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谁更记仇(第1/2页)
    “这么说,那个林佳媛是冲着顾山南来的?”唐诗听完宋辞的控诉,手指敲着桌子,若有所思。

    “可不就是嘛!”宋辞叼着奶茶的吸管,神情郁郁。

    刚一下课,宋辞就拉着唐诗出来一股脑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科普了一通。

    唐诗见宋辞越说越生气,赶紧拉他去图书馆的咖啡店买了杯奶茶,又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好好地给他顺毛。

    “这姑娘我看着行动力很强,不像是轻易能放弃的主。希望她能早点放下执念,不然怕是会做出什么偏执的事情。”唐诗以他多年看人的经验,得出这么一条结论。

    宋辞连连点头,“她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前些年,她有次来我家做客,看上了我限量版的一个手办,我没理她。结果后来给我碰瓷,说我故意打她,还骂她没见过世面,手办都没见过。”

    现在想来,宋辞依然对那波操作十分厌恶,“糖糖你是不知道,当时她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声泪俱下。要不是我就是当事人本人,我都信了她那个委屈的样子。后来,自然而然地,那个手办归她了。”

    看着气鼓鼓的宋辞,唐诗哑然失笑,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鼻尖,“我从前没发现,你怎么这么记仇?”

    窗外的鸟叽叽喳喳地叫着,鼻尖上的那一丝凉意像是长了腿,从一点酥酥麻麻地蔓延至整张脸,又攀上脊骨的神经。

    宋辞的心乱了阵脚,像有一把火在轻轻地用火舌舔舐着那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宋辞哑了嗓子,一双迷乱的眸子盯着唐诗,低声道,“是啊,我记仇。那还敢当面这么说我,不怕我报复你?”

    少年的表情逐渐危险,唐诗懂得这个表情的含义。

    起了玩弄的心思,他挑眉,启唇吐出两个字,“不怕。”

    唐诗心里坦然,反正,宋辞总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就对自己做什么,且放心逗着。

    四周飘散着咖啡和奶茶的香气,刺激着人的脑内分泌着多巴胺。

    唐诗的回答显然让宋辞十分不满,他凑近了,伸手扣住了唐诗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拉他离开座位。

    “宋辞!你干嘛?”唐诗心里一惊,又拗不过宋辞,被一路不容拒绝地拖着,没底得很。

    宋辞回头看了看他,露出了八颗牙的标准微笑,“你。”

    当唐诗的手臂恢复自由,他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已经到了顶楼的卫生间。

    图书馆的顶楼,是存放古典书籍的地方,平日里鲜有人来,更别提是卫生间了。

    宋辞挨个隔间确认了没有人,回身拉了还在愣神的唐诗就闪进了最里面的那间,利落地锁上了门。

    周围的环境安静得可怕,唐诗只能听到心里砰砰的心跳声。

    “你…”

    “我记仇。”

    望着宋辞那一张一合喷着热气的嘴唇,唐诗一时间说不出话。

    他叹息一声,主动凑近了,仰头递过自己的双唇,轻轻贴了上去,闭上双眼。

    嘴上柔软的触感让人心神动荡,宋辞将那唇的主人反身扣在了隔板上,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交叠着举过头顶。

    美人衣衫乱,春色染桃花。

    宋辞加大了力度,加深这个吻,感受着自己压着的人从轻微挣扎,慢慢到周身瘫软。

    唐诗重重地喘息着,心如擂鼓,在这样类似偷情的环境下,让他不可遏制地更加紧张并敏感。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随之而来的还有男人断断续续的口哨。

    唐诗从刚听到声响的那一刻,便挣扎着用腿在宋辞的腿间顶了又顶,双手被禁锢,他只能这样试图让吻得正投入的男人停下他的动作。

    宋辞收到了唐诗的信号,嘴角一勾,不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将手从唐诗衬衫的下摆伸了进去。

    唐诗忍不住要发出声音,一口咬上宋辞的唇,手指掐在宋辞的胳膊上微微用力。

    终于,那人离去的脚步声响起,宋辞将手从唐诗衣服里抽了出来,压着人的力道也减弱了少许。

    唐诗一把便将身前的人推开,心有余悸,压着音量喊,“你疯了!”

    宋辞低着头,抬起圆溜溜的小狗眼,一副委屈的样子,拉开自己的袖子递到唐诗眼前。

    “你才疯了呢…你看看,都紫了。狠心的男人,都不心疼的。”

    唐诗看着宋辞胳膊上那些红红的透着一丢丢紫的痕迹,心里闪过一丝愧疚,手指轻轻划过那些伤处。

    蓦地一按,宋辞疼得嗷的一声就喊了出来。

    唐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嘴角得意地翘起,“我也记仇。”

    宋辞欲哭无泪,自己不该因为唐诗看起来温柔又无害就轻敌的。看芋头那样子就该知道她哥的性格应当其实也和她差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