女。”

    少女就做出这样的说法。

    “哈?”

    罗真彻底的愣住了。

    “没听到吗?”少女直视向罗真,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是突然带上郑重和认真,这般道:“因为我喜欢幼女,所以就变成幼女了。”

    罗真的嘴角顿时踌躇而起。

    因为喜欢幼女,所以变成了幼女?

    “原来如此”

    罗真僵硬的笑了出来,眼中却丝毫没有笑意。

    “你是在玩我吗?”

    罗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了。

    可是,面对罗真这番有些火大的表现,少女竟是不知为何,露出了轻蔑的眼神。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在说「连幼女有多么伟大都不知道,你这种家伙真的是人人为之敬畏的天才吗?」一样。

    “连幼女有多么伟大都不知道,你这种家伙真的是人人为之敬畏的天才吗?”

    就在罗真那么想着的时候,少女竟是直接将他心中认为的那句话给完完整整的说出来,一字都没有产生偏差。

    “你是对我使用了读心的咒术吗?”

    这一刻,连罗真都忍不住说出这句话了。

    而看到对方似乎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样子,罗真立马将其打断。

    “废话少说!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在背地里阴我!”

    罗真不由分说的做出质问。

    感觉再让对方继续说下去的话,可能话题会歪到天南地北去,最终让罗真彻底的泄气和败北,所以,罗真干脆利落的切断了少女的节奏。

    对此,少女似乎有些不满,只是脸上依旧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我没有阴你。”

    少女就这么说了。

    “我只是想证实一下而已。”

    证实什么?

    “你是不是夜光的转世。”

    少女漠然的道出自己的目的。

    因为,鸦羽是能够自行选择主人的式神,只认夜光一人的灵气。

    “如果你能够成功的让鸦羽化作咒具,恢复本来的形态,那就能够证明你是真正的夜光转世了。”

    少女就这样子说着。

    为此,少女才解放了鸦羽,更不惜从中作梗,为的就是让鸦羽附到罗真的身上。

    至于少女的身份

    “我说了,我是你的学姐。”

    少女淡淡的报上了名字。

    “你可以叫我早乙女凉。”

    ————「早乙女凉」。

    这就是少女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