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 激战!
    “啪叽啪叽啪叽...!”

    在令人感到牙酸的龟裂声中,马格纳斯的工房前,辽阔的空地便似玻璃一样寸寸断裂着,让裂缝似蜘蛛网般散开。

    地面就在这样的状况下不停的塌陷,令碎石飞舞,沙尘四起。

    就在周围的学生于一片哀嚎、悲鸣中陷入慌乱时,一只三足的金乌从沙尘中飞掠而出,来到半空以后化作身披漆黑大衣的少年,一边洒落炫目的火粉,一边缓缓的往塌陷的边缘地带落去。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边缘地带上,空间陡然波动而起,让马格纳斯与镰切、玉虫、蜜蜂、姬蜘蛛等少女们相继出现。

    显然,在危急关头,镰切使用了自己的魔术,将马格纳斯以及其余的姐妹机一起转移走,避免了被冲击给波及。

    然而,顾及马格纳斯的镰切便没有来得及对火垂和蜻蛉伸出援手,令得那两个少女被炸飞。

    但是,两个少女并没有大碍。

    在惊人的冲击波中,火垂将缭绕于身周的热风部聚集在自己的身前,挡下了来袭的力量。

    蜻蛉则干脆舍弃了长斧,伸出自己的双手,竟是唤出一圈涟漪,将所有的冲击都给吸收、汇聚。

    罗真极为清楚的看到这一点。

    “夜夜!”

    当下,罗真对着自己的自动人偶唤出声,让下方还在肆虐的沙尘中,一道身影如利箭一样,冲上天际。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

    “蜻蛉,还回去。”

    马格纳斯冷冷的下令。

    “轰!”

    被蜻蛉给吸收、汇聚的冲击顿时宛如一道闪光一样,陡然被其释放了出来,轰向了前方。

    刹那间,暴动的沙尘被吹飞,肆虐的碎石被碾碎,连塌陷中的地面都似被生生的犁过一样,轰然粉碎,掀起一阵炸裂与气爆。

    直到刚刚为止都还在持续的破坏被更可怕的破坏就这么给镇压。

    若是夜夜没有纵身跃起,那这一击一定会由她数承受。

    只是...

    “以为这样就逃得掉吗?”

    马格纳斯抬起头,注视向半空。

    “追上去。”

    马格纳斯便冷声下着指示,让镰切当场消失,连火车和蜻蛉都一起消失不见。

    下一个瞬间,三个少女同时出现在跃上半空的夜夜的面前,分别举起匕首、镰刀跟长斧,对着夜夜猛攻而去。

    夜夜及时产生了反应,没有任何的犹豫,提升自己的魔力的同时,不甘示弱的迎了上去。

    接下来就是一场激战了。

    虽然原理不同,但夜夜与火垂同样都是近战类型的自动人偶,双方一遇上,立即一个挥舞拳头,一个挥舞武器,不断的碰撞在一起,激起一片交击声跟漫天的火风,经久不息。

    在这样的情况下,镰切不但以镰刀掀起一片斩光,攻向夜夜,还如同鬼魅般不停的变换自身的位置,在空间的波动中神出鬼没,让镰刀频频落在夜夜的身上,激起一阵火星。

    蜻蛉就更简单了,完不顾自身的安危似的疯狂攻击着夜夜,仿佛在告诉对手,不用犹豫,尽管攻击自己没关系一样,长斧同样劈得夜夜的皮肤火星四溅。

    若不是因为夜夜的〈金刚力〉防御力惊人,不管是匕首、镰刀还是长斧的攻击都奈何不了她,那这会,夜夜就有苦头吃了。

    看着这一幕,罗真的眼眸微微泛动而起。

    对于火垂、镰切以及蜻蛉的魔术回路,罗真已经多少推测出来了。

    火垂的魔术回路每次启动都能引起发热现象,与此同时身体能力会获得卓越的提升,令其发挥出惊人的近战能力,那么,火垂的回路应该就是能够借以提升身体能力的魔术,发热现象只是魔术运作的另一种现象,否则火垂大可以使用火之类的攻击,不需要近战。

    所以,如果罗真没有猜错的话,火垂的魔术回路应该是————〈压力〉。

    顾名思义,那就是能够用来控制压力的魔术回路。

    通过对压力的控制,火垂可以获得极强的推进力、瞬间的爆发力以及实质的物理强度,发热现象同样也是因为将压力提升到最高导致高压产生的关系。

    这就是火垂的魔术的真面目。

    两年前,在赤羽家的时候,罗真还没有能够看出来,但在拥有〈心眼〉的现在,罗真轻而易举的就窥视到了压力起伏的现象,所以一下子就将其勘破。

    而镰切的魔术回路早已在当初就被罗真看了出来,乃是极为高难度的魔术,并非只要有魔术回路就能发动的类型————〈空间转移〉。

    借由此魔术,镰切可以自由的进行瞬间移动,甚至能够让别人进行瞬间移动,造成的威胁可想而知。

    至于蜻蛉,这个人偶的魔术回路罗真同样有所猜测。

    犹记得,当初,在赤羽家的火海里,夜夜使尽身力量的一击落在蜻蛉的身上,结果不但没有伤及蜻蛉,反而化作纯粹的冲击被反弹回去,令得夜夜承受了巨大的伤害,直接被击溃。

    因此,如果罗真的猜测没错的话,蜻蛉的回路恐怕就是能够将对手的力量给承受下来,并以冲击的形式将其释放回去的魔术————〈冲击反射〉。

    那简直就是犯规般的魔术。

    无论对手施以怎样的攻击,都会被蜻蛉给承受、吸收、汇聚,最后化作纯粹的冲击释放出去,通通返还给对手,这样的魔术回路简直堪称无解,罗真也从来不曾听说过谁的人偶有这样的魔术回路。

    结果,不管是操纵压力、操纵空间还是操纵冲击,都是极其高难度的魔术。

    这些魔术,就算能够搭载在自动人偶的身上,人偶使能不能将其使用出来都还不知道,更别提是如意的进行使用了。

    可马格纳斯却是完美无瑕的使用着这些魔术,圆满自如的操纵着搭载这些魔术的自动人偶,还是三具同时一起,与夜夜展开激烈的攻防。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技术高超就能解释清楚的问题。

    “原来如此...”

    罗真便喃喃出声。

    “你也跟我站在同样的高度上了吗?”

    ————〈心眼〉。

    魔术师的最高阶梯、最终阶段、最大奥义。

    只有具备这一技术,方才能够完美的操纵三个极高难度的魔术。

    想当初,赤羽天可是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即使出动了火垂、镰切跟蜻蛉,那也是分阶段的使用,最后还动用了〈红翼阵〉方才成功支配住三具人偶的力量。

    现在,即使不靠〈红翼阵〉的魔力线,马格纳斯都能自如的使用这三具人偶了。

    所以,罗真断定了。

    马格纳斯,同样已经达到了〈心眼〉的高度,站在魔术师的最高巅峰上。

    只是...

    “同样的技术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啊。”

    罗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