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喜欢的人(第1/2页)
    四人来到杜记小饭馆,点好菜后落座。宋辞和秦阳先去洗手了,留下唐诗和顾山南面对面坐着看包。

    顾山南率先打破沉默,“唐老师,您和宋辞之前就认识吧。”

    唐诗帮宋辞叠衣服的手一顿,没有否认。

    “您和他感情似乎很好。”

    “你想说什么?”唐诗的语气不再和蔼,冷冰冰的带着锐气,脸上也没了笑容,周遭的气压顿时降了八度。

    “您不用紧张”,顾山南好整以暇,左手轻轻摸了摸右手食指,这是他遇到很难决定的问题时的习惯动作,“宋辞前些天问了我一些关于感情的问题,所以我大概知道一些事。我想知道的是,您是认真的,还是只是玩一玩?”

    感觉到了顾山南并没有敌意,唐诗放下了戒备,“我是认真的,但这件事毕竟有可能影响到他的未来,所以还请你暂时保密。”

    “那是自然”,顾山南扯了扯嘴角,“我不会乱说的。只是希望您不要欺负我们宋辞,有些事多为他考虑一下,他是有时候脑子不太清楚,但他的室友也不是吃素的。”

    唐诗眯了眯眼,心里觉着这个学生不简单,“你想说的不止是这个吧。”

    顾山南轻笑,颔首,“我喜欢上一个人,可惜他有点迟钝。想要取得一些进展,我觉得你们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契机。”

    唐诗看着顾山南给桌子上的四个杯子都倒上了水,沉默了片刻,“我明白了,也可以帮你。但是作为过来人,我送你一句忠告感情里的事,最忌讳就是算计。你可以用一些手段,但最终重要的还是真心。”

    宋辞秦阳两人从洗手间拐出来,架着湿哒哒的双手朝桌子走来。宋辞向唐诗伸手示意要纸巾,好奇地看着貌似一派和谐的餐桌,“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唐诗没有递纸巾,余光看了看秦阳,拉过宋辞的手仔细帮他擦了干净,“秘密。”

    惊异于唐诗的大胆举动,宋辞几乎下意识就要将手抽出,奈何唐诗早就料到似的握的紧紧的。罢了,媳妇儿开心最重要,难得在公众场合他愿意举止这么亲密,随他去吧。至于万一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自己扛着就是了,总之这段时间多注意糖糖周围的流言就好。

    一旁的秦阳则开启了自动甩干模式,在桌子下抖着手上的水珠,突然手腕被顾山南攥了住。

    顾山南没有理会秦阳呆滞而纠结的脸,径自拿出纸巾帮他擦手,低声询问,“你想知道我们刚刚在说什么吗?”

    秦阳抽了抽手,没抽动,还被顾大神轻轻打了一下,“别乱动。”

    顾大神不让动,那就不动吧。被那句问话搞的心痒,秦阳忍不住偷偷戳顾山南的大腿,“说什么啦?”

    示意他凑近,顾山南贴着秦阳的耳朵说,“在说我喜欢的人。”

    秦阳只觉得耳朵过了阵电流,声音低沉又蛊惑,直直地钻到他脑子里。甩了甩脑袋试图脱离这种感觉,但似乎没什么效果,于是停下来,问,“谁啊?”

    “红烧小土豆。”服务员字正腔圆地边报菜名边上菜,正好毫无违和感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秦阳只得轻咳一声,跟着大家开始动筷吃饭。

    宋辞很诧异,吃饭期间唐诗就没停过和他秀恩爱,不是给他夹菜就是剥虾,就差亲手喂他了。虽是美人投喂幸福爆棚,但这反常也让宋辞心里犯嘀咕怎么?难道媳妇儿怕室友对我有意思,在宣誓主权吗?

    一顿饭下来,可惜了一桌的好吃的,秦阳脑袋里一半想着宋辞和唐老师的关系也太好了,一半想着顾大神喜欢的人该如何优秀,味道都没尝出几个。

    酒足饭饱,三人告别了唐诗,结伴回了宿舍。

    宋辞躺在床上拿出手机。

    「辞」你今天吃饭的时候…有点不对劲啊

    「糖」顺手帮忙而已

    嗯?帮忙?宋辞一下来了精神,翻身支在床上急切发问。

    「辞」???

    「糖」那个顾同学,他向我要一个契机

    顾大神?契机?原来如此啊。宋辞并不意外,顾大神一向不在乎别人眼光又特立独行,对各种观念的接受度也极高。可没想到他会喜欢秦阳,转念一想,性格互补没准也会擦出不小的火花。

    「辞」糖糖,你现在和我都有小秘密了

    「糖」我以后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看着认错态度良好的糖糖,宋辞心里很是满意,厚着脸皮得寸进尺。

    「辞」你得补偿我

    「糖」你要什么

    「辞」我要你以后私下里叫我老公

    「糖」…

    「糖」不要

    唐诗脸色铁青,这都什么称呼?适应媳妇儿这个称呼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叫宋辞老公?想得美!

    「辞」叫嘛,我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