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 吞没一切的光芒
    “嗡————!”

    大气在震颤着。

    深刻于半空的五芒星中,无尽的光辉便一直往下宣泄,使惊人的力量不停的落在火海之中,掀翻八角柱状的结界内部的火焰,使火焰如冲击波般炸开,不停的拍打在结界的咒壁上,使结界摇摇欲坠着。

    罗真便维持着大独股印的手印,一边催发〈大威德法〉的咒术,一边紧紧的盯着前方。

    在那里,火焰一直都在翻腾着,如同一个燃烧的壁障,不停的与从天而降的光柱抗衡。

    光柱企图突破火焰的阻挡,落向真正的敌人。

    火焰却是灼烧着光柱,企图将其威能给削弱。

    双方就一直这么互相碰撞着,掀起咒力的风暴,激起灵气的爆炸,让周围的火海不停的被掀翻,如火山中的岩浆,翻腾不已。

    至于宫地盘夫,则是挥舞数珠,继续咏唱着〈火界咒〉的咒文,身释放出骇人至极的灵力,并将其通通转化为咒力,注入到火焰当中,抵抗着〈大威德法〉的直击。

    那有如源源不断一样的灵力释放,让保护着宫地盘夫的火焰的威能一直没有减弱,反而有越变越强的趋势。

    反观〈大威德法〉的力量,在往下倾泻的同时,随着时间的流逝,威力已经开始减弱。

    “结果连〈大威德法〉都没办法威胁到他吗?”

    罗真无可奈何似的苦笑而起了。

    在罗真的脑海中,威力比〈大威德法〉更强的咒术不是没有,但它们不是需要繁琐的准备就是需要付出可怕的代价,绝对不是可以在咒术战中进行使用的东西。

    倒不如说,本来的话,眼前的〈大威德法〉同样不是能够在咒术战中使用的咒术,而是需要进行数天的准备的大仪式,罗真能将其单凭一人之力重现出来,那已经相当犯规了。

    所以,在罗真目前能够单凭一己之力使用出来的咒术当中,眼前的〈大威德法〉绝对是威力最强的。

    而连这个咒术都没有能够拿下宫地盘夫,罗真就算不苦笑都不行了。

    “真是没办法”

    罗真叹息了一声。

    旋即,罗真的一对眼眸骤然化作红色。

    “嘭!”

    就在这一瞬间,罗真的背后喷出了大量的血气,形成了一对红色的羽翼,向着两边展开。

    与此同时,从罗真的身上释放出来的咒力猛然暴涨。

    “嗡————!”

    半空中,向着下方倾泻下无尽光辉的五芒星陡然被注入了大量的咒力,竟是再次开始扩大。

    这一扩大,五芒星竟是就这么扩大了十倍,瞬间占满了整个八角柱状结界的上空。

    “轰————!”

    巨大的五芒星下,比刚刚强大了整整十倍的光辉如瀑布般喷出,化作极其壮观的光柱,落在宫地盘夫支起的火焰屏障上。

    “什!?”

    宫地盘夫面色大变。

    “嘭!”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与五芒星倾泻而下的无尽光辉互相抗衡着的火焰屏障瞬间爆开,被巨大的光柱给直接击散。

    然后,巨大的光柱就径直的对着宫地盘夫的身上落去。

    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无比的光柱落下来,宫地盘夫的心中终于是升起了无尽的危机感。

    那是堪称致命的危机。

    本来,名为〈大威德法〉的咒术就是以威力绝大而闻名的术式,不说是一般人,就是phase3与phase4的灵灾被其击中,恐怕都会瞬间被祓除,只有像角行鬼那样存活了上千年,累积了千年的力量的古老鬼王才有办法做出抗衡,寻常的角色怕是连抵挡的能力都没有,一下子就会消失在这无尽的光辉之下。

    现在,这个术式因为莫名的原因陡然暴涨了整整十倍以上的威能,别说是身为phase3与phase4的鬼了,就是phase5的神都有可能得受创。

    “嘁!”

    宫地盘夫便展现出之前没有的焦急,脚步一踏,当即就想退避。

    当然,面对这布满整个〈八阵结界〉内部的光辉,宫地盘夫就算再怎么退都退不了。

    可是

    (如果是〈禹步〉的话!)

    如果是〈禹步〉的话,通过融入灵脉的方式,那就可以瞬间脱离战场。

    理所当然,阴阳厅与阴阳塾一样,都是建立在特殊的灵脉上,而且内部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咒术和咒具,各种灵脉亦是在纵横交错,在这里的话,随便使用〈禹步〉只怕会相当危险,否则罗真早就使用〈禹步〉前往夏目和铃鹿的所在地了,但再危险也绝对危险不过现在吧?

    (必须赶紧脱离!)

    宫地盘夫便踏出〈禹步〉的步法,让脚下散发出灵气的光晕来。

    然而,宫地盘夫能够想到的事情,罗真又如何会想不到呢?

    如今,北斗在描绘着五芒星的咒纹,十名女武神则骑着岩浆飞龙飞舞在半空,可还有一个式神则早已在罗真的操纵下,化作一阵虚无缥缈的烟雾,悄无声息的掠到了宫地盘夫的身后。

    “就是现在!烟烟罗!”

    罗真大声的呼喊。

    掠至宫地盘夫身后的烟烟罗立即炸裂,让一阵浓烟覆盖住了宫地盘夫的身。

    在这样的情况下,宫地盘夫的身都宛如陷入到沼泽中一般,竟是被浓烟给生生的压制住,脚下的步法瞬间紊乱。

    “糟!”

    宫地盘夫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从天而降的巨大光柱就这么将其连同浓烟一起,覆盖了进去。

    “咚————!”

    雷鸣般的炸响声中,光柱彻底的吞没了宫地盘夫,更吞没了整个八角柱状的结界的内部,将所有的火焰都给熄灭,掀起暴风,卷起乱流,让光辉从结界上透了出去,照亮了整个空间。

    “室长!”

    “室长!”

    外面,一个个的祓魔官接连的大叫而起,却也被从结界里透出来的刺眼光辉给夺去了视野,一个个的均都下意识的举起手来,挡在自己的面前。

    “主人!”

    “主人!”

    而在结界内部,一名名的女武神亦是相继呼喊,骑着一头头的岩浆飞龙掠来,要么举起武器,要么举起盾牌,挡在罗真的面前,紧接着就被无尽的光辉给吞没。

    整条回廊就这么如同被彻底的照亮一样,刺眼的光芒似潮水般涌向四面八方,最后吞没了所有,将一切都给笼罩起来,将那些往这边赶来的阴阳厅的咒搜官都给覆盖进去,引起一片惊慌失措的叫声。

    这一天,坐落在东京秋叶原的阴阳厅内部就散发出极为刺眼的光芒,引起一阵津津乐道。

    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就只有有心人才会得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