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不可言说(第1/2页)
    或许,你们相信人有极限潜能吗?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这条巷子里的小混混们是信了。

    眼前的女孩子和平日里判若两人,正不管不顾地骑在那火烈鸟的身上疯了一样地撕打着。

    时光倒流回几分钟前。

    火烈鸟对唐钰的反应很意外,这么长时间的霸凌,这是这个小姑娘第一次情绪有波动。

    他很快回过神,得意又挑衅地重复着,“没听见吗?那我再给你重复一遍。你爸,跟个男人跑了。你妈,看着你们这俩杂种就恶心,不要你们了。”

    “骗子。”唐钰抓着男人手腕的力道不减。

    感受着手腕上传来的丝丝痛楚,火烈鸟反而觉着有些享受,他挑眉,用另一只手粗暴捏住唐钰的下巴。

    他能感觉到,每次提到她哥哥时,这丫头的眼神就会阴上三分。

    像突然找到了手中猎物的弱点,他愉悦地玩弄着这小兽,故意挑着那痛处踩下去。

    “骗你?有必要吗?我知道了,你那废物哥哥一直瞒着你对不对?哈哈哈哈哈,爹妈不要,自己的妹妹还是个谁都能踩两脚的货。你说你哥哥会不会身上也有这种放荡恶心的基因,见了男的就撅屁股?真他妈恶心。他可真是个废物,我真想让他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行…”

    还没骂的尽兴,火烈鸟的话却突然像被封在了嘴里。

    刚刚还在地上瘫着的唐钰手上猛地用力,差点掰折了前一秒还在洋洋得意的火烈鸟的手指。

    剧痛之下,火烈鸟下意识松手。就在此时,唐钰闪电一般地起身一扑,将他撞到在地。

    事情发生的太快,火烈鸟和他的小弟们都猝不及防。

    他慌乱地想起来堪堪防守时,脸上已挨了唐钰结实的几拳。他脑子里突然发懵,没想到唐钰原来攻击力这么强,难不成之前都是装的吗?

    一边费力地护着脸,一边试图起身,尝试几下却根本起不来。

    这丫头看着不沉,奈何会用巧劲,坐在他的身上让他如何也使不出力气翻身站起。

    “愣着干嘛?快过来把这杂种从我身上拉开啊!”

    几位小弟像是刚缓过神,连忙一拥而上,想要拉开这个女人。

    唐钰不去理会那些乌合之众,死死地掐着那火烈鸟的脖子,近乎疯狂地咬着他猛烈地攻击。

    一拳一拳,狠厉又不留手,这明明是想要把人往死里打的打法啊。

    唐钰的手背已经染上鲜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那火烈鸟的。

    几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堪堪将他们拉开了些距离,刚要松口气,却只见唐钰一声悲怆的怒吼,奋力地再一次挣脱了他们的钳制,不要命地朝那地上还没爬起来的火烈鸟攻去。

    跳起,屈膝,狠狠地撞击在了他的小腹。

    “啊啊啊啊啊啊!”火烈鸟凄厉地嚎叫出声。

    没有肋骨保护的地带有些不少重要脏器,他不知自己伤得如何,想开口求助,却只能咯咯地在喉咙里翻涌着血沫。

    周围几个混混显然吓坏了,他们平日里是打架,却也没见过真敢这样把人往死里打的。

    再不做些什么怕是真的要出人命,几个人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我去叫警察!”一个最胆小的说着就要拔腿就跑,却被另一个人抓着领子制止了。

    “你他妈傻了?叫条子咱们也得进去!去叫她们班老师,初二五班的!”

    班主任早已经下班,他们能找到的只有还在办公室整理文件的年轻科任老师,李老师。

    李老师赶来时,那个火烈鸟已经身子瘫软,没了什么抵御的能力,像一只濒死的鱼,只能时不时有气无力地拍打一下尾巴。

    唐钰上半身被几个混混死死抓住,却还不停地张牙舞爪地挣扎着,甩着腿不住地踢打着地上的男人。

    “唐钰!你干什么呢?!”李老师一声暴喝,声音里却是底气不足的颤抖。

    在她的印象里,唐钰是个阳光的温柔又聪明的小姑娘。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唐钰,头发纷乱,脸青青紫紫地肿着,嘴角和身上是鲜血,眼神疯狂而偏执,看不出一丝理性的存在。眼眶红红的,口中胡乱地嚷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这话,只有地上瘫软的火烈鸟听懂了,她说的是,“道歉”,还有,“骗子”。

    他好累啊,眼皮抬一下好像都费劲。

    突然想笑,他终于看到这丫头这样的一面了,终于把她也拉下了深渊。真好。

    终于,他慢慢阖上了眼。是不是要死了呢?这短暂的一生,他从未感受过世界给他的一丝温情,真是不甘啊。

    见唐钰还是那副癫狂的样子,李老师尽量克服着自己颤抖的小腿,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学生,用手捋顺着她的后背,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