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 新学期的开始(第1/2页)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月的警告产生了效果,自那以后,罗真一行人就没有再遇上任何的麻烦,弦神岛亦是重新变得平静,让一切都饶有秩序的回归了日常。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努力,被冰冻的北区就成功的获得拯救,不仅居民们一个个的被解冻,从沉睡中醒来,连北区的环境、设施以及建筑物等等也部都解冻了,让整个北区恢复了过来。

    以魔族特区的技术,想办到这一点,本来就不难。

    只是,或许是因为那月的动作以及狮子王机关的盘算,北区被冰冻的原因至今都还没有被公之于众,对外的说法仅仅是某项重要的研究出现了问题,方才导致了这样的灾难,让市民们通通都开始猜测是不是弦神岛遭受到恐怖分子袭击,一度人心惶惶。

    谁让北区在被冰冻之前,南区就出现了破坏现象呢?

    人们就以为是哪里的恐怖分子对弦神岛发动了袭击,在南区造成破坏,并在南区被击退,最终走投无路才在北区投下不知名的秘密武器,将北区给冰冻起来,以此报一箭之仇,方才导致了一切的发生。

    对此,人工岛管理公社没有做出辩解,只是继续一丝不苟的解决灾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随着北区被解冻,人们一一被解救,南区的损坏亦是逐渐修复起来,恢复到以往的模样以后,谣言才总算是平息。

    最终,经过人工岛管理公社的统计,此次南区的部分破坏以及北区的整体冰冻,将损失以及修复所需的费用一起计算,得出的数目便达数千亿之多。

    这可怕的数字让不少人都为之唏嘘,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希望破财消灾,让一切都恢复完好。

    罗真就一边注视着这一切,一边事不关己般的开始过起平静的生活,白天的时候是在学校上课,晚上的时候是在家中修行,回到以往的生活节奏。

    在此期间发生过一件事。

    那就是凪沙的醒来。

    经过罗真的努力,凪沙体内的灵似乎再一次的陷入沉睡,让凪沙得以醒来。

    只是,和以前一样,由于被恶灵附身的关系,凪沙的身体状况变得很不好,已经没办法再继续正常上学了,再加上MAR的附属医院在北区被冰冻,无法正常营业,凪沙只能待在家中修养。

    所幸,阿古罗拉亦是住了进来,在经过一开始的怯弱和怕生以后,不知为何,竟是开始喜欢上了啰嗦多话的凪沙,整天都和凪沙黏在一块。

    于是,白天的时候,当罗真和古城一起去上学之时,凪沙与阿古罗拉便会结伴看家,两人倒也不显得孤独和寂寞。

    而晚上,当罗真和古城回来时,一行四人又热热闹闹的凑到一块,有时候是一起聊天,有时候是一起看电视玩游戏,有时候也一起出去玩,只是四人都被那月下了门禁,声称作为学生和未能自食其力之人,不能在外夜游,完美的肩负起身为监护人的责任。

    虽有那月在监护,但罗真一行人也过得颇为随心所欲,只要遵守基本的门禁,其余的事情,那月也不会多管闲事。

    当然,罗真是例外,依旧得和以前一样,在那月的指导下锻炼各种能力。

    拜此所赐,古城、凪沙以及阿古罗拉等人都开始明白,为何罗真在外能够表现得那么完美。

    “果然,有一个当教师和教官的姐姐,家教实在严格啊。”

    古城便感叹着。

    “这可都是曜君努力得来的成果,古城君才应该好好学习一下人家,至少功课方面的成绩好好提高,曜君可是还得学小提琴、钢琴、长笛、贵族礼仪还有社交舞的喔?”

    凪沙则是数落着自己的哥哥,大有学习那月,成为一个家教严厉的家人,替古城好好纠正陋习的趋势。

    “吾...吾觉得汝的精进乃是一件益事!”

    最后,连阿古罗拉都这么说了。

    结果,这三人有时候也会卷入罗真的学习风波中,被那月一起操练。

    “晓凪沙就不说了,本来便不是能正常上学的状态,想顺利升学的话得好好自习才行,阿古罗拉也一样,对常识极度缺乏,想在这个社会生存可不容易,更别提你了,晓古城,这次的英文考试你挂红灯了吧?既然都不打算打篮球了就给我好好补回来!”

    那月便不仅将监护人的身份展现得淋漓尽致,连教师的责任都负责到底了,让罗真一行四人都在课余以外受到不少的指教。

    可一行四人彼此作伴,再加上那月也有分寸,虽严厉却不勉强,还是有好好安排休息的时间给四人,让四人倒也过得颇为惬意。

    值得一提的是,浅葱和基树也认识了阿古罗拉。

    得知古城和凪沙住进罗真家里以后,这两个损友隔天就过来了,结果便见到了阿古罗拉,经过不少的波折,最终也都认识了。

    因此,一行四人若是有出去玩的话,浅葱和基树亦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