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反常(第1/2页)
    宋辞靠在图书馆窗边,出神地望着窗外忙碌地飞来飞去的麻雀。

    一只只肥啾落在树枝上,歪了歪头,又扑棱一下飞走。

    宋辞叹了口气,连麻雀都不愿意在他附近停留呢。

    他面前摊开的课本已经许久没有翻动过了,干净的页面仿佛在控诉着主人的荒废时间。

    宋辞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摩挲着课本光洁的纸张。

    他这本书,也很久没有被唐诗翻过了。

    一周了,唐诗对自己敷衍的态度已经持续一周了。

    短信隔几个小时才会回,电话十个有八个接不到。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唐诗却一直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还总会找借口提前离开。

    宋辞也忍不住问过,“糖糖,你最近怎么了?”

    可得到的永远是唐诗抱歉的笑,还有那句,“对不起,我最近太忙了。”

    可是他旁敲侧击地问过他现在的专业课老师,最近学院里并没有什么大事需要让唐诗忙成这个样子。

    宋辞想不通,唐诗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学不下去习,宋辞索性收好了书包,起身去实验室。

    科技创新项目已经到了收尾的部分,再有半个月左右就该进行结题报告了。

    而自从他们和吴垚闹的不愉快后,吴垚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过这边。

    从前些天开始,吴垚才重返实验室,会跟他们进行简单的实验交流。

    可每每当宋辞他们试图提及一些除了实验以外的话题,吴垚都默不作声,将忽略进行到底。

    这让宋辞几人尴尬之余,也安慰着自己。这是个好现象,至少,吴垚愿意和他们说话了。

    正想着吴垚和唐诗这些让人脑浆暴走的事,宋辞踏入了实验室的大门。

    今天的实验室人不是很多,一眼望去,没看到唐诗,也没看到吴垚。

    只有几个一边做实验,一边聊着天的师姐。

    师姐们知晓他是唐老师的爱徒,也不避讳他,打了个招呼后就继续聊了,谈话的声音也不减小。

    “唐老师最近真的太辛苦了,他是怎么撑下来的?”

    “不知道,他没跟谁说过他到底做了什么。看他瘦了好几圈,我都有点心疼了。”

    “都怪那个什么狗屁金主,哪有投资投一半就撤资的?偏偏又是金主,还赞助着学校其他的课题组。诶,你说,凭什么单单停掉咱们课题组的啊?”

    “谁知道呢?看咱们不顺眼?你也少说两句吧,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些快毕业的,唐老师才会硬撑着要自己想办法也不解散课题组。”

    被说的师姐也觉得窝心,悻悻然不再说话,低头摆弄她的样品去了。

    谈话声停止后许久,桌子对面的宋辞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拔出来。

    原来,唐诗这段时间,还真是遇到事情了。

    可是又为什么不肯跟自己说呢?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吗?

    宋辞低落地想着,脑海中倏尔划过一个人的影子,陈枫。

    唐诗该不会为了护住自己的学生,去找陈枫了吧?

    那个男人有手段有魄力还有钱,更重要的是,他心里装着唐诗。

    宋辞的后背上是冷汗,不怪他紧张,他第一次和唐诗产生矛盾差点分手就是因为这个亲。陈枫的挑拨。

    而唐诗最近的反常态度,让宋辞更加没有安感。

    这边秦阳的情况差不多已经稳定,恢复了之前活蹦乱跳的样子,宋辞决定,今晚回他们的家里住,一定要把发生了什么搞清楚。

    是夜,晚十点半,宋辞躲在一棵树下,眼看着唐诗一脸疲惫地从办公楼走了出来,钻进车里。

    宋辞扶着树干,对指尖传来树皮的粗糙触感浑然不觉。

    他的糖糖真的憔悴了好多。

    宋辞打车跟着唐诗回了家,在楼下转了半个钟,这才上了楼,拨通了唐诗的电话。

    这次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起,“喂?”

    是那熟悉又疲惫的男声,听起来像是强打起精神的样子。

    “糖糖”,宋辞在门口踟蹰着,脚尖在地上像雨刷一样来回画着弧线,发出的沙沙声在安静的走廊里尤为明显,“我今晚想回家住。”

    电话那头明显愣住了,顿了顿这才又传出声音,“怎么了?”

    “我想你了。”宋辞握紧了手机,这句话确实是他的心里话,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聊聊天了。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软了下来,好像在哄孩子,“你看,外面天已经完黑了。今天太晚了,不安,你要不明天再过来?”

    宋辞觉得委屈,为什么还是在把自己往外推呢?

    “糖糖,我在你门口。开门吧,我冷。”