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雇主(第1/2页)
    宋辞收到秦阳出事的消息时,正在家里跟唐诗和唐钰一起斗地主。

    放下电话,宋辞就扔下牌带着唐诗离开了,只丢给唐钰一句话,“芋头看好家!”

    “好,放心吧。”

    唐钰乖巧应下,怎么也想不通,上次见面时还活泼健谈的那个小哥哥怎么就突然出事了。

    她有些为秦阳心忧,在她忐忑着怕融不进这个团体时,是这个男孩子用自己最大的善意接纳了她,说着俏皮话缓和气氛。

    唐钰咬着唇想了片刻,拨通了吴垚的电话。

    “垚垚!秦阳出事了!”

    医院走廊的阴影里,吴垚捏着衣角,静静听着十米远的低声交谈。他垂着头,躲在黑暗中看不到表情。

    这些人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他?

    秦阳的身体都严重到这种程度了,为什么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要是唐钰没有告诉自己,这帮混蛋是不是准备像之前那样瞒自己一辈子?

    从唐钰那一接到消息,吴垚就立刻赶往了医院。只要一想着他们寝室的老幺,那个稚嫩傻气却总能给大家带来快乐的老幺现在正躺在手术室里,他的心就止不住地疼。

    吴垚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又轻轻放开,轻微的疼痛竟带来了些许快感,缓解了他心头的钝痛。

    他抬头偷偷看向宋辞他们的方向,深深地望着,想要把这些人都记在心里。

    这些人,大概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可是又能怪得了谁呢?是他亲手将他们推开的。

    一直在这里站到秦阳被推出来,确认了他没有生命危险,吴垚才默默离开。依然没有人知道,正如他来的时候一样。

    “患者已经醒了,但很虚弱,需要休息”,大夫推着秦阳往病房里走,抬眼似是不放心地看了眼宋辞,“要注意一点,不要大声说话。”

    宋辞苦笑,看来自己给人家留的印象十分不好,赶紧点头道歉。

    那几位警察同志一直保持着沉默,此时也没有一个人发出提醒要带顾山南去警察局。

    他们很有默契地守在了病房外面,带头的人抬腕看了一眼,低声命令道,“再给他们二十分钟。”

    病房里,顾山南坐在秦阳的床边握着他的手。宋辞和唐诗并肩坐在床的另一侧,唐诗轻轻地拍打着宋辞的后背,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不要慌,自己会一直在他身边陪着。

    躺在床上的秦阳身着病号服,宽大的蓝白条看上去十分滑稽。

    他努力半睁着眼看着顾山南,想要说话,却怎么也提不起气来。

    顾山南理了理秦阳鬓边的头发,轻轻地哄他,“累了就别勉强自己说话,好好休息。”

    秦阳摇摇头,继续尝试几次才发出些微弱的声响,“你们…怎么都来了…?”

    “傻话”,宋辞声音带了丝哽咽,“儿子生病了,爸爸们哪有不来的道理?”

    秦阳虚弱地笑笑,像是很喜欢宋辞这种不把他当病号的相处方式。

    唐诗也冲着秦阳略一点头,怕他因为自己是他老师感觉拘束,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蠢”,顾山南眼球里布满了红血丝,沙哑的嗓音听起来疲惫非常,“你醒来第一句不问问自己怎么了,倒先问起别人了。我看你是病的还不够重。”

    秦阳费力地喘息着,咧嘴一笑,“这不是…有你嘛…会告诉我的…”

    清醒不久就看到一直守在身边的爱人,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吗?

    而关于他的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顾山南换了一只手握住秦阳,将他的病情和他缓缓道来。

    时间不紧不慢地在安静的病房里流过,秦阳已经大致了解了他身体的情况。

    “这样啊…那就准备手术呗。”

    语气中的轻描淡写让顾山南差点掀床。

    他自己倒是一副满不在乎想的很开的模样,可是他要让他周围的人如何是好?

    顾山南强压下火气,轻拍秦阳肩膀,“我还得去一趟警察局,你好好歇着,我晚上来看你。”

    秦阳笑道,“放心去吧,宋儿和唐老师在这儿,我没事的。”

    门口的警察们见到顾山南这么快就出来了,心里都有些诧异,但也没说什么,只护着他去往警局。

    来到警局,接待他的是一位年轻警察,刚刚给那三个人做完笔录,冲顾山南略一点头就坐到了座位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在与歹徒搏斗的时候听到过他们提到‘雇主’这个词,是这样吗?”

    年轻的警察眉头蹙起,从顾山南的陈述中迅速挑出了重点,这是他在之前的问询中从没听过的消息。

    顾山南微微点头,面上神色如常,装作在思考的样子,手放在桌子下五指成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